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近8年来首度重启经济对话 将迎哪些新契机?

2018-04-16 08:41:19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初审编辑:夏博]
字体:【

根据中国商务部网站消息,中日双方商定,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于4月16日在日本东京举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和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将共同主持此次对话,两国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将出席对话。

此次是中日高层近八年来首度重启经济对话。种种迹象显示,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中日两国双边关系迎来回暖契机。

高层经济对话八年后重启

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是两国政府间经济领域最高级别的交流机制,2007年4月启动。其主要任务一是交流两国经济发展战略和宏观经济政策,加深相互了解;二是协调跨部门经济合作事宜,探讨合作中相互关切的重大问题;三是加强在重大地区及国际经济问题上的政策沟通,促进两国更广领域的合作。目前,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已进行了三次,分别于2007年12月、2009年6月和2010年8月在中日两国轮流举行。随后因钓鱼岛等问题中断。

有报道称,此次对话将讨论“一带一路”合作、贸易及投资等话题。日媒透露,对话将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日本“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进行讨论,达成合作共识,并有意就合作完善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等达成一致。考虑到美国特朗普政府对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限制,中日双方也有可能围绕自由贸易的重要性交换意见。

分析人士认为,两国重启高层经济对话,意味着两国努力向关系改善方向迈进,也为缓和近期全球贸易紧张气氛迈出了一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王毅此次正式访日,是两国加强高层交往和沟通的重要举措,中方希望双方通过此访增进互信,积累共识,管控分歧,进一步巩固中日关系改善势头。日本外交部也看好两国高层经济对话的恢复,认为这将强化两国战略合作,使双方互惠。

此外,有报道称,此次对话也将为接下来的中日韩首脑会进行预热。

谋求扩大进一步合作

进入2018年来,1月份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应邀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充分表达了日方希望进一步推进中日关系改善的愿望。4月份,日本国际贸易促进会会长河野洋平访华,主题则是经济。河野洋平表示,日本工商企业界欢迎两国关系持续改善,愿为两国友好做出积极贡献。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12月在“第三轮中日企业家和前高官对话”欢迎招待会上的致辞中表示,两国互惠的经济关系,并不只是双边贸易,它有更大的可能性。对于亚洲如此旺盛的基础设施需求,两国应一起来满足。这不仅对两国经济发展,而且对亚洲的繁荣都是很大贡献。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出席了去年5月在中国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安倍晋三也曾表示“希望合作”。日本政府态度的变化,也促成日本企业开始转变态度,希望能够抓住“一带一路”带来的商机。河野洋平所率领的日本访华团成员还同中国贸促会和国际商会的代表一起展开了“中日合作共建‘一带一路’”的研讨。

中国日本商会成立了“一带一路”联络协议会。会员企业之间共享信息,还召开洽谈会和研讨会。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与瑞穗银行等大银行也开始探索能帮助客户扩大业务的方法。

然而,两国在推进“一带一路”方面目标似乎并不一致,未来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如何实现各自目标的对接仍需观察。

仍需警惕种种逆风

一段时间以来,中日关系确实出现了改善的势头。从近期各方的对话和动向来看,日本国内,尤其是日本政界对于中日关系的转圜及推动向好的呼声在不断加大。

日本共同社14日报道,多名消息人士13日透露称,16日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中或会提及美国钢铁进口限制问题的意向。预计将在中日如何合作推进自由贸易、对瞄准中国的美国贸易政策提出质疑、展开中日合作等方面有所涉及。日本由于自身也受到美国的进口限制,有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与中国统一步调。

但分析人士认为,即使在日本向中国吹暖风的时候,两国基本面仍不能说已经完全改善。对特朗普抛出的印太战略,日本是最积极的推动者。美国政府对钢铁产品征税,希望通过与各国谈判达成有利于自身的协议,也希望日本欧盟等盟友联合应对中国。欧盟、日本不久前跟风向WTO递交文件,要求加入美方针对中国知识产权的磋商请求。日本方面认为,日本对中国企业提供的技术占中国技术进口的20%(按合同数量计算),为此日本是中国技术转让方面最大的利益攸关者,对于日本在华合资企业的技术专业问题,日本也表达了特别的忧虑。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12日命令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讨论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条件。尽管日本方面担忧美国这一举动可能是对TPP11的牵制,担心日美双边关系呈现瓦解的征兆,但日本政府内部仍有一种期待,即在发展为重新谈判的情况下,“如果美国的焦点转向TPP,(双边的)日美自由贸易协定(FTA)将降温”。与进行双边谈判的FTA相比,美方对日本施加的压力将缓和。此外,日本政府对中国崛起的纠结心态,也无法在短期内缓解。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日本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蔡亮表示,目前的互动是从去年开始延续下来的两国关系回暖的重要一环。而作为关系回暖的标志,中日近来也在经贸领域扩大合作。但他同时表示,日本对中国崛起的判断始终是挑战大于机遇。在双边领域中日会更多强调合作,而多边领域日方则有可能利用一些国际经贸制度来对中国形成规制。(原题为《中日近八年来首度重启经济对话》)


