条条绿水出桑植(一):源头活水何处来

[来源:湖南卫视]

在张家界武陵源,拔地而起、壁立千仞的三千奇峰,是闻名中外的绝美风景。鲜为人知的是,在澧水源头的桑植县,一条条绿水好像翡翠缎带,碧蓝碧蓝,蜿蜒在高山深谷中,独特而秀美。近三年,张家界攻坚大鲵保护区小水电整治,桑植县就有35座电站全部退出发电功能。因为彻底的水生态修护和严格的水资源保护,澧水源头水入选 “中国好水”。800里澧水从桑植出发,一路碧波荡漾,注入洞庭,汇入长江。

桑植县五道水镇,澧水北源。七眼泉日夜冒出的泉水一路向东,劈山切谷、蜿蜒而下。两千年前,屈原在这里留下诗句:“沅有芷兮澧有兰”。一千二百年前,柳宗元这样赞颂澧水之美:“南州之美莫如澧”。

为了让山里人告别煤油灯,也为了防洪灌溉,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澧水上筑起了一座座大坝和水电站。到2017年,张家界国家级大鲵自然保护区有88座水电站,仅在桑植的核心保护区,就多达30座。

张家界市水利局局长 胡圣虎:小水电,对于我们张家界也是落后地区,经济欠发达地区,对于我们当时解决老百姓的用电需求,对于我们张家界的发展肯定是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在澧水北源的干流上,两年前,这里并没有现在的瀑布群,横亘两岸的是芭茅溪水电站。大坝截断了河流,阻断了鱼类洄游通道,大鲵被迫形成孤岛化的生存分布。张家界大鲵保护区监测,野生大鲵的数量一度不足2000尾。

2018年12月10日,芭茅溪水电站正式退出历史舞台。考虑到周边村庄的用电和灌溉,县里同步改造升级农网,投资新建抽水泵。

桑植县水利局局长 谷国生:我们现在站的这个位置,这个大坝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现在正好就是这个角度,大坝拆除以后,树已经长得郁郁葱葱了,完全恢复了自然的生态。

相比运行了42年的芭茅溪水电站,同属澧水北源沿线的山羊溪水电站只存在了短短6年,它2013年才建成发电,2019年便拆除。村支部书记高绪前,亲历了当初的开建和到后来的拆除,村民的工作都由他来做。

桑植县桥自湾镇山羊溪村支部书记 高绪前:本来建电站的时候,我们村支两委搞工作真的搞得很难,是不是?要听说要炸了,当时我的心情真的不好了,老百姓他们不通,甚至我也不通了。

高绪前最大的担心的是,村里人的收入问题。电站有20多名职工,吃住花销都在村里,乡亲们卖鸡蛋和小菜也能有点收入。没了电站,只怕村里的农产品就没了销路。桥自湾镇因地制宜的办法是,联合周边乡镇,做大每周六的集市,每个月还办一场消费节,帮助村民卖山货。

桑植县水利局局长 谷国生:当时建电站是兴利避害,发展水利。现在拆除水电站是生态优先,为了人民持可持续发展、长远发展。所以作为一名水利人,我们建电站是光荣的,我们拆除电站也是光荣的。

桑植北部的八大公山,是澧水的主要源头。保护区里三大林区,总面积2万公顷,森林覆盖率94.1%,是江南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也是我国具有全球意义的17个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之一。在红外相机的监测画面中,频频出现红腹角雉、白颈长尾雉、林麝、云豹、黑熊。它们悠然自在的生活,诠释着这里的珍贵生机。每年,从八大公山,涵养水源10亿立方米,有近5亿立方米清水流入澧水。

用好水酿制好豆腐,家住山脚下的周元章,这两年的新生意是用古法研磨,做纯手工的桑植腐乳。他原本投资建了个水电站,收益可观。水电站拆除后,他尝试养猪、养蜂,最后还是决定拿水做文章,主打豆腐乳。

桑植县八大公山镇九龙村村民 周元章: 今年46了,我认为人到了这个年龄的话,可能思路想的一些问题不一样了,感觉做一点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国家环保政策的重要性,环保优先,我都能想通你有什么想不通。

现在,周元章动员周边老百姓做起了产业链,黄豆、花椒、辣椒,这些原材料都是用本地的原生态产品。

桑植县八大公山镇九龙村村民 周元章:我们整个张家界的土现在都是富硒的,我想把这一块,把原生态的产品分享给了城市的朋友,分享给有需求的朋友,然后带动咱们周边乡镇的老百姓增产增收。

澧水流域地处武陵山脉褶皱带,山深林密,河谷深切。澧水自山体之间蜿蜒穿过,河道窄处不及10米,水色泛绿却清澈,比山林的绿更深更浓,远看像某种绿色的染料。

山奇水异、洞幽林密,这里是中国大鲵的主要原产地。大鲵,俗称娃娃鱼,它与恐龙同起源于3.5亿年前,被列入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名录。1996年,涵盖张家界76.5%水域面积的大鲵保护区,成为我国首个国家级大鲵自然保护区。大鲵对水质的要求特别高,相当于活体水质检测器,一旦水质达不到要求时,它们就会死亡。

湖南省水产科学研究所大鲵保护生物学研究员 梁志强:我们发现在这几年,我们保护区的大鲵自然种群有明显的恢复迹象,(说明)河流连通性的恢复,以及种群的增殖放流,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强力推进保护区水电项目整改,近三年,保护区内的88个水电站,除2座明确保留外,其余86个水电站全部关停退出。水电站大坝拆除后,浊水变清水,死水变活水。大鲵的活动通道顺畅了,食物也丰富了。最新监测,保护区内野生大鲵现在超过了两万尾,是低谷时期的10多倍。

张家界市委书记 虢正贵:绿色是我们的底色,生态是我们的生命。大自然它是公平的,你爱惜它,他就会给你满满的回报,并不是因为我们保护了山水就失去了机遇,更好是赢得了现在的机遇,也赢得了未来。

相关专题:条条绿水出桑植

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