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一家乡镇卫生院的突围之路

2021-12-07 16:37:2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苏滨] [责编:伍镆]
字体:【

2019年前,平江县汉昌卫生院和三阳卫生院还分别偏居于老街拥挤、狭窄的地段,期间2家县级医院完成升级改造。在县级医院的夹缝中,这2家卫生院的处境相当尴尬:医疗能力低下,医疗设备缺失,职工人心浮动。

2020年2月,平江县正式启动了医改方案:推出差异化医保报销政策(未依规转诊者医保报销下降15%);将分级诊疗制度纳入医保年度考核方案等改革措施;成立以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为总医院的平江县第一医共体,实行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服务模式。

其中,由三阳和汉昌卫生院合并而成的汉昌三阳卫生院,于2020年4月成为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分院。

随后,总院派出了以主任医师、有多年医院管理经验的李家龙为首的五位高级职称内科专家团队的在汉昌三阳卫生院轮流坐诊。

由于顶流资源加持,医疗能力的提升带动了业务的增长。2020年,该院门诊量由上一年的24139人次一举跃升至49513人次,增长率为105%。住院人次由2075人次到4471人次,增长率超115%。

仅一年时间,汉昌三阳卫生院在几近萎缩的死亡线上绝处逢生,促使其在萧寥的境况下快速突围的背后,是悄然重构的医疗模式。

转变

10月16日,彭抚明开着救护车在宽敞的沿江大道疾驰,然后穿过略显拥挤的西街,在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大楼前坪停下。

这是彭抚明的日常工作,作为平江县汉昌三阳卫生院的救护车司机,平常除了急救出车,每天的工作是将危重患者向总院转诊,以及把一些患者送到总院做CT、血透等在卫生院做不了的项目,然后将其带回卫生院。

秋日的阳光透过香樟树落在救护车的前面,星光点点,在等待患者难得休闲的时间,他惬意地欣赏着这个温暖的画面。

一年以前,彭抚明的境况并不是如此,很闲,也有些焦虑。在原三阳卫生院从事后勤工作多年,他一直兼着该院的救护车司机,“做救护车司机11年了,很少接送病人。”

随着医共体的成立,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以前只能在县级医院做的很多项目,汉昌三阳卫生院都可以承接下来。“根据合约,我院可以享用总院所有的设备资源,比如CT、核磁、化验等,这对我院的门诊是非常有效的推动。”汉昌三阳卫生院书记邓能文告诉记者。“在我院开单、收费后直接到总院检查,患者花一级医院的费用享受到三级综合医院的服务。”2020年,从汉昌三阳卫生院带到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做各种大型检查的患者达280余人次,彭抚明的救护车就充当了转运患者的角色。

与彭抚明突然变忙不同,对医改后的现状,汉昌三阳卫生院内二科主任龙志强有着更深的感触。

2011年大学毕业后,龙志强应聘上了平江县汉昌卫生院(原城关卫生院),初到卫生院,令他印象深刻:临街,规模小。就职不久,龙志强发现问题远不止这些,“医疗技术相对落后,职工待遇差,上访不断。越来越看不到希望,一度想辞职。”

最令龙志强沮丧的是,作为医生,不能很好地服务老百姓,“一点职业成就感都没有。”

随着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内科专家团队的入驻,内科业务迅速攀升。

▲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内科专家团队入驻汉昌三阳卫生院后,看病患者络绎不绝,图为走廊排队候诊的患者。

“现在光内科一个月就几百号病人来看病,这差不多是以前一年的门诊量,而且,由于服务能力增强,住院人数猛增,经常满员。”龙志强找到了职业荣耀感,11年的坚守,终于迎来了自己事业的小高峰。

脱胎换骨的面貌吸引了人才的关注。据汉昌三阳卫生院院长苏敏介绍,2019年前,两家卫生院有25位医护人员辞职。而在近一年多时间,流入的医护人员达到52位。“大家似乎看到了医院的前景。”