相关新闻》》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时隔八年再开,两国经贸合作有哪些新契机

来源:澎湃新闻

据中国外交部消息,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4月15日至17日访问日本,并将于16日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共同主持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两国将各派出数名部长级官员参加,就双边、地区和国际经济贸易领域的广泛问题进行讨论。

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副总理级)是两国间最高级别经济合作机制,旨在就交流两国经济发展战略和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跨部门经济合作事宜,加强在重大国际经济问题上的政策沟通。前三次会议分别于2007年、2009年和2010年举行。此后,由于两国政治关系受日方挑起“钓鱼岛国有化”等事件影响陷入严重困难,该对话也陷入沉寂。

此次对话时隔8年得以再次举行,一方面得益于去年以来两国关系改善进程的加快,另一方面也说明两国经贸合作已进入了提质升级的新时代,双方均有强烈的客观需要重启这一机制,以便就新形势下的中日经贸关系进行政策沟通和措施协调。

中日关系的压舱石和助推器

中日邦交正常化46年来,无论中日两国政治关系如何起伏,经贸合作一直是中日关系的重要压舱石和助推器。作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中日两国经贸合作经过数十年的沉淀,双方利益深度融合,合作领域不断拓展,目前已经进入质量提升和结构升级的新阶段,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双方互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双边货物贸易保持高位运行,服务贸易方兴未艾。

1994年到2003年,日本连续11年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并连续保持该地位11年,直至2003年被美国超越,退居第二位置至今。中国自2007年至今,一直是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

2011年以来,双边贸易额平均每年都稳定在3000亿美元上下,平均每天有约8至10 亿美元的货物往返于两国间,这一数量相当于1972年恢复邦交时近1年的双边贸易总额。2017年中日贸易额达3029亿美元,继续保持较高水平。

随着中国经济逐步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中日双边贸易商品日益多元化,尤其中国对日本出口商品中的工业制品比例显著提高。两国产业链相互融合日益加深,逐步由日本在上端、中国在中低端的垂直分工向更为平衡的水平式分工发展。

同时,随着数字经济的崛起,以跨境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模式为中日贸易增添新动能。花王、资生堂、高丝等诸多日本日用品和化妆品等品牌占据中国各大电商平台畅销排行榜。此外,以旅游、知识产权、交通运输为主要内容服务贸易成为中日贸易新亮点。

二是中日投资关系已由日本对华单向投资逐渐转变成双向投资,并且中国企业对日本投资增势十分强劲。

日本在华投资促进了中国经济发展和产业技术升级,同时日本企业也获利颇丰,带动了日本自身产业转型。2015年,日本成为首个对华投资额累计突破1000亿美元的国家,迄今仍是唯一对华投资累计超过一千亿的国家。近两年,日本对华投资保持稳定,领域逐步多元化发展,服务业投资不断升温。日企在华投资策略发生重大改变,从“以中国为生产基地和以出口为导向”逐步演变为“以中国为最终消费目的地和以内需市场为导向”。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对日投资起步虽晚,但近几年,增速迅猛,逐渐呈现出一股新潮流。截止2017年底,中国对日累计投资超过34.4亿美元。中国企业的投资领域从制造业向通信、互联网、金融服务等新型业态不断拓展。

最初到日本投资的中国企业大多是收购或兼并将要倒闭的制造业企业或其部门。同时,也有一些企业进入太阳能发电等新兴行业。第二波则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到日本设立研发机构。最近的潮流则中国互联网巨头和共享经济企业进军日本。蚂蚁金服、腾讯微信纷纷同日本企业合作;阿里巴巴和日本软银携手拓展日本云计算市场;中国摩拜单车进军札幌、福冈等城市;滴滴出行与日本最大出租车企业携手推出手机叫车服务,中国式共享经济大规模登陆日本。

