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为何这些贪官纷纷栽倒在家门口?

2017-09-15 10:29:09 [来源:解放日报]  [初审编辑:刘艺]
字体:【

原标题:这些贪官为何纷纷倒在家门口?

人在脱离母体之后,便进入家庭,而后步入学校,走上社会。无论走到哪里,身在何方,家是一个人永远的思念、依恋。家,饮食起居的场所、亲情血缘的纽带;在太多的文学描写或纪实报道里,家庭都是幸福的、温馨的、宁静的港湾。

最近看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对家庭的社会坐标却有了新的认知:家庭,隐藏着当下最多的贪腐线索;几乎每一个贪官的港湾里,都是藏污纳垢。

家庭亲属关系的腐化变质,也不算是新闻。“夫唱妇随”“父子同台”“里应外合”以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家族式腐败模式早已不新鲜,而《巡视利剑》提供的最新案例,比小说更有可看性——

“五假副部”卢恩光,共有七名子女,而他只填报了两名,可能是担心违反计生政策,影响升迁。其他五名子女,他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平时在家里,卢恩光都不允许孩子叫爹叫爸爸,要叫姨父,怕他们出去喊走了嘴。

兰州原市委书记虞海燕,明知大势已去,仍不准备放弃对抗。他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后来得知,那人是兰州市公安局的退休干部。

值得关注的一个动向是,因变质家庭亲属关系而倒台的大老虎不在少数,王三运、苏树林、王保安、陈树隆、黄兴国、杨振超等概莫能外。《巡视利剑》披露,王保安、苏树林、陈树隆等人的贪腐均有弟弟的参与,尤其是王保安,二弟、三弟均为国家干部,老四做老板,王保安替他的二弟和三弟提拔使用打招呼,然后再用他手中的权力为四弟谋取巨额利益。苏树林的贪腐也与其弟密不可分,因为自己直接帮企业办事有风险,他便让其弟帮民营企业办事,代收好处,苏树林则为他站台,打招呼。被吹捧为安徽股神的陈树隆主要是通过股票证券市场牟利,不仅把弟弟牵扯其中,还让侄女帮他操盘。王三运担心问题被发现,让亲戚从贵州等地赶来帮忙四处藏匿、转移财物,订立假合同进行伪装。杨振超为一个老板办事后,向对方索要一套1800万的上海房产,巡视之时,他当即叫家属找老板补签了虚假的租房合同……

诸多案例里,仅发现一个苏树林提及母亲的教诲:1994年,刚当厂长,母亲说,你当官了,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挣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里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反腐败已经查出很多人,母亲又跟他说起那段话,提醒他注意。正好20年,而他已经无言以对。

官员无论是单独贪腐,还是联手亲属共同腐败,其他家庭成员一般都最先、最全知情,从理论上说,他们有时机也有能力挽救、拯救或抢救走上歧路的亲人,可是,出于亲情,出于侥幸,出于贪婪,他们大都选择了默认、默忍乃至默契配合,提醒、劝诫乃至棒喝“悄然离场”,最后落得“全家覆没”才幡然醒悟。几念之差,“家”变成“枷”。

司法实践中,在严重暴力案件、危害公共安全案件之外,普遍认可一个“亲亲相隐”的原则,赋予公民“容隐权”。不过应该看到,当下越来越多的“祸起萧墙”“腐生枕边”,一些官员家庭已经成为不当利益的共同体,“亲亲相隐”结果酿成了“亲亲相掩”“亲亲相护”“亲亲相害”“亲亲相恨”的人间悲剧。

没有一个家庭不要求子女好好做人,同时,没有一个贪官不来自家庭。这一现象固然表明外界的诱惑总是强大的,而制约监督又常常是缺位的,但是,如果一个人自身携带健康的家庭文化基因,具有强大的免疫系统功能,他一般总是可以抵御诱惑,抗拒刺激的。

人的免疫体系,很像一个戎行,里边有空军、水兵、陆军各类战士,一旦有敌人侵入身体,就会将其消除去。今天的家风家训教育,不能只是背诵几句空洞的老话,要善于落实应用在细微之处、关键之时;不能简单依靠家庭的主动自觉,学校、社区以及党政组织也应当有舆论氛围的营造和与时俱进的内容渗透——反面典型往往最能给人震撼和警示,而警示教育的对象可以覆盖官员的父母、家属、子女和亲属,而不只是针对官员。

多一些家风正的家庭,就可能少出一些贪官。官员频频“栽倒在家门口”的鲜活案例,是他们以牺牲自己政治生命的代价在向整个社会发出的“警报”。家风家训教育虽然并不治本,但是,人在面对诱惑时的底线意识,抵制不良诱惑的定力,这些底子是要在小家的地基上慢慢夯实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