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抗癌药新规落地之后

2018-07-14 11:28:06 [来源:瞭望]  [初审编辑:蒋俊]
字体:【

◆ 疗效确切但价格昂贵的肿瘤治疗药品纳入医保后,大大降低了患者的经济负担:例如肿瘤放疗药物原要花1万多元,现在只需自付几百元

◆ 目前绝大多数临床常用、疗效确切的药品都已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 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将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价格下降;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将开展新的准入谈判

◆ 在药品降价的同时,需警惕一些抗癌药可能出现暂时性断供

◆ 应充分考虑临床疗效,在临床需要和医保基金承受能力之间取得平衡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帅才 董小红

今年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等事项。

此前的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做出决定,自今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

抗癌药新规落地已经两月有余。新规实施效果如何?患者对肿瘤用药还有哪些期盼和担忧?

多策推动抗癌药降价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湖南、四川等地多家公立医院了解到,目前抗癌药终端的药价变化不及预期,“降关税不降价”的问题还比较突出。

有业内人士解释说,这是因为市场还库存了一定量的进口抗癌药,这部分药品库存销售完毕仍需一定周期,因而短期内,还没有观察到抗癌药价格有明显变化。

关税等问题之外,抗癌药价格的另一个关键是医保准入谈判。

2017年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了首次医保准入国家谈判的结果。此次谈判,将36种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范围,并同步确定了这些药品的医保支付标准。

本次纳入药品目录的36个药品包括31个西药和5个中成药。其中,有15个西药是肿瘤治疗药,覆盖肺癌、胃癌、乳腺癌、结直肠癌、淋巴瘤、骨髓瘤等癌种,曲妥珠单抗、利妥昔单抗、硼替佐米、来那度胺等多个社会比较关注、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肿瘤靶向药赫然在列。

这些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的肿瘤治疗药品,在经过准入谈判后被纳入医保目录,大大降低了患者和家庭的经济负担。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乳甲科副教授徐峰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近年来,用于治疗乳腺癌的抗癌药物价格下降明显,从去年9月份开始,进口靶向药赫赛汀每支由17600元降为7600元,一支氟维司群从11500元降至4800元,部分患者的用药负担减轻。

需要长期使用赫赛汀的乳腺癌患者凌凌说,她8年前被确诊为中期乳腺导管癌,进行免疫分组检查后医生发现她适合用赫赛汀。“对于我们这类乳腺癌患者而言,赫赛汀就是救命药,当时赫赛汀没有进医保,打一支要2.45万元,每年要打14支,全是自费,后来降到1.7万多元,还进了医保,可以报销一多半,压力减轻了不少。去年以来,很多抗癌药降价,氟维司群降到4800元,我的负担轻多了。”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医师骆竹媚介绍,目前不仅抗癌药,放化疗药物的医保报销比例也有提高,以该院肿瘤科一个周期的放化疗为例,以前一位患者要花1万多元,现在通过医保报销,患者自己只需付几百元。

本刊记者近日从多个渠道获悉,国家医疗保障局还将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开展新的准入谈判。

国家医疗保障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绝大多数临床常用、疗效确切的药品都已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对于目录内的抗癌药,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招标采购,在充分考虑降税影响的基础上,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价格下降。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有关部门将开展准入谈判,由医保经办机构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

在国家层面的行动之外,一些地方医保部门也主动作为,积极扩大医保保障范围,提高对重特大疾病的医保保障力度。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医保办工作人员王洁莹介绍,成都市2016年就已将26种高价肿瘤治疗用药纳入医保,报销比例高达70%。这26种药品包括了特罗凯、易瑞沙、赛可瑞、爱必妥等治疗各类癌症、贫血症及其他罕见病的高价药。

“这意味着患者可以以低于以前一半的价格购买肺癌靶向药物,同时,受益于成都大病医保政策的跟进、衔接,肺癌患者的治疗药费负担将会更低。这不仅解决了因癌致贫、返贫的现实问题,还为肺癌患者获得规范治疗、延长生存时间以及提高生活质量创造了有利条件。”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总会计师张利说。

此外,骆竹媚说,目前格列卫这样的进口药也有了江苏豪森药业生产的仿制药版本,其药效也很好,1盒60片只要1100元,医保还报销70%,患者自付只需要300多元,医院里的很多患者都在用。

国产替代药物强起来,在质量和疗效上能够真正对标甚至超越进口抗癌药,才是抗癌药降价的根本之策。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医生李菁说,政府有关部门与药企的谈判,现在已经使多种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患者获益提高,特别是国产原创新药凯美纳、阿帕替尼等的涌现,让患者看到新的希望。

