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自杀程序员“毒妻”翟欣欣人生3个侧面

2017-09-15 14:55:50 [来源:法制晚报]  [初审编辑:曾晓晨]
字体:【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任小佳李东王晋龙李阳煜)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从楼顶天台跳下,这个被称为是天才程序员的IT精英,在他呕心沥血写成的手机应用的下载首页上,用程序语言将他的死因昭告天下——被“毒妻”翟欣欣害死,就在苏享茂死前几个小时,他的手机里收到的全都是遭前妻胁迫的信息。

而翟欣欣过去几年身边的亲人、朋友无不对“毒妻”二字感到吃惊和费解。他们接触过的翟欣欣从小就是个品学兼优、家境殷实的乖乖女。

提起网上的事情,翟欣欣老家的老邻居们都说,“网上说的小姑娘,和我们印象中的完全是两码事。”

“学霸”面

矜持懂礼的清纯“院花”

翟欣欣在网上的资料显示她出生于1992年,随着苏享茂自杀事件的不断发酵,她出生于1986年的事实浮出了水面。不过,岁月似乎很照顾她,从翟欣欣个人社交平台上的照片看起来,她并不像是个已经满30岁的人。

这可能与翟欣欣的照片中大部分都是身着休闲装和运动装有关系,加上一头直长发和姣好的面容,一副邻家小妹的健康形象。

在翟欣欣的老家山东泰安,山东科技大学内的老教师、老邻居们对她的评价也都是如此。

9月14日下午,在翟欣欣一家生活多年的教职工家属小区,和翟欣欣父亲相识多年的一位70多岁的老邻居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他记忆中更多的是翟欣欣小时候的形象,父母经常会接送翟欣欣上下学,她们偶尔会在院子里活动,小姑娘很活泼,跟妈妈做游戏,或者唱歌跳舞,见到熟人会主动打招呼,颇有礼貌,邻里关系也非常和谐。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父母都是教职工的家庭中的孩子成绩一般都会很不错。翟欣欣也不例外,他的父亲是山东科技大学的老师,母亲是学校的财务人员,翟欣欣的学业非常顺利,2005年她从泰安一中考入山东科技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2009年6月获得工学学士学位。

在大学期间,由于翟欣欣所读的专业是男女比例失调的理工科,因此形象气质和学业都出色的她成了不折不扣的“院花”。

有媒体采访了大学时期曾暗恋翟欣欣的男生,他说在自己的宿舍里,就有三个男生喜欢翟欣欣,最终有一个室友成了她的男朋友。那时候的翟欣欣为人矜持,很少张扬。在这名男生的手机里,还有翟欣欣大学时的一张照片,从穿衣风格看,与她后来的风格没什么两样,甚至颇有点土里土气。

翟欣欣大学时候的成绩就很好,加上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与来自农村的学生有不小的隔阂感。除了上课和毕业设计的时候之外,很少能见到翟欣欣。当时翟欣欣的那位男友,是凭借着帮她跑腿打水打饭的“勤快”感动了翟欣欣,于是两个人开始交往。但翟欣欣并未要求男友给他买什么贵重的礼物。

与很多大学情侣一样,到了大学毕业,翟欣欣和男友在未来规划的道路上出现了分歧,于是便和平分手。

2009年9月,“学霸”翟欣欣考入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攻读结构硕士研究生。

从考上研究生之后,翟欣欣便去北京上学,她家在山东科技大学教职工家属院里的几套房子便都空了下来,只有翟父因为要在学校继续教书住了其中的一间。

“前几年,刘老师(翟母)也去北京陪孩子了,后来再没见过面。大约一个月前,她们把房子都卖了,到现在房子新主人已经入住,也没见到她(翟母)人。”老邻居们说。

翟欣欣母亲一个月前曾将泰安此处的房子卖给别人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李东

“神秘”面

闪婚闪离后住进别墅

至少从离开泰安的时候,翟欣欣还是周围人眼中清纯、乖巧、神秘的“学霸”、“女神”,只是从她就读研究生开始,翟欣欣变得越发神秘。

媒体采访到了翟欣欣研究生时期的同学,同学描述的翟欣欣和大学以前的形象差不多,但是越发的“高冷”。

“她研究生的入学成绩是年级第二,”翟欣欣研究生时期的同学说,但除了上课之外,她在学校基本不怎么出现,连拍毕业照都缺席了。由于家境不错,翟欣欣没有选择住宿,而是在外租房,后来妈妈也过来陪她。

可能是由于并未住校的原因,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在北京交通大学采访到的老师和同学都对翟欣欣没有印象。此前媒体报道翟欣欣在研二的时候曾经短暂的与一名叫刘磊的男生结婚。

苏享茂生前撰写的文本中提到,翟欣欣的第一段婚姻是从2011年1月17日到2011年4月1日。

“他们没有对外公开过结婚的事实,也没有请大家吃喜酒,那个男生的家境在我们这一届学生里,算是不错的。”翟欣欣的同学说,至于两人后来为何离婚,同学们都不知道。有媒体采访到了这段婚姻的知情人,对方透露当时翟欣欣的日常行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只是闪婚闪离让人不可理解。最后男方赔了她20万。

“离婚”后没多久,翟欣欣就开始实习工作,其工作地点在位于劲松附近的北京市建设工程质量检测第五检测所。

第五检测所负责人郭经理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翟欣欣2011年至2012确实是在这里工作过,工作时间较短,随后便离开。我平时与她接触不多,感觉她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女孩子。”

