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诈骗之乡”如何铲除毒瘤? 巡防宣传净化村风

2018-11-10 09:36:56 [来源:法制日报] [责编:印奕帆]
字体:【

2016年,公安部公布第一批电信网络诈骗重点整治区,7个地区上榜,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是其中之一。

宾阳为何会成为电信网络诈骗重灾区?如何打响围剿电信网络诈骗的歼灭战,肃清电信网络诈骗造成的影响?治理成效如何?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进宾阳,一探究竟。

网络诈骗影响经济社会发展

宾阳是南宁市所辖的一个县,人口110万,已有2100多年的发展历史,距离广西首府南宁仅70公里。自古以来,宾阳就是商贾云集之地,以“百年商埠”闻名于桂中南。

被列为全国七大电信诈骗重点整治地区,并不是宾阳县第一次背负不良名声。20世纪70年代末,宾阳县一些商人急功近利,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并卖给周边市县。许多群众深受其害,愤怒地把那些假冒伪劣产品骂作是“宾阳货”。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宾阳县着力打造民营经济强县,引导企业树立“诚信宾阳”形象,打造“宾阳制造”品牌。目前,宾阳民营企业有效注册商标156件,10件商标被认定为广西著名商标,7家企业的8个产品获得广西名牌产品称号,名牌产品数量居广西县份前列,“宾阳货”的骂名逐渐销声匿迹。

“宾阳货”得到正名,“网络诈骗之乡”的风声又开始传出。

2000年,随着金融、通信业的快速发展,借助于手机、固定电话、网络等通信工具和现代网银技术实施的非接触式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迅速发展蔓延。

电信网络诈骗如何与宾阳扯上关系?记者采访时,当地人大多认为,宾阳人擅长做生意,跑得远,脑筋转得快,“是从外地学回来的”。

2013年,宾阳县城电脑店、黄金店、饭店、娱乐场所数量大增,遍布大街小巷,酒吧、KTV就有60多家。很多年轻人开豪车,花大钱,成群结队吃喝玩乐。这些年轻人的生活为何突然发生改变?当地人心里清楚,他们是靠“玩QQ”赚钱发财。所谓“玩QQ”,其实就是利用QQ诈骗。这些“玩QQ”的年轻人被称为“Q仔”。

“Q仔”的兴风作浪使宾阳“声名远扬”,被贴上“网络诈骗之乡”的标签,这给原本因“宾阳货”而背负不良名声的宾阳,蒙上了一层更大的阴影。

这些年来,“Q仔”的诈骗手法一直在升级。最初,他们利用QQ冒充受害人亲友直接诈骗,之后逐步发展为使用“画皮”QQ集中针对境外人员的国内家属、公司财会人员、业务合作伙伴等实施诈骗。

诈骗手法更新换代,案件涉及的资金也在不断扩大。在一起冒充公司总经理微信号诈骗会计的案件中,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7名,此案涉案金额达1000万余元。

“看着个别村民不劳而获、一夜暴富,诈骗成为一些村民津津乐道的行业。这种不法行为被一部分人效仿,由个人犯罪向多人发展,县城所在的宾州镇以及周边的新桥镇成了重灾区。”宾阳县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大队长吕达武说。

2016年4月10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0名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在逃人员。这是公安部首次大规模对电信诈骗在逃人员进行公开通缉。在这10名在逃人员中,有5人来自宾阳县。宾阳县被列为全国七大电信网络诈骗重灾区之一。

宾阳人的“诈骗”外号传开后,守法的宾阳人既痛恨又无奈。在外地人眼中,宾阳人成为“坑蒙拐骗”的代名词。

“宾阳网络诈骗犯罪严重危害了人民财产安全,严重制约宾阳经济社会和谐稳定发展,严重损坏整个城市的声誉和形象,成为影响宾阳经济社会发展的‘毒瘤’。”吕达武说。

全县总动员打击诈骗力度空前

打诈,宾阳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为除掉电信网络诈骗这颗“毒瘤”,宾阳可谓举全县之力,力度空前,破釜沉舟。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黄世勇,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王小东等均作出过重要批示。公安部、工信部、各网络运营企业总公司等多次到宾阳开展调研和现场指导。

电信网络诈骗涉及多个行业,是个非常棘手的社会问题,整治起来并非易事,几乎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宾阳县委、县政府加强顶层设计,成立了以党政主要领导为组长、23个部门单位组成的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出台了打击电诈十大工作机制、网络化管理工作方案。

“县委、县政府从关系宾阳形象和发展、影响南宁勇当广西‘两个建成’排头兵、自治区营造‘三大生态’目标实现甚至影响全国社会稳定的高度来看待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宾阳县公安局副局长曹韩文说。