“小病不出乡”,汉昌三阳卫生院开始承担自己的本职角色。同时,继内科发展之后,眼科也成为该院特色专科。今年上半年,该医院一举扭亏为盈。

推动

汉昌三阳卫生院短期内崛起,是这个时代的必然。

而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是其蜕变背后看得见的推手。

钟金菊是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主任、副主任医师。从2020年5月开始,每周二上午8点,钟金菊会准时出现在汉昌三阳卫生院内科门诊室,风雨无阻。“除了门诊,我在卫生院还要参与查房、会诊、教学等工作。这里面有很多病人都是我院下转来的,我比一般人更熟悉,患者也更信任。”

在钟金菊看来,与汉昌三阳卫生院的合作是一个互利行为。2018年,她被调到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那时候,囿于条件,放化疗的病人大多在上级医院,我院已姑息临终关怀病人占多,导致住院时间长,床位使用率低,一些确诊病人住院床位短缺。”

重病患者几乎流向省级各大医院,吞噬了大部分医保资金,为打破这一僵局,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加强加大了对肿瘤科扶持力度,与汉昌三阳卫生院的上下联动,解决了科室转型遇到的难题。“现在,我科室病源结构发生了变化,肿瘤首诊病人、肿瘤放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内分泌治疗占比高达90%。而90%的姑息病人都下沉,分流安置在汉昌三阳卫生院,实行临终关怀治疗,既解决了我院病床短缺的问题,患者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钟金菊只是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派驻到汉昌三阳卫生院固定坐诊的5位专家之一。原该医院副院长李家龙是这个帮扶团队的领头羊,从2020年开始,他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汉昌三阳卫生院。“目前,卫生院新开设了以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诊治及肿瘤患者临终关怀为主的多个科室。”李家龙介绍,“除周一至周五我们5位专家固定坐诊外,周二和周四是固定查房时间。同时,我们还不定期举行教学和疑难病会诊等活动。”

▲彭建军是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大内科主任,每周三固定在汉昌三阳卫生院坐诊一天。

在李家龙的办公桌上,摆放着2本《政治、技术、经济、岗位责任制》,“第一本是2020年4月定的,今年又做了一些修改。”有着多年医院管理经验的李家龙,以该卫生院医疗总监的身份参与管理,在他看来,将百年老院的管理引入,是基层卫生院得以持续发展的保障。

“这几乎是总院管理细则的复制,现在我院基本形成了结构优化、高效的管理体系。”汉昌三阳卫生院副院长陈雄鹰介绍,“比如在此之前,公卫人员基本绩效都不能发放到位,在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实行量化管理,采取‘专人、专款、专任务’的包干负责制后,公卫人员的积极性大大提高。”

平江县第一人民医院与汉昌三阳卫生院的紧密型医共体建设,只是整个平江医改的一个小切口,呈现的是破解“看病难、看病贵”等群众关注的民生问题的变化。

作为十几家基层卫生院的牵头单位,总院长皮杨德表示,要达成医改目标,就必须帮助基层医院提升医疗水平。“成立医共体后,我们先确定乡镇卫生院的功能定位,在医疗资源下沉、患者分流上主动作为,希望探索一个以县带乡的模式,目前来看取得了一些成效。将来,我们会在全县选择一些符合条件的乡镇卫生院进行复制推广,让全县百姓都能享受到医改红利。”

正如皮杨德所言,在资源下沉方面,总院采取并不一样的模式,与汉昌三阳卫生院不同,针对虹桥卫生院属地民众最“急难愁盼”的问题入手,寻求突破点。

在平江,虹桥镇距县城60多公里,属边远乡镇。以前,血透患者到县城做一次治疗,往返车费、住宿伙食费等将近200元,为此叫苦不迭。

成立医共体后,总院长皮杨德实地调研医共体各成员单位功能定位时,根据虹桥地理位置及实际情况,决定帮助虹桥卫生院启动血透业务,解决民生痛点。

“血透室建设期间,总院血透科主任袁昊、护士长李玫瑰等在多次实地察看后,进行设计、流程规划,并全程指导科室创建。”虹桥卫生院院长曾柄根介绍,“去年,我院派出2名临床医师及5名护理人员分别到总院血透科、肾内科进修学习并通过考核。”

2020年12月,虹桥卫生院血透室正式开科。虹桥镇及石牛寨镇42名尿毒症患者“在家门口就能做血透”,一时赞誉不绝。

“我院血透室的开展,切实解决了血透患者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同时也提升了我院的医疗能力和社会观感。”曾柄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