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人民】陶品儒:下乡“新青年”

2017-07-13 20:29:14 [来源:湖南卫视] [责编:蒋俊]


《为了人民·陶品儒:下乡“新青年”》

记者:杨程,王子立

在湘西花垣县磨老村,一弯小河,勾连起湘黔渝三省。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是“386199”部队(妇女、儿童、老人)。2016年8月,90后、曾留学澳大利亚的长沙望城伢子陶品儒来到这里,成为公益组织黑土麦田的扶贫专员、苞谷酸合作社理事长。24岁的陶品儒说,我愿当好下乡“新知青”,因为今天的农村需要年轻人。

“一锅三省”,是磨老村的特色:湖南的鱼+贵州的豆腐+重庆的酸菜。然而,现实并不如美食这般美好。

村支书:磨老是难搞...

陶品儒:磨老难搞有它的原因,但我们得有信心把这个东西搞好。

陶品儒:我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干?他说我觉得我干不好,其实都是缺乏一种自信,而这种自信对于整个扶贫攻坚,一定是很重要的。

“磨老”,苗语里是“最小”的意思。或许是应了这点,从村支书到村民,几乎没人相信这个“最小”,有天能变“大”。这让陶品儒有些着急。他调研发现,村里的苗家人都有门好手艺,那就是酿制苞谷酸。他想把“苞谷酸”作为产业发展的突破口,而这离不开两样东西,一是资金,二是比资金更宝贵的信心。

陶品儒教村民英文:We are the best,we are the best。大家记住这句话,中文叫我们是最棒的......你只有奋斗了,我们才是最棒的!好不好?

奋斗,是这群下乡新青年喊出的“扶贫口令”。陶品儒知道,要让村民们真的信服,还得拿出行动来。村民大会一散场,陶品儒和伙伴们就上门了。

陶品儒:阿姨,你家有多余的苞谷酸不?

阿姨:有啊,你们要吃吗。

陶品儒:我们不吃,我们想拿去卖。

一晚上,收了差不多30斤苞谷酸,陶品儒他们连夜把散装的苞谷酸,统一装到空坛里。

在游客如云的边城景区, 一个上午,30斤苞谷酸就售罄了,而且卖到了10元一斤。

陶品儒:一会我们把钱给阿姨们送去......

陶品儒:阿姨,这个是我们上次在茶峒卖苞谷酸的分红,您收下。以后我们一起搞苞谷酸,要不要得?

村民:要得要得!

趁热打铁,6月13号,磨老村苞谷酸厂房开建了。驻村扶贫队和花垣县财政局,资助21万元,陶品儒再向黑土麦田总部,申请了10万元。资金到位了,更重要的是,村民们的信心也点燃了!

花垣县边城镇磨老村村民 龙树兰:(过去)认为发展就是种田,发展就是喂猪。现在我们老百姓的观念也扭转过来了,不像原来的时候,老是原地踏步的感觉。

“快跑、跑、跑”......

垒球,被称作“回家的运动”。因为球被击出后,队员须绕场一周,跑回击球点“本垒”位置,英文称之为“home”。

花垣县边城镇磨老村扶贫队员 留澳归国学生 陶品儒:从本垒出发,最后面还是要回到本垒,就是无论去到哪,我都要回到自己的家。

2016年,陶品儒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毕业,原本可以进入当地一家有名的传媒公司,但当了解到“耶鲁哥”秦玥飞扎根衡山县白云村的故事后,他选择了回到故乡,成为秦玥飞他们创立的中国黑土麦田农村创客的一员。

湖南衡山县福田铺乡白云村村官 秦玥飞:泥泞诞生了跋涉者,它给忍辱负重者以光明和力量……

向着泥泞跋涉,陶品儒的行李箱里放着一本爷爷留给他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在澳洲留学期间,尽管做过不少关于农业的调研,但陶品儒知道,首先得读懂脚下这片土地。

陶品儒:看看毛主席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包括阅读费孝通先生写的《乡土中国》。对湖南这片土地,说得严重一点就是说有点爱得深沉。在你脚踏实地的同时,也能去仰望那片浩瀚的星空,去沉下心来思考这片土地的未来。

爱思考的陶品儒常常把办公室也当卧室。两张长凳拼在一起,宽不足一米,长仅1.6米,1米7的陶品儒睡觉,就睡个对角线。

陶品儒广播:磨老村的村民朋友们大家中午好,今天下午六点半,我们将在村部召开第二次村民大会,请大家准时参加...(渐隐)

陶品儒:想在村门口就业,想在家门口赚钱的都可以加入我们合作社,如果大家对我们合作社感兴趣,到时候去找小张...

苞谷酸厂房月底建成。原本只有13户的苞谷酸合作社,很快扩增至了30户。陶品儒的规划是,三个月后,第一批3000坛苞谷酸上市,恰好赶上“十一”黄金周。

花垣县边城镇镇长 吴进国:我觉得这一帮年轻人应该是来干事的,应该也能干成事。

“发生在当下中国的这场“精准扶贫”行动,是人类史上最伟大、最温暖、最美好的民心工程,还有什么比改变同胞们的命运更值得你去奋斗呢?”陶品儒在朋友圈中这样写道。在陶品儒这样的年纪,他的爷爷、奶奶曾经是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地下交通员,也曾为改变同胞的命运而奋斗。“七一”前夕,陶品儒正式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陶品儒:他们对党绝对是无限忠诚,他们有为人民服务的奉献精神,我需要有这么一种奉献精神,因为只有大家有了奉献精神,这个国家才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在湖南花垣县、衡山县等地,有15名陶品儒这样的大学生扶贫专员。

花垣扶贫队员 张元昌:我们现在带着义工20多个社员在养鸡。

花垣扶贫队员 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曾晓:帮助他们在家增收,改善她们的精气神。

花垣扶贫队员 毕业于复旦大学 张雪婷:我们也希望这是一个开始,是因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力量,和我们一起去关注这里的人。

花垣扶贫队员 毕业于复旦大学 陈旖雪:Let’s serve for china 让我们一起,为中国服务。

花垣扶贫队员 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 陶品儒:希望当我离开村子的这一天 村里的沿江路通了 机耕道通了 一座大桥能够跨越清水江两岸。


(为了人民·陶品儒)胡湘平:青春的旗帜

记者:李越胜

“只有奋斗了,我们才是最棒的!”在这个习惯了“小日子”的磨老村,一群下乡“新知青”喊出了“我们要变大、变好”的扶贫口令。自愿来到农村的他们,为改变同胞的命运而来,他们有知识、有眼光、有热情,为古老的乡村注入了一股青春活力,带来了一次触及灵魂的思维撞击。只有你愿意改变,愿意为改变而行动,你才能得到改变。陶品儒和他的小伙伴,踏着泥泞的奋斗,那是“东方的微光、林中的响箭”,必将为磨老村托起明天的太阳,在希望的田野插上一面青春的旗帜。

相关专题:《为了人民》——湖南卫视献礼十九大特别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