公安机关对涉案重点村保持“露头就打”的高压态势。广西公安厅、南宁市公安局先后抽调13个地市刑侦、巡警、技侦、网侦等部门的警力和大量技术装备到宾阳增援,南宁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支队50人整建制驻扎宾阳。公安部苏州研判中心也派驻5名反诈专家驻点宾阳。县里投入2100多万元建成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站和反诈系统,建立综合作战平台。

全县范围内实行有针对性的电信管制,涉案重点区域的固网宽带账户被关停并重新登记报装,实施备案装机制度,对漫游至宾阳县的通讯卡适时管控。

银行网点的ATM取款机24小时有专人值守。下班时段限额出款,每张卡每次最高只能出款500元,一天内领款上限为2000元,每个ATM机在下班时段存放金额不超5万元。

根据县里的安排,处级领导包点宾州镇、新桥镇重点行政村,问题最严重最突出的村由县委书记、县长负责主抓。全县各级各部门层层签订责任书,包村成效与干部使用、年终考核挂钩。

“目前,全县上下已经充分认识到不铲除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这颗‘毒瘤’,不摘掉‘全国打击整治电信网络诈骗重点地区’这个帽子,宾阳将谈不上健康发展,甚至永无宁日,从而激发内生动力,全力以赴投身攻坚战中。”曹韩文说。

对于被通缉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警方将其信息印制成扑克牌,在广场等人口密集处以及全县各村委免费向群众发放。在高压态势下,宾阳县查处嫌疑人数量大幅上升。2015年,宾阳县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690人,2016年至2017年上升到2385人,上升率246%。2017年,248名“扑克牌”在逃人员到案236名,抓捕率达95%。2018年1至8月,宾阳县抓获各类网络犯罪嫌疑人688人。

发案数随之大幅下降。2017年接到涉及宾阳籍人员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共596起,月均发案50起,同比2016年下降了82%,同比2015年下降了96%。

“我们的原则是尽最大力度追回赃款。要是用赃款买了车,就把车收缴;买了房,就把房产查封。”吕达武说,2017年,宾阳依法查封非法所得房产10多处,震慑效果非常明显。

严打的同时也严惩。2017年1月,宾阳县人民法院集中宣判罗氏兄弟等14名犯罪嫌疑人系列案,这是宾阳县首例以整个链条犯罪嫌疑人作为共犯进行判决,并对多人实行数罪并罚,此案成为全国十大打击诈骗精品案例之一。

对于协助作案的人员,法院一并重罚。在古某龙诈骗案中,古某龙在宾阳ATM机伪装领取赃款,以诈骗罪共犯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70多万元。电信公司技术员工杨某龙为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技术支持,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0万元,这也是全国首例为诈骗犯罪提供技术支持以诈骗共犯判处的案例。

据统计,2017年,宾阳县集中公开宣判6次,判决75人,其中依法判处15年有期徒刑以上1人,10年有期徒刑以上1人,判处5年有期徒刑以上18人,1年有期徒刑以上35人,共判处罚金700万元。因涉嫌参与或协助开展电信网络违法犯罪,宾阳电信分公司开除1人;联通公司处罚4人。

每日巡防宣传教育净化村风

韦子良是宾阳县卫计局的工作人员。2015年年底,县直29个单位、镇直30个单位、村委干部共335人组成16个工作组派驻新桥镇16个村委会脱产开展打击网诈工作。韦子良是其中之一,被分到大庄村。

大庄村距离县城不远,没有支柱产业,村民大多外出务工。2011年开始,大庄村出现村民参与电信诈骗的问题。巡查、做家属工作规劝在逃人员自首、开展宣传教育普及法律等,这些是村委干部林荣进和县工作组韦子良等人的日常工作。每天,县、镇、村组成的工作组要到村巡查,时间有早有晚,工作组或形成合力或分头行事,长期坚持了下来。

“到大庄村快3年了,总体看还是收到良好的效果。原来有4名涉案在逃人员,现在4人全部自首。村民们都知道参与电信网络诈骗不光彩,现在发案率低,社会风气转向良好。”韦子良说。

新桥镇新和村也是涉诈重点村。2014年以前,这里是远近闻名的制炮村,鞭炮产业被取缔后,网诈开始冒头。记者到达时,村支书曾明瑜刚巡查回来,县、镇、村三级每日巡防在村里已成常态,村里随处可见反诈宣传海报。

“今年村里有两名网逃人员,目前我们还在做思想工作。”曾明瑜说。

2016年,新和村村民吴春燕被列为公安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首批A级通缉令追逃人员,是唯一一名女犯罪嫌疑人,这在村里引起震动。在浙江省永康市公安局查获的一起网络诈骗案件中,吴春燕及丈夫伙同他人,利用计算机网络手段,盗用吕某QQ号码,以借款方式诈骗吕某的朋友600万元人民币。包括吴春燕丈夫在内的9名涉案人员被抓,吴春燕畏罪潜逃。