至于网上说的在这里解决户口的问题,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这里是检测所,与北京房地产科学与技术研究所是两个单位,研究所是事业单位,我们检测所是企业单位,根本没有能力去解决北京户口的。”

曾与翟欣欣共事的同事也证实,她之前确实在这里工作过,但是因工作时间很短,大家和她的关系都很一般。

2012年翟欣欣研究生毕业,后来她也离开了检测所。此后知道她行踪的人越来越少,她的人生轨迹也开始出现了偏离。有网友在苏享茂自杀事件后从社交平台找到了蛛丝马迹,发现翟欣欣开始从事礼仪模特等工作,出入一些光鲜场所,打扮上也成熟了不少,不过日常生活中基本上还是休闲装,相貌也比较清新自然。

在这段时间里,翟欣欣把户口迁到了北京,并有了第二段“婚姻”,这是她在跟苏享茂领证前一天交代过的,翟欣欣口中的这段婚姻的男方名叫李铁军,这次“婚姻”也是闪婚闪离。

有媒体记者来到翟欣欣居住在北京东五环旁的别墅区,邻居们对于翟欣欣搬到此处的时间说法不一,但都是在认识苏享茂之前、其大学毕业之后的这段时间。

附近的快递员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确认,该处别墅确实是翟欣欣所住,家中还有一个老太太。邻居们也说很少见到翟欣欣的父亲,都是她和母亲在这里。曾在前几年见到过一个自称是翟欣欣男朋友的人,但后来再也没见过。

翟欣欣在东五环的别墅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李阳煜

“毒妻”面

买房前处心积虑算计离婚分割

苏享茂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站VIP服务认识了翟欣欣,这个IT男为了这一刻花费了数万元的会费,但却成了他噩梦的开始。

第二天,翟欣欣主动约见了苏享茂,并称印象不错,自己只在大学毕业时谈过一次恋爱。

第三天,翟欣欣发布了一段几只鸟飞过别墅的视频,苏享茂天真的以为这是翟欣欣想要的生活,于是就给翟欣欣看了自己的账户信息,明确表示自己也买得起别墅。翟欣欣当即决定“要为他生孩子”。接着,翟欣欣就计划这要在年内完成与苏享茂结婚登记。

苏享茂此时的想法在其遗书上写的明白:正因为我觉得大家都是奔着结婚走的,而且感觉她条件不错,因此以后对她特别慷慨。

于是几天后,苏享茂就为翟欣欣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 X,价值108万。

这辆特斯拉如今已经随着翟欣欣一起了无音讯,在翟欣欣曾长期居住的位于东五环的别墅前的草坪上,遮雨棚的下方还留着特斯拉的充电桩。别墅区里的邻居对这辆车印象颇深,“白色的SUV,特别大”。

此后的一段时间,苏享茂频繁为翟欣欣消费,主要是衣服、鞋和包。直到5月份两人去了海南,买了一套房子。

根据媒体报道的信息显示,苏享茂和翟欣欣以共同名义购买的房子位于海边,是一套二层房间,由于有前排别墅,从海景房的角度讲这并不是最优的选择。而通过资料查询会发现,该房地产的开发公司雅居乐地产在不久后还会再开一期新房,位置比苏享茂和翟欣欣的房子要好很多。而在购房的过程中,从户型到付款方式,翟欣欣都占据了主动。

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曾说,他的弟弟就好像是“雨人”,在某些方面特别专长,比如写程序,但对于人际关系、处事待物则比较幼稚。“苏享茂在以全款买下这套房子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翟欣欣曾背着他咨询离婚后分割房产的相关事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说。

后来的情况,随着苏享茂自杀的事件的爆发逐渐被媒体披露,翟欣欣以苏享茂偷漏税款和经营灰色产业为由对苏享茂苦苦相逼,要求苏享茂给予1000万的离婚赔偿,并且把海南清水湾的房子减名到她一个人名下。苏享茂则表示自己的身家只有660万,希望翟欣欣高抬贵手,但遭到翟欣欣的拒绝。

苏享茂不堪其扰,更忧心自己呕心沥血创业的WePhone产品毁于一旦,于是从顶层平台坠楼身亡。

苏享茂死后,其家人质疑翟欣欣利用世纪佳缘网站的监管漏洞“骗婚”,并怀疑其行为是“团伙式”作案,苏家人已经报警,并聘请了律师。而与此同时,有关翟欣欣是骗婚老手的消息层出不穷。一篇“我是翟欣欣接触过的男人(猎物)”在网上揭露了翟欣欣式的骗局的特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联系到该篇公号内容的发布者,他表示具体细节不便透露,但内容完全真实。

“毒妻”翟欣欣的联系方式全部被苏享茂公布于众,可以想到他临死前的愤恨。但翟欣欣再无音信。她曾经用来威胁苏享茂的“工具”之一的舅舅虽然承认这个外甥女,但表示对此事一无所知,平时来往也不多。

而翟欣欣的父亲目前还在山东科技大学教书。这位朴实、儒雅的老教师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提起女儿此事时颇为无奈,从8月份开始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女儿。而对于女儿的婚姻,他也仅仅知道与苏享茂这一次,而且当时他也并不同意这桩婚姻。当问起女儿和翟母在研究生毕业前后的诸多事宜的时候,翟父连连摆手,唉声叹气的无法言语。

山东科技大学退休的一位老教师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说,以翟家的条件,骗婚真的没有必要。当另一位老教师补充道:“她这么多年在外上学,生活环境变化了,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