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刘华芹:上合组织将建设成为新型区域合作典范

2018-06-07 15:45:39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初审编辑:曾晓晨]
字体:【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李晓红

历经17年的发展,秉承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上合组织成员国全面推进各领域的合作,在区域经济合作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已经成为具有广泛影响的综合性区域组织。目前,在经济全球化遭遇逆转,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的背景下,进一步深化区域合作的新突破口在哪?将上合组织建设成为新型区域合作典范的区域合作模式是什么?中国应该作出怎样的努力?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欧洲与欧亚研究所所长刘华芹。

影响力不断扩大

中国经济时报:历经17年的发展,目前上海合作组织已成为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新型区域合作组织。你认为,上合组织自身不断发展、影响力不断扩大的原因是什么?

刘华芹:上合组织自身不断发展、影响力不断扩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上合组织在成立之初就确立了“上海精神”作为区域合作的灵魂,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遵从协商一致原则,大小国平等合作,树立了国际合作典范。

二是建立了政治安全、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三大支柱,政治安全为合作保驾护航,经贸合作为各国带来实际利益,人文交流奠定合作的民意基础,三个轮子齐头并进支撑区域合作平稳发展。

三是上合组织是以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区域组织,目前在国际上类似区域组织合作成功范例相对较少,其成就更为引人注目。

四是区域经济合作使各方受益。历经17年发展,成员国间的经贸往来日益密切。目前中国成为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第一大,哈萨克斯坦第二大,塔吉克斯坦第三大贸易伙伴。中方提供了大量“两优”贷款,建设社会保障房、医院、学校等一批重大项目,惠及当地民众,产生良好社会效益,由此增强了上合组织的凝聚力,也大大提升了其影响力。

创新区域合作模式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深刻复杂变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愈演愈烈,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区域一体化面临新的问题。目前,区域合作面临怎样的新挑战?进一步深化上合组织区域合作的新突破口在哪?

刘华芹:2003年,上合组织成立之初成员国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确立了“三步走”的发展目标,即“短期内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改善合作环境;中期内加强经济技术合作,使各方受益;长期内实现区域内货物、资本、技术和服务的自由流动”。历经17年发展,上合组织在上述领域取得显著合作成效。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之初,中国与创始成员国贸易额仅为120亿美元,到2016年已达937亿美元。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后,成员国间贸易规模进一步扩大。

目前,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进入新阶段,按照“三步走”的目标应大力推进区域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当前国际局势的深刻变化以及扩员使该组织面临新挑战:一是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利益诉求多样化,随着成员国增多,关于区域经济合作问题难以达成一致意见,由此将制约区域经济合作发展。二是区域内形成不同的贸易制度安排,中国与巴基斯坦已建立自由贸易区,中国与印度参加RCEP谈判,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为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该组织的个别成员国还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区域组织相互交织使各方难以就建立上合组织自由贸易区达成共识。

鉴于该组织区域贸易投资发展现状,未来区域合作的突破口,一是推进区域贸易投资便利化与自由化制度安排仍是未来合作的重要方向。二是大力推进各国市场化改革进程,提高该组织合作机制的效率,实现体制机制创新,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开展全面合作。三是积极拓展合作领域,包括非资源领域、金融领域及边境地方合作,搭建新的合作平台等。

中国经济时报:将上合组织建设成为新型区域合作的典范,应建立怎样的区域合作模式?

刘华芹:上海合作组织扩员展现了其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也取得了有益的经验。着眼于未来发展,上合组织区域合作应坚持循序渐进的合作原则,以及政治安全、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模式,力争取得更大合作成效。

就区域经济合作而言,推进区域贸易投资便利化与自由化,建立自由贸易区仍是发展重要目标。鉴于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及贸易投资制度安排差异较大,可以采用多层级差异化的合作模式,在遵循协商一致原则基础上适用更为灵活的合作方式,形成双边、诸边及区域相结合的合作范式。同时,在区域经济合作上应大力吸引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参与合作,拓宽合作范围,形成更加广泛的合作格局,以引力效应全面提升区域经济合作水平。

中国作为上合组织中的大国,其经济发展理念、发展模式和发展方向对于该组织未来区域经济合作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带一路”倡议作为中国方案已经产生了积极效应。目前,在经济全球化遭遇逆转、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的背景下,习近平主席向全世界发出了“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的承诺,犹如定海神针,为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指明了发展方向,即进一步加大区域开放力度,促进区域经济合作发展。同时,中方发布了一系列重要举措,包括降低进口关税、保护知识产权以及建立自由贸易港等,为扩大各国对华出口,搭建更为便利的合作平台作出了示范。

与“一带一路”融合发展推进区域合作

中国经济时报:上合组织该如何与“一带一路”融合发展,以大力推进区域合作?

刘华芹: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存在高度契合,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在地域上高度契合,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大部分位于“一带一路”上;二是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均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与“一带一路”的特点相符;三是扩员后上合组织辐射中亚、南亚、西亚和独联体等区域,是构建“一带一路”跨境能源网络、交通运输网络和通讯网络的必经之路,是连接亚欧大陆的中心区。“一带一路”规划六条跨境经济走廊中的四条,即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巴经济走廊以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部分地段均在该区域内。

目前,中方与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乌兹别克斯坦2017—2021年五大优先发展领域行动战略、塔吉克斯坦2030年发展战略等积极对接。中国商务部与欧亚经济委员会签署了《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议》。各方在上合组织经贸部长会议机制下设的贸易便利化工作组框架内开展《上海合作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磋商工作,力争从商签制度性文件入手,推动在该地区逐步建立更为便利、更加紧密的经贸安排。

在“一带一路”的推动下,未来各方将逐步启动共同感兴趣的能源、交通、电信等多边合作项目,促进区域经济融合。积极探讨建立区域能源网,共同提高电力、油气等能源生产能力,逐步形成区域能源供应体系和市场体系;大力发展交通运输网,合作挖掘现有公路、铁路、海运和航空等运输潜力,打造快捷高效的区域交通和物流体系;加快建设电信和信息网,构筑上合组织信息高速公路网络体系等。

此外,继续推动非资源领域、社会民生和基础设施建设,构建区域多元协作的投融资体系,探讨设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和专门账户等,打造融合度更深、带动力更强、受益面更广的产业链与物流链,使区域经济合作成果更广泛地惠及各国人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