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在线

谢灵称有"桃色新闻"举报信 曾曝原副校长婚外情

编辑:欧小雷

  华声在线综合报道 厦大女教授谢灵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收到的举报中,匿名信总是最多的。领导和下属开房,老师引诱学生,如同最近曝光的历史系教授诱奸女学生,各种桃色新闻,谢灵说自己早已接到过许多材料。

厦大校长朱崇实 (左)教授谢灵(右) 

      2014年7月6号,一封批评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就餐特权”的信件在网上疯传,信中,谢灵指责校长“吃饭也吃出阶级差别”,痛批校长对上谄媚对下严苛,论文指标化,把老师当农民工,官本位践踏了教师的尊严。

      三天后,“不能忍了”的校长朱崇实发出回应,说她“内心阴暗”,不会因此对其打击报复,但谢灵存在学术问题,学校正在调查。谢灵则称自己不怕,已做好被厦大开除的准备,很乐意到时法庭上见。隔空骂战中,谢灵的强硬与寸步不让,让人们惊诧不已。

  谢灵称信写于去年,但非公开信,不知为何曝光。“在政府官员面前,作为校长的你低头哈腰,谄媚取上、丧失独立人格;在教授面前,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把老师当成农民工……”这封言辞犀利的“公开信”突然爆红网络。

  谢灵:其实我与学校的战争已有十年

  作为学校的老师,为何会为一顿饭而直言得罪校长?为何还会提及“把老师当民工”、“鼓励学术腐败”这样的指责?

  面对这样的追问,谢灵告诉记者,她炮轰校长,是有“历史”的。从2005年为了陈汉文学术腐败问题给校长写信伊始,谢灵前前后后给朱崇实写了许多封信,有学术腐败问题,有聘任制问题,还有像这次的特权问题。也发过短信、发过邮件,但是从未得到过回复。“唯一一次回复,就是校方让管理学院的院长来找我谈话。”“总得不到回复,后来我每次写信都会抄送副校长,群发给我们厦大的其他老师,一般发100封。”

  回应“学术不端”质疑:我52岁才是一个副教授

  “我52岁才是一个副教授,我学术不端能这样吗?其实十年前就说我学术不端了,查我也查了十年。2012年学院有三个人被聘正教授,有一个是破格的,条件是不符合的,9篇文章里有6篇是会议文章,会议文章在我们管院是不算的。我写信给人事处,但后来我自己倒被说成是条件不够。”

  被称厦大最危险人物 曾曝原副校长婚外情

  据悉,这不是谢灵第一次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乐于就校内事务发声的她,在网上早已声名赫赫,且毁誉参半。毁者给她贴上了“厦大最危险人物”的标签,誉者则称其为有良心的“职业揭丑人”。“本来我也是个不爱管闲事的人,但很多东西都是被激发出来的。”谢灵坦言,她最开始参与此类事件,是10年前与厦大会计系元老余绪缨一起举报时任系主任陈汉文学术造假。尽管谢灵此后又曾多次就陈汉文造假作出举报,但厦大官方至今未予回应。

  2013年,谢灵又以“勇气责任担当”的网名在天涯论坛发帖,直指厦大原副校长吴世农因婚外情被妻子“泼硫酸毁容”,乃至需要植皮整容。在这则名为《厦门大学再曝惊天丑闻》的爆料帖中,谢灵称,吴世农事件“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称其任副校长期间与女生的绯闻“沸沸扬扬”“从未中断”,并给他定下了“媚上压下、飞扬跋扈、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的十六字评语。此事一度令舆论哗然,但也不了了之。

  谢灵坦言,2008年,她曾在一次会议上因吴世农骂粗话扇过他一个耳光,但自己的举报都是对公不对私。“我最开始都是给校领导写信,但一直收不到反馈,只能发到网上来促进事件的解决。”

  接最多匿名举报信 谢灵:到最后 我肯定是两边不讨好的人

  那封写于一年多前的信,不知为何被翻了出来,放到网上。被公开指责的校长勃然大怒,不仅说她撒谎,还表示对她学术不端的调查早已开始。突然躺枪的状态下,她不得不匆忙开始“斗争”。后来,许多朋友帮她分析,是不是有人想搞倒校长,利用了她而已。她承认这种可能性,因为已经有数封匿名的邮件或者微信发来,邀请她一同加入搞倒校长的行列。

  甚至还有人告诉她,自己知道校长会在哪个地方哪个时间出现,她可以去揍他。谢灵能判断出,这不是一个玩笑,这个匿名人真的这么希望。而那次掌掴副校长之后,也有意犹未尽者告诉她应该左右开弓。

  在谢灵收到的举报中,这一类的匿名信总是最多的。领导和下属开房,老师引诱学生,如同最近曝光的历史系教授诱奸女学生,各种桃色新闻,谢灵说自己早已接到过许多材料。

  这让她愤怒,也让她心生惶恐,被举报者的罪恶让她瞠目结舌,举报人的恨意也让她大吃一惊,“都是为了搞臭、搞倒谁”。一次,为了一剑封喉,举报人甚至搞到了对方将开房算入科研经费的发票存根。

  举报者催促谢灵赶快出手,她则犹豫再三。一个原因是,如果自己站出来举报了,他们会愿意出庭作证吗?匿名的就不说了,即使实名的,举报之前也会千方百计提醒,千万不要透露自己的名字。但这些不敢公然得罪领导、同事的弱者,却有着最黑暗的情绪。这些匿名教师身上所体现的“弱者的恶”,让她心有余悸,“之前都是顺民,没有发泄的渠道,一有机会,顺民就变成暴民。这样很可怕”。

  “我不是真的想要斗争。”谢灵说,她只是希望得到公正和正义,但得到的方法,不是要打倒谁,而是靠事实本身。

  但这已经不可能。举报者将她视为了一面斗争的旗帜,反对者则将她看做敌人。一方推着她去斗争,一方则认为她总是在斗争。

  “到最后,我肯定是两边不讨好的人。”她说。

  据新华网、新闻晨报、成都商报、法制晚报等

相关新闻
往期回顾
起底

曾经,他是校友眼中能干的“学术达人”,是学生眼中没有架子的“斌哥”,拥有近5万名微博粉丝……然而,他却跌入腐败的泥沼。29日,江西唯一一所“211工程”大学——南昌大学的原校长周文斌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无期徒刑。

2015-12-30 Ta头条
央视前主播方静离世 曾打破

12月6日下午15:12,微博名为“陶景洲”的网友称,前央视女主持人方静去世。傍晚18时左右,媒体人刘春在微博中称,获知一位央视前同事病逝,原因是由胃癌转到肝癌。随后媒体证实了44岁方静去世的消息。据方静亲友讣告称,方静于11月18日上午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

2015-12-07 Ta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