通缉令公布后,曾明瑜一声叹息:“有两个孩子,本来好端端一个家,现在大门紧闭,孩子只能给外公带了。”曾明瑜几乎去过吴春燕所有的亲戚家,和他们讲法律、说道理,一方面避免其他人重蹈覆辙,另一方面希望家属配合警方工作,督促吴春燕自首。

2016年5月15日,曾明瑜和吴春燕的父亲一起到达宾阳县城,终于见到潜逃两年的吴春燕,带着她到派出所自首。

村里守法的人对电信诈骗避而远之,他们成立了反诈协会,村委还号召村民制定村规民约。

记者了解到,目前,宾州镇、新桥镇各村委(社区)成立了64个“民间反诈协会”,开展“十户联建”的村规民约,联防联治联保。

政府整治加上村里的约束,涉诈重点村的风气正在发生改变。

今年8月6日,县、镇、村三级巡查组在碗窑村巡查时,发现一处藏身村里的网络诈骗窝点,3名嫌疑人悉数落网。“巡查组加强监管,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当地村委的力量,村里的风气在悄然变化,村干部由不敢上门、不敢带路,向敢抓敢管、敢举报、敢带路转变。”宾州镇党委宣传委员陆树明说。

2016年至今,宾阳县经广大村干部上门劝逃后自首的有359人。

重构秩序建设和谐新宾阳

陈秋萍是宾州镇人大主席,2017年5月任职。上一任主席因为反诈工作推进不力被免,陈秋萍接过担子。

“压力很大。”陈秋萍说,县里的问责力度很大,2016年以来,全县共问责了16个责任单位和85名责任人,其中两名党委副书记被免职,并提名人大免去镇人大主席职务,两名派出所副所长被党内严重警告并免去职务。

宾州镇是电信诈骗重灾区,有13个涉诈重点村。镇里将打击追逃工作列成表格,挂图作战。每天各村巡查的通报要汇总到镇里,巡查人员签到表、一周情况小结等,各种材料堆积如山,一个大箱子才能装得下。县纪委设有专人对此进行督查。

打击、管理已进入常态化,宾州镇开始思考如何最大程度减少电信诈骗带来的负面影响,重构乡村秩序、重塑价值观念?

此前,镇里利用村里的乡贤文化、讲堂等开展评定星级文明户活动,倡导大家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今年,镇里重点打造好家风、好村风,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镇统一采购50台电视机,在15个村的人群聚集区投送,播放各类文明教育宣传片。

“村里的一些年轻人参与电信诈骗根源在于经济落后、精神匮乏。”陈秋萍说,镇里在现有经济基础上还在考虑进一步延伸,目前初步排查出毛笔、陶瓷、雨伞等28个传统手工业,打算向县里汇报,重点扶持几个传统产业,带动村民收入增长。同时,对每个村的集体经济进行扶持,帮助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就业、创业。

在新和村,记者见到正在创业的年轻人小钟。他和爱人一起在村里养鸽子,目前养了300多只,目标是年底达到1千对以上。“过去村里一些人想走捷径赚钱,都被抓了,现在村里基本没有人做电信诈骗了。”小钟说。

很多曾经的“Q仔”也在转型。在大罗村,今年27岁的小志(化名)留在村里创业。几年前,看到身边有朋友做电信诈骗,他也加入了进去,租个房、买台电脑就开始操作。几个月后,他在南宁被抓。“以前觉得来钱快就做了,实际上没有那么容易,违法犯罪终究难逃法网,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好。”小志说。

在大庄村,村民小凌(化名)2011年到广东打工时参与了电信诈骗,2014年,他在网吧使用身份证后被警方赶到抓获。“出事了才知道,我害别人也害了自己。”服刑出狱后,小凌回到家乡,和家人一起养猪。“非常后悔做这个,以后绝不会让我的老婆和小孩做这个,一定要教会他们老老实实做人。”小凌说。

目前,宾阳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现象已经得到极大的遏制和治理,正逐渐摘除“全国打击整治电信网络诈骗重点地区”的帽子。宾阳的整治工作已从打击预防宣传转移到根除电信诈骗生长的土壤:重塑宾阳社会风气,加强对下一代宾阳人的思想道德教育。

2017年以来,宾阳县共扶持小五金、竹编、特色种养等多种产业,投入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175万元。反诈教育被纳入中小学课程,教育部门编制打击预防网络诈骗专项活动本土教材,在全县中小学开设课程,列入考试。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正能量,让我们有更好的村风村貌、更好的网络安全环境,让年轻人、下一代有更好的成长环境。只有大家都诚实守信,认清电信网络诈骗的邪恶本质,坚决抵制电信网络诈骗,加强思想道德文化修养,才能共同构建一个健康、和谐的新宾阳。”宾阳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谢文说。(马艳 通讯员 陈仕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