而本刊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在有关政府部门的扶持与帮助下,我国生物医药发展迅速,已覆盖肿瘤免疫治疗、细胞/基因治疗、创新医疗器械、下一代基因测序等前瞻领域,可以说,更多国产原创新药的出现已具备了一定基础,我国创新药不足的情况正在改变,这些都将有利于抗癌药的降价,从根本上减轻患者负担。

患者“救命药”有三盼

另据《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目前肿瘤患者的用药需求主要集中在三点:一是药品价格公道,二是用药安全能有保证,三是救命药的供应有保障。

李菁说,肿瘤患者最关心的是抗癌药有没有效果、有没有进医保、能报销多少钱。一些患者及家属认为抗癌药价格仍然偏高,希望未来有更多的抗癌药能进入国家医保报销目录。

湖南一位肿瘤患者告诉本刊记者,肿瘤患者和很多其他疾病患者不同,他们用的化疗药是救命药,但毒副作用往往也比较大,因此,肿瘤患者除了关心药品的价格,他们更关心药品的质量和用药安全、关心药品能不能及时供应给患者。“千万不要价格降下来了,药品也不见了。”

湖南省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儿童血液肿瘤科主任贺湘玲教授认为,在药品降价的同时,需要警惕的是一些抗癌药可能出现的暂时性断供,比如现在,用于白血病患儿治疗的巯嘌呤、达卡巴嗪等药物就已经在湖南部分医院出现缺货,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供货。

“去年以来,抗癌药降价后,药物需求量增加,赫赛汀等靶向药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断供,这也让我很担心,因为这些药物对我们来说是救命药。”前述乳腺癌患者凌凌说。

另据一些肿瘤患者反映,医保谈判、抗癌药零关税等措施确实增强了患者的获得感,但目前一些医院对于药占比、耗材占比和医保控费指标等仍存在“一刀切”的情况,特别是一些大医院的“买药难”给患者带来诸多不便。

一位患者告诉本刊记者,她每次住院化疗完都开不到足够的药,几乎一半的药医生都要她到药店去买,说是医院严控药占比。“医院怕药费涨上去,就把负担摊到患者身上,我们感到很无奈。”这位患者说。

对于这一问题,湖南省湘潭市医保局副局长章奋强表示,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对公立医院的药占比、医保费用等都有严格的指标控制,部分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后,医保费用和药占比有可能增加,这种情况需要充分调研,提前做好准备。

综合施策

采访中,多位专家表示,提升肿瘤患者获得感不能只靠降药价的单一手段,而是需综合施策。

第一,加快境外上市新药审批,减少繁琐的审批程序,降低药企时间成本,研究综合措施,采取政府集中采购等办法,多措并举消除流通环节各种不合理加价,让更多进口抗癌药能够进入寻常患者家中。

成都一家医药研发公司负责人坦言:“新药研发是一个争分夺秒的事情,一旦被国外企业抢先上市,就失去了市场,前期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研发投入就等于‘打了水漂’,对科研机构、药企来讲,是致命的伤害。但在我国现有药品审批制度下,一个新药审批往往需要好几年时间,这就不利于我们自己研发抗癌药。”

第二,还需继续努力让价格公道的好药能够进入医保目录。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生理系教授张宏冰建议,对纳入医保目录的新药要从严把关,要让价格公道的好药能够进入医保目录。这意味着,在支持新药研发之外,对于一些疗效确切的老药也要好好保留、利用,特别是药品企业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还需加强,以提高药品生产质量,让患者用药更为放心。

第三,应多考虑临床用药需求,考虑医保基金承受能力。目前,药品控费已纳入公立医院年度考核目标,并要定期公示,一些临床医生和患者呼吁,应充分考虑临床疗效,在临床需要和医保基金承受能力之间取得平衡。

第四,医与药并重,健康管理为先。专家指出,肿瘤致病机制复杂,目前肿瘤发病率上升有多种原因,所以肿瘤的预防与治疗工作任重道远,解决肿瘤患者用得上药、用得起药的问题,还只是保证肿瘤患者规范治疗的基础。更重要的是,要做好疾病预防与筛查工作,建立慢病管理制度,帮助肿瘤患者进行慢病管理,让肿瘤患者在社区就能够得到健康管理,在上级医院得到规范治疗,保证患者病有所医、医有所药。LW

将刊于《瞭望》2018年第29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