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生育政策调整:延长产假发补贴 甚至允许生三孩

2018-08-11 16:45:38 [来源:中新经纬微信公号]  [初审编辑:曾晓晨]
字体:【

从“双独二孩”“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经过十几年循序渐进的调整,生育孩子的权利正逐步回归家庭。

面对持续低迷的人口出生率,辽宁、湖北、新疆等地出台了更加积极的生育政策,延长产假时间、提高生育补助等“真金白银”的政策相继实施。陕西省则明确表示,要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同时,限制生育三孩及以上的政策虽然存在,但一些地方在执行过程中已逐步放开,生育三孩无需缴纳社会抚养费,一些补助或免费服务项目,也适用于三孩家庭。

多地延长产假、发放生育补贴

640.jpg

从“双独二孩”“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经过十几年循序渐进的调整,生育孩子的权利正逐步回归家庭。 但“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两年多来,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长率虽有上升,但并起到没有十分明显的提振作用。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第一年,即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人,出生率为12.95‰,自然增长率为5.86‰。但到了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出生率为12.43‰,自然增长率为5.32‰,三项指标均较2016年有所下滑。

人口专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有生育愿望的家庭,会在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第一年就进行生育,随着生育愿望下滑,出生率也会有所下降。

为应对这一情况,各地的生育政策日趋积极。辽宁省明确提出,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完善计划生育奖励假制度和配偶陪产假制度。

湖北咸宁市近日发布的《关于加快实施全面两孩配套政策的意见》,从医疗、教育、社保、延长产假、提供生育补贴、母婴设施建设等多方面入手,完善相关政策。

咸宁市提出,鼓励有条件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将政策内二孩及以上产妇产假延长至6个月、配偶护理假延长至1个月;符合生育政策的参保城乡居民住院分娩,发生的符合规定的医疗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年最高支付限额900元;政策内出生的第二个及以上孩子,在辖区内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就读的,可以减免一定金额的保教费。

据新京报2017年7月底报道,“全面二孩”政策施行后,全国31个省、区、市均延长了产假,将产假的计算方式调整为“国家规定假期98天+生育奖励假”。各省份的生育奖励假为30天至3个月不等,各地女职工可享受的产假为128天至190天不等。

有地方计生政策执行力度宽松

中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不符合相关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因此,各省份也都会根据所在地年人均收入数倍不等征缴这笔费用。但随着生育政策逐渐放宽,一些地方已经默许了超生现象的存在。

因为前两胎都是女孩,河南北部某农业大县的刘先生与妻子决定再要一个,他们在2017年如愿迎来了儿子的出生。孩子出生前,刘先生还在担心是否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

按照2016年5月底新修订的《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生育第三个及以上子女的,应当征收社会抚养费。每多生育一个子女,分别按发现违法行为时男方和女方户籍所在地县(市、区)上一年度城镇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三倍征收社会抚养费。以此计算,刘先生需要缴纳约32000元的社会抚养费。

641.jpg

▲资料图

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政府部门催缴过这笔罚款。刘先生称,之前违反计生条例超生,如果不缴纳社会抚养费,孩子的户口会很难办理,不过现在,几乎不会遇到任何阻挠。不仅如此,孩子出生前的产检、住院费等,依旧能享受到一定的补助。

刘先生说:“在我们周围的几个村,一个家庭生3个或者4个孩子的情况也不少,几乎没听说还要交罚款的。”

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也存在。江西赣州市的一位乡镇干部对中新经纬表示,现在超生已经不再罚款,也没有其他限制,计生部门没有了之前的强势,开始鼓励生育了。

生育率水平较低的黑龙江省更为积极。2016年4月修订的《黑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规定,夫妻双方均为边境地区居民的,可以在依法生育两个子女基础上,再生育一胎子女。

但各地对征缴社会抚养费的力度也不相同。据媒体近日报道,因拒缴社会抚养费,湖南岳阳汨罗市15个镇的221名违法生育对象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提高生育率需打组合拳

面对较为严峻的人口压力,提高生育率水平,已经成为中国应对老龄化社会的重要手段。人民日报海外版近日也刊文表示:“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完,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上升,社会保障压力大……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仅仅靠家庭自觉,还应该制定更为完整的体制机制。 说白了,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

陆杰华称,鼓励生育要从多方面入手,增加产假、完善家庭税收、提高公共服务等政策需要全面配合,“比如在税收方面,要完善家庭税收,对有子女或者多个子女家庭实施一定的减免。”

携程联合创始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也发文表示,人们不愿意多生孩子,主要原因是现代社会抚养孩子的成本过高,国家需要出台实实在在的政策减轻育龄夫妇养育孩子的负担。具体来说,对高收入家庭通过孩子人头抵税的方式减免个人所得税,对收入较低的家庭直接发放现金补贴。根据他们分析,大部分低生育率国家将GDP的2%到5%用于鼓励生育。照此标准,中国至少要花2万亿来鼓励生育。具体方式可以是税收减免和现金补贴。

但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翟振武则对中新经纬表示,大量发现金鼓励生育没有必要,也没有到这个地步。现阶段能做的是创造更好的生育条件,让想生的家庭都能生。

近些年,呼吁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的声音不绝于耳,有学者认为,应该尽快放开生育政策,才能进一步提高中国的生育水平。近日,陕西省统计局发布的《陕西省2017年人口发展报告》也建议,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出台鼓励生育措施,通过对生育进行补贴奖励等方式提高生育意愿。

翟振武表示,如果中国的生育率持续走低,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的政策很有可能出台。

但另一方面,出台鼓励生育政策能否奏效,也存在一些争议。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也都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政策,但实施多年,效果并不明显。陆杰华称,上述国家的政策效果确实不大,但如果不鼓励生育,生育率可能更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