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哺乳环境有待提升 环境参差不齐引抱怨

2018-05-18 07:48:35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张静姝 文并摄] [初审编辑:刘畅畅]
字体:【

公共场所哺乳环境有待提升

点击进入下一页

儿童医院三楼的哺乳室只在就诊区域的角落拉起一个“L”形的帘子。

母婴室或供不应求 或设施简陋 或设计缺失

随着近些年社会广泛提倡,母乳喂养时间普遍延长,不少职场母亲不惜辛苦背奶,也要坚持母乳喂养。然而,一方面母乳喂养日益被重视,另一方面妈妈们对公共场所母乳环境的吐槽却一直不断。5月20日是第28个全国母乳喂养宣传日,北京晨报记者近日走访了地铁、火车站、公园、医院、商场等公共场所,发现尽管新建母婴室数量越来越多,但仍供不应求,参差不齐的环境也引来妈妈们的抱怨。

【探访】

火车站 乘客点赞 但供不应求

在北京南站二层的候车大厅内,2号检票口附近有三间看上去十分显眼的橙色屋子,其中一间写着“母婴哺乳室”,玻璃门紧闭,上面留有一个写着联系电话的牌子。不过,附近站内工作人员见有妈妈抱着婴儿走近,主动拿着门禁卡开了门。

推门绕过一个屏风,屋内设施一目了然:两张婴儿床、一个尿布台、两个沙发、两只热水供应桶。三个拿着行李的妈妈或喂着宝宝,或看护睡着了的孩子。相较于候车厅的嘈杂,这里显得格外安静。

一位背包的妈妈随后急匆匆走进来,看见墙上的电源插座松了口气,“得亏有插座,不然我还真是没招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电动吸奶器。

不过,很快又有妈妈抱着孩子进来,这里显得有些拥挤。

记者了解到,整个北京南站只有这一个母婴室。因此,在春节、小长假这样的客流高峰期,这里经常要排队。

地铁站 物品齐全 宣传力度不足

在地铁昌平线昌平站的站台一侧,靠近卫生间的位置有一个小屋子,门口挂牌“母婴关爱室”。虽然锁着门,但门口留有电话。记者联系后,不到一分钟就有工作人员拿着钥匙跑来开门,“锁门也是为了保证里面干净整洁,您有需要找身边的工作人员,随时都可开”。

记者看到母婴关爱室面积不算大,但布置温馨,尿布台、沙发、画册、科普读物一应俱全。地上的整理箱里还有湿纸巾、棉柔巾等用品。但工作人员称,这个小屋子的利用率不高,只是偶尔有人来,“可能多数人不知道这里有母婴室”。

“地铁里有母婴室?”一位哺乳期妈妈确实对此感到惊讶。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地铁内开放的母婴室寥寥无几。北京地铁客服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对母婴室的记录,“如果需要用,就近问下站内工作人员看看哪里有。”

“地铁线路多、里程长,如果站台上能有母婴室那就太方便了,哪怕隔三五站设置一个也好,不用尴尬猫在角落里喂奶了。”对此,有妈妈呼吁道。

点击进入下一页

爱琴海购物中心三层的母婴室被妈妈们点赞。

商场 条件好赖有别 个别设计不合理

哪怕绕远路、多花钱,哺乳期的妈妈们也愿意选择一个有母婴室的商场逛街。但记者发现,虽然目前北京多数商场和购物中心都设有母婴室,但条件和设置千差万别。

在朝阳区爱琴海购物中心,三层的母婴室被妈妈们点赞,除了基本设施,温奶器、尿不湿、拉拉裤、消毒器都摆在显眼位置,一个独立的哺乳室更是保护妈妈们的隐私。

也有一些母婴室不尽如人意。记者来到西直门和太阳宫的凯德mall,发现尽管每层卫生间旁边都有母婴室,但里面只有洗手池和一个折叠尿布台,没有可供母亲坐着哺乳的位子。

另有商场将儿童坐便安置在哺乳室内引来妈妈抱怨,“大儿童上厕所和婴儿吃奶在一起,这都是什么设计!还不如盖个哺乳巾在外面喂呢。”

公园 多数没有设置母婴室

北京动物园的游客服务中心有一间母婴室,沙发、婴儿床、图书、储物柜也都很齐全,部分设施还非常用心地设计成动物造型,突显公园特色。记者探访时已是下午,公园游客逐渐减少,鲜有人进母婴室,工作人员称游客高峰期这里基本随时都有人。除了喂奶,还有些是孩子逛累了来睡一小会儿。

