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偷渡者”背后故事:在寂静与哭声中奔向“粉色”欧洲

2019-10-31 09:47:16 [来源:潇湘晨报] [初审编辑:刘茜]
字体:【

在寂静与哭声中奔向“粉色”欧洲

30户越南家庭因家人国外失踪报案晨报通讯员讲述越南“偷渡者”背后故事

10月1日,越南河内,严重的空气污染让当地居民纷纷戴起了口罩。 图/CFP

10月28日,越南河静省,疑似英国货车惨案遇难者的家属满面愁容。图/CFP

“我还在越南的时候,以为欧洲是粉色的,但到了才发现,其实它一片漆黑。”失联的越南女孩裴氏绒曾这样写道。她曾同家人表示将前往英国,其后不知所终。

和她一样想着奔向“粉色”欧洲的人并不在少数。在越南,即使是在有效的减贫过程中,仍有人铤而走险偷渡他国,更何况,贫困只是他们冒险的原因之一。

潇湘晨报特约通讯员Pual越南报道

外媒关于越南乂(音同“义”)安、河静、广平等地疑似遇难者家属的报道中还充斥着哭声。

而在胡志明市,“英国卡车惨案”社会反响极小,几乎没有人谈论此事,并且政府已经实行有限的网络管制(BBC、CCN越南语新闻页面已被封锁)。我在越南使用VNPT宽带,怀疑VNPT已与政府合作封锁了一些网站,旗下的移动网络服务商mobiphone同步封锁。我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也没一个人在社交网络上提到这件事。

在这里,哭声似乎被掩在一片寂静之下。

“我在越南时,以为欧洲是粉色的”

越南人往欧美移民已非一时之事:殖民越南时期,法国从越南带走不少伪政府官员;越战结束后美国派来接大兵的船同时接收了大量越南南部的难民;越南当年从德国、波兰政府借钱,结果因为通胀崩溃没钱还,就用输出劳工来还债。

即便是在波兰,越南裔也数以万计。

这一批移民家庭在越南当地人看来,属于上流阶层,普通人非常羡慕。

就我这几年接触到的情况来看,整个越南社会比较浮躁,讲价丢人,跟服务员提合理要求丢人,吃不完打包丢人,精打细算丢人,车、药品、生活用品几乎都是国际大牌,本地人也非常追求这些东西,实在是因为本土基本没有,很多东西都要进口。

另外,崇洋媚外严重,认为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女性外嫁情况相对普遍。

在越南,只要你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并亮出外国人身份基本可以通行无阻,比如我本人在越南就能享受外国人的最高待遇。

当地年轻人在网络上接触到的真真假假的信息,对国外的认识并不全面,而有的,只是看到了“摸不到的幻象”。

就如同此前说自己将偷渡英国,现在“卡车惨案”后失联的乂安省女孩裴氏绒,她曾写道:“我还在越南的时候,以为欧洲是粉色的,但到了才发现,其实它一片漆黑。”

偷渡是一种投资,回报率比读书高

移民,是一部分普通越南人实现阶级跨越的重要手段。

我公司有越南员工在平均28℃的胡志明市生活,却舍不得买空调,因为要寄钱回家。公司聚餐有同事打包回家,老母亲感慨多少年没有吃过那么好的菜。还有越南中部“经济不错”的农民家庭,没有房子,住在类似凉亭的地方,每个家庭成员一个吊床,吃饭席地而坐,没有任何电器。这些都是挣扎在越南经济最发达城市胡志明里的农村年轻人的真实生活,还有更多没有办法出来的穷到无法想象的人在挣扎着。

在当地,教育并不能保证出人头地,且教育成本不低。实际上,偷渡是一种投资,回报率比读书高。

越南农村在教育、医疗、治安等方面,与城市差距越来越大。很多越南新一代年轻人,并不想待在家乡,渴望城市的工作。他们努力考入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外资企业。但对于普通越南农村家庭来说,家中的孩子进城务工仍然面临困境。因为几个大城市的房价,折合人民币都在每平米万元左右,压力太大。学历低的年轻人,要想找份像样的工作,更为艰难。

在某些地方,如果年轻人因为要出国而向亲友借钱或者借贷一般都不愁借不到,而如果是要拿钱去做生意,却可能没有几个人肯借给你。因为做生意风险太大,而出国只要勤奋节俭打几年工,钱都是能还得上的。在很多国家,越南移民聚集区也会对偷渡而来的同胞提供帮助。