三是金融合作日益拓展深化,两国间资金流向已由最初日方单向对华输出进入双方互为重要融资对象国阶段,为中日经济关系进一步发展不断注入新鲜血液。

中日分别为世界第二大和第三经济体,拥有人民币和日元两种国际货币,双边贸易和人员往来频繁,对金融服务客观需求十分巨大。两国央行于2002年缔结首份30亿美元货币互换协议。2011年12月,两国决定再度续约该协议,并达成扩大本币使用和债券合作等一揽子协议,为双方金融合作奠定了良好物质基础。2012年6月,两国启动了人民币和日元的直接兑换交易。

多年来,日本市场资金充沛,资金成本较低,这使得日本成为中国金融机构和跨国企业筹集资金的重要目标市场。同时,随着中国金融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扩大,日本金融机构和企业也逐步扩大在华业务。例如,2018年1月,日本三菱东京UFJ和瑞穗正式发行“熊猫债”。日本金融机构在华发行“熊猫债”标志着中日两国金融领域的合作开始走向深入。

四是两国政府及经济界交流日益频繁,经贸合作机制化程度不断提高。

除了中日经济高层对话这一两国政府间最高级别经贸对话机制外,两国的经贸主管部门间也建有多个重要经贸磋商机制。此外,由两国政府经贸部门和企业界共同参与的中日节能环保综合论坛、中日经济合作会议等轮流在两国举办,为两国经济界交流搭建起丰富多样的平台。

在经济团体层面,日本经济界几十年来坚持组团访华。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日本商工会议所、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日中经济协会等日本最重要的经济团体几乎每年都组团访华,受到我国领导人接见。1981年由在华日本企业成立了“日本中国商会”,是第一家正式在华成立的外国商会。近年来,随着中国企业对日投资规模扩大,全日本中国企业协会联合会和在日中国企业协会不断发展壮大。

五是两国经贸合作的地区和国际作用日益凸显,为东亚和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不断推进做出重要贡献。

中日作为东亚地区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双方经济关系已远远超出双边范畴,日益具有地区乃至全球影响。特别是在近年来,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背景下,作为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倡导国和维护者,两国在维护以WTO为代表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引领亚洲经济实现进一步发展,开启新一轮全球化进程等方面日益拥有更多共同利益。

中日两国携手推进区域一体化进程,加紧商谈自贸安排。“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就是中日共同倡议、携手推进的区域一体化进程最好例证。在东亚金融合作领域,两国以最大出资国身份联手推动了以清迈倡议多边化为核心的地区金融安全网建设,并促成了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办公室这一“亚洲版的IMF”的建立。

两国关系改善势头下经贸合作的契机

今年是《中日友好和平条约》签署40周年,双方之间将有一系列的重要访问,两国关系有望持续保持良好的改善势头,这为中日经贸合作深入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

展望未来,双方应把握机遇,积极开展节能环保和先进制造业合作,拓展新兴服务产业和创新领域务实合作,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契机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推动中日两国经贸关系再上新台阶,助推双边关系持续稳定改善,实现中日共同繁荣。

首先,深化在节能环保领域合作。日本在解决能源环境问题方面积累了许多先进技术和成功经验,中国更加重视可持续发展和绿色发展,形成了一定规模的节能环保产业,中日两国互补优势明显,发展以节能环保产业为重点的绿色经济,将为两国带来更为广阔的合作空间。中日加强节能环保合作,不但可以推动新产业发展,创造新的需求,更可向外界发出积极信息,对本地区其他国家形成示范作用,为解决气候变化这一人类共同的课题做出更大贡献。

其次,拓展现代服务业领域合作。随着中国经济日益转向内需主导,服务业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升,金融保险、医疗保健、教育、娱乐、旅游、养老等消费需求成为热点。日本作为成熟的发达经济体,服务产业十分发达,特别是日本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老龄国家,在养老、医疗、保险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未来,中国将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这为日本企业来华提供十分广阔的市场机遇。

第三,积极加强创新领域合作。中国将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培育新的增长点、形成新动能。日本企业可发挥在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生物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加强同中方合作,助推中国产业结构的优化,促进中日产业链深度融合,为创新发展增添新动力。

第四,“一带一路”成为两国合作新平台。2017年以来,日本政府对“一带一路”合作态度转向积极,两国围绕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已由共识逐步转变成积极行动。目前,许多日本企业在高端制造、物流、金融等领域已与中国企业开展对接与合作,积极探讨开拓第三国市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