但除了北京动物园,记者另外走访了紫竹院等几家公园,均未发现母婴室。有公园工作人员表示,因建园较早,过去也没有这样的意识,“现在再弄也没地方”。也有公园称,很少有人问及母婴室在哪,认为设置母婴室利用率不会很高,“都是周围人来逛,需要喂奶就直接回家了,没必要。”

但有哺乳期妈妈认为,母婴室应该和公共卫生间一样普及。

儿童医院 条件有限 部分设施简陋

北京儿童医院可以说是婴幼儿最为集中的场所之一了,每天这里要接待成百上千的婴儿就诊,哺乳是个大问题。

在儿童医院门诊楼,从一层到八层均设有哺乳室,一个尿布台、一个洗漱池、两只塑料椅几乎就要占满整个空间,很难容得下两个妈妈同时哺乳,三楼的哺乳室更是简陋,只在就诊区域的一个角落里拉起一个“L”形的帘子,里面除了三个座椅外别无其他。

一位女士告诉记者,她这几天是哺乳室的常客,“女儿生病每天来输液,食欲不好不吃奶,我每天都得跑到这里把奶挤出来。下午人少了还好些,上午人多的时候要排队。好多孩子干脆就在门口换尿不湿,也就难免尿到地上了。”

【讲述】

母婴室匮乏 只能在角落里尴尬哺乳

已经在养育二孩的王女士坚持母乳喂养了13个月,她对此感到骄傲,但也总遇到小麻烦,“要忌口,还要避免生病,最发愁的就是带孩子出门,孩子哭闹着要吃喝拉撒,我们大人手忙脚乱,孩子可不愿意等,经常搞得很尴尬。”

王女士曾经有过在地铁站台哺乳的经历,“有一次去森林公园,打车路上太堵,半路下车改乘地铁。因为耽误了太久,孩子还没到公园就又饿又烦躁。”没办法,虽然还没到站,王女士带着孩子中途下了车,在地铁站台一个角落里给孩子喂了奶。

“前几年发生过母乳妈妈在地铁车厢里喂奶被拍下照片传上网的事儿,那会儿我刚给大宝断了奶,看了特别生气。作为妈妈,孩子有需要,不论在什么场合都会义无反顾,哪怕没有遮挡也是无奈之举。可就有那么一些人,不理解就罢了,反倒看热闹。”王女士曾在朋友圈发长文抱怨这件事,“社会对母亲这个角色太严苛,一边让我们为了下一代延长母乳时间,另一边却将公共场所喂奶视为‘不耻’。公共场所母婴室的匮乏加深了这种矛盾,这不应该出现在北京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城市。”

为了安心逛街 自制母婴室地图

小茵是位时尚“辣妈”,孩子刚两个月就经常与同样有孩子的姐妹们相约逛街。过去她们选择商场的标准是“哪家有潮牌”、“哪里正打折”,但现在的选择标准是“谁家的母婴室最好”。根据几个星期探索走访,她们总结了一份“母婴室地图”分享给姐妹们,“这太重要了。孩子出门在外吃喝拉撒没个好环境,那我们不如干脆闷在家里。”

妈妈们对公共场所的母婴室,尤其是环境好的母婴室有强烈的需求。随着二孩政策的落地,有关部门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2017年底,北京市卫计委、市发改委等多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实施意见》,表示力争到2018年年底,应设置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设置率达到80%以上;到2020年年底,所有应设置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和用人单位基本建成标准化的母婴设施。

【分析】

市总工会:“场所限制”阻碍母婴室设置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总工会其实在2014年年初开始就在全市推进母婴关爱室的建设,并愿意为各类型单位提供一定的物质和技术支持。三年多来,已经有325家单位通过北京市总工会女职工部审核并获得授牌和物资支持的“母婴关爱室”面向社会开放,对外开放的母婴关爱室涵盖了火车站、体育场馆、公园、银行等公共场所。

尽管如此,这个数量从全北京的需求来看还是远远不够。市总工会女职工部张部长表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进入备孕期、怀孕期和哺乳期的职场女性将明显增加,对母婴关爱室的需求也在增强。因此,推广建设母婴关爱室的工作还在持续不断地进行中。

而“场所限制”是当下面临最大的困难,张部长说,“无论是公共场所还是写字楼,设计之初没有将母婴室规划其中,现在再建就需要重新设计规划,别看是腾出一间房子,对于本来空间就很紧凑的单位来说很困难。”此外,没有硬性的法律法规来为母婴设施“护航”也为推进工作带来困难,“我们只能建议和指导,并不能强制要求哪些地方必须设立母婴室。我们呼吁法律可以细化,给出设立要求和标准。”

张部长表示,有想设立母婴关爱室的机构和单位可以从北京市总工会12351网站下载专区中查阅相关内容,符合条件的可以向总工会申请挂牌及技术指导和物资配备的支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