为什么多人选择去英国?选择偷渡的人,一般背负的是整个家庭的沉重希望,且多半没接受过什么高等教育,没有专业技能,只能干苦力,这类人在亚洲国家打黑工,也只能起到改变个人自身命运的结果。想让自己整个家庭都好过,就只能到人工更贵报酬更高的地方。

他们知道,这很危险,但也知道,这是条摆在眼前的捷径。

30户报案家庭和被污染的家乡

事实上,除了河内、胡志明、岘港、芽庄、大叻等一些经济、旅游城市的经济情况比较好以外,越南其他地区基本都非常贫困。而大城市内部发展也不均衡,豪宅与棚户间杂,汽车与摩托并行,物价虚高。

另外,越南国内制造业近两年才有起色,多数也是因为外国产业升级,很多工厂移过来了。迁移过来的工厂会很快发现一个问题,当地缺乏完整供应链,他们无法就近寻找到合适的供应商,无论是原材料还是机器设备,往往只能从自己国家进口。这增加了成本,再加上租金贵,最后部分工厂又被迫搬回本国。

关于民众收入,作为越南的“上海”,胡志明市的最低月工资标准为4420000越南盾,折合人民币1345元,胡志明市的工资标准目前为越南最高标准,平均工资折合人民币在3000元左右。而在一些并不发达的地区,最低月工资3070000越南盾,折合人民币仅934元。总的来说,低工资、不节制的消费、不全面的认识,使得出国致富成为一部分民众发自内心的想法。

目前,越南还是偏向于“代工基地”和发展第三产业,这就导致没什么本土高科技产业,高水平人才在越南没有太多用武之地,很难找到合适工作,工资收入也不高。

在被牵扯进“卡车惨案”的河静省,捕鱼是当地居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而2016年爆发严重海洋污染事件,污染地区涵盖河静、广平、广治、乂安等省,造成大量鱼群死亡和无数渔民失去生计,迄今已超过3年。如今,当地民众仍必须面对空气和水的污染,渔民捕不到鱼,被迫失业找其他工作,许多家庭陷入困境。

根据越南劳工部的数据,污染事件波及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损害超过20万人的生计,其中包括4万多名渔民。

“大鱼都死光了。”当地居民说,没人敢买当地的鱼,只能卖掉捕鱼工具出国打工。当地曾经繁华的海鲜餐厅如今空无一人,桌椅上布满灰尘。店主说:“这地方就像死了一样。”

截至目前,共计30户越南家庭因家人在国外失踪向当地人委会报案,其中乂安省18户,河静省10户,广平省1户,承天-顺化省1户。

这就是他们很多人面临的情况。

动态

幕后“黑手”可能是他?

近日,英国“卡车惨案”的点滴进展牵动人心。据英媒29日说法,越南警方目前锁定了当地一偷渡团伙的头目,并称此人被认为是“卡车惨案”的幕后策划者。

综合英国《镜报》和《每日邮报》报道,当地一个特别工作组正在寻找一位名叫“张先生”(Mr.Truong)的人,来自越南河静省和邻省乂安省的官员认为,这名“张先生”就是该地区一个全球性偷渡团伙的头目。报道称,“张先生”已经从多个遭遇分离的家庭手中赚了几百万。据一位消息人士的说法,“尽管这些人很多都喜欢躲在阴影下,但他们的名字早已在当地传开”。“虽然他们目前仍然在威胁受到伤害的家庭们,让他们闭嘴,但警方每天都在搜集有关他(张先生)的行踪情况”。

报道称,28日记者向乂安省有关部门询问有关这位“张先生”的消息时得知,越南26岁失联女孩的父母曾支付给“张先生”约2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5.5万元)的费用。

此外,英国警方目前还在追捕一对涉嫌贩卖人口和过失杀人的兄弟。40岁的罗南·休斯和34岁的胡克礼·休斯均来自北爱尔兰,两人长期经营货运业务。负责本案调查的埃塞克斯警探长官胡珀表示,“找到这对兄弟至关重要。我们相信他们目前就在北爱尔兰,但同时他们也和爱尔兰有联系”。

目前,关于此案的调查仍在紧张进行中。据越南快报29日报道,越南公安部称,将派警察前往英国配合“死亡货车”案的调查。越南外交部副部长阮国强也表示,越南政府正在加快推进集装箱货车死者身份的比对工作。目前,越南政府已同英国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并同意分享指纹信息,这也是确定遇难者身份的最快办法。

据人民日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