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身份证被“错制” 天降三千万债务成老赖维权难

2018-09-10 09:31:39 [来源:中国之声]  [责编:夏博]
字体:【

深圳一男子身份证被派出所“错制”,天降三千万债务成老赖维权难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国之声曾报道了深圳市民 刘汉廷 因为老家 广东惠来县 靖海边防派出所 制作了一张和他的身份证同名同号、照片相貌不同的身份证,导致刘汉廷本人的身份被冒用,莫名背上了千万元的债务。

报道播出后,公安部高度重视,并对制作违规身份证的公安机关点名批评。随后,靖海边防派出所向刘汉廷道歉,并为他聘请律师,对他因欠债而成为被告的案子申请再审。

然而,时隔两年,事情并未迎来实质性转机。至今,刘汉廷仍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他唯一的诉求——不再背着莫名的官司,身份信息可以正常使用,看似简单的心愿,为何至今还没有实现?

天降三千万债务 牵出身份冒用乌龙

广东惠来人刘汉廷20多年前来到深圳打工,随后结识了妻子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原本平静的生活,在2012年起了波澜。他突然接到大量催款电话,可他根本没有欠这些债务。

刘汉廷介绍:“2012年12月,当天深圳的民生银行打电话过来催款,说我欠款37万,一听我就蒙了,我说没办过业务啊,我就找他要证据,结果能说出我的身份证号、名字和地址,到了银行,业务员一看是我,就说不是这个人,相片不相符。”

此后,刘汉廷发现,由于公安联网系统内的照片是冒用者的,报案后,深圳警方调查发现,冒用者叫刘沛威,是刘汉廷同乡,惠来县靖海边防派出所不但给刘沛威以刘汉廷的身份制作了身份证,还将联网信息上传,“抹掉”了真刘汉廷的身份。

从2009年开始,刘沛威以刘汉廷的身份在深圳开了一家公司,买了房,还进行了大量民间借贷,又在深圳各大银行开办了高额信用卡进行套现,2012年底,刘沛威消失,留下真的刘汉廷来承受债务。原本做电工的刘汉廷,被催债人追到装修施工现场,他仅有的存款被银行冻结,曾经,他身上背着几十件借债纠纷案。刘汉廷说,“深圳这边的银行几乎都有(负债),都向我上门催款,还有民间借贷的社会人员,我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我反复和他们说,到法院起诉我。身上涉案金额有3000多万,几乎各个区的法院都有。”

案件再审之路只剩“最后一关”,仍无法坐飞机高铁

2016年,中国之声播出相关报道后,刘汉廷的遭遇引起公安部重视,随后,靖海边防派出所向刘汉廷道歉,并找到一位律师,帮刘汉廷申请再审这些借贷纠纷案件,帮他恢复身份。

两年过去了,因为有警方的证明,刘汉廷和律师成功申请多起案件再审,并获得胜诉,尚未宣判的,法院也同意中止原审执行。这样,一起一起地,将他的债务免除,同时失信人执行名单上,刘汉廷的名字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一件。

剩下的这一件,可是难倒了刘汉庭和他的律师。这起案件让刘汉廷始终无法摆脱老赖的名声,依旧不能买车、不能注册公司,更是与高铁、飞机无缘。

深圳中院:“身份”问题并非不予执行的条件

今年7月30日,在当年的一起刘沛威冒用刘汉廷身份而引起的仲裁案再审申请中,刘汉廷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败诉。

这起仲裁案件说来并不复杂。当年的犯罪嫌疑人刘沛威用刘汉廷身份诈骗原告后,给刘沛威做担保的担保公司向原告执行了400多万赔偿款。即便原告在法庭上确认,此刘汉廷并非当年向他们借款的人,但深圳市中院在判决书中认定,刘汉廷的身份问题,并非不予执行的条件。刘汉廷介绍:“仲裁案这里,它就是认定是两个人是同身份证号码,同姓名,对方的律师他是持这种观点。我们向法院申请的是不予执行,法官在最后都没有采纳。我就不知道法院的根据是什么?我们提交的都是同一份材料,同时都是同一类型的材料,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刘汉廷不明白,自己仅在深圳市中院的案件就有四五起,除了申请再审后胜诉,就是中止执行的,为什么会卡在这起仲裁案上?记者也多次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采访要求,截至发稿,尚未得到任何回应。

代理律师:正联络警方尝试刑事立案,摆脱“老赖”身份

刘汉廷的代理律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苏玉宏律师告诉记者,由于仲裁案并非法院审理,而是当年由法院强制执行,目前也过了申诉期,所以被驳回了。目前他们打算向广东省省高院申请再审。苏玉宏说:“我们从去年接受委托之后,就他的所有在法院他名下的那些案子就进入到了再审程序。然后就在上个星期,已经有六七个案子出了结果了,全部都是法院支持了。另外一个是个比较特殊的案子,那个不是法院审理的案子。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仲裁是一级终裁,也就是说它就一直就生效的。申请这个执行中止,然后让他免于这个案件的民事责任的执行。但是结果出来之后,法院就认为这个不是终止法定执行的理由,所以驳回了这个要求。”

苏玉宏律师说,为了让刘汉廷彻底摆脱原本不属于他的惩罚,他也在积极联络警方,尝试重新立案,从而终止仲裁执行,将刘汉廷从黑名单上撤下来。苏玉宏介绍:“然后我们现在正在向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做这个工作,我们也跟揭阳市边防机关都反馈了这个问题,他们那边都很重视,然后也在帮我们通过公安那边去看看能不能刑事立案,如果这个案子能够移送回公安去处理的话,执行也是会终止,所以现在路径还没有完全做完。”

刘汉廷:犯罪嫌疑人一直逍遥法外,我是受害者

此外,刘汉廷已经胜诉的案子,有的原告并不认可,还要申请再审。因为刘沛威依旧在潜逃没有归案,有的原告依旧继续和他纠缠,这也让他非常无奈。在他看来,有了警方的证明,很多原告当年和刘沛威都见过面,应该去找真正的债务人,可他还是不得不应对如今的局面。刘汉廷认为:“犯罪嫌疑人这么多年一直逍遥法外,我是受害者。但是法院将我所锁定在失信人的名单上面,所以这些我不能理解。”

几年来,刘汉廷的工作丢了,家庭收入全靠妻子做小生意支撑,双胞胎女儿读完初中后,也没有继续上学。刘汉廷说,这几年对他全家而言,就像一场噩梦,他打算继续向广东省高院申请再审自己的案子。他说,当自己从失信人名单上撤下来时,可以再次开始生活,先打工挣钱,重新送女儿去读书。

刘汉廷表示:“我恢复正常的生活了,我就该出工作了,我已经在这里耗费了我人生最黄金的十年时间了,我再也耗不起了,但是我又不知道他们要纠缠到什么时候。因为虽然法院现在判我胜诉,但是他们说是没有得到他们满意的结果,他们就不肯罢休的。我就想尽快结束这个噩梦,恢复正常的生活,就希望能尽快将我从黑名单上撤下来,恢复我正常的生活。”

有关案件的后续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记者:任梦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