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小君:史上首个陶瓷“产业集聚区”就在河南

2017-05-19 17:49:43 [来源:华声在线]  [责编:夏博]
字体:【
做客《中原大讲堂》谈古陶瓷鉴赏与收藏
对河南藏友送鉴的明代永乐时期的黄釉剔花龙纹大梅瓶赞赏有加

华声在线讯 “河南古陶瓷,占据了中国陶瓷史半边天。而且中国古代首个瓷器类的‘产业集聚区’就出现在河南鲁山县的段店。”日前,我国权威陶瓷评鉴专家、被誉为“维护民间文物第一人”的丘小君先生,受资深新闻人、古陶瓷和印石鉴藏人白润岱及《豫记》新媒体总编辑杨桐的盛情邀请来到郑州,并做客轩辕书院中原文化大讲堂,就中国古陶瓷鉴藏等相关问题与河南藏友及陶瓷文化研究者进行了交流。

观点: 河南段店窑震烁中国陶瓷史

“河南古陶瓷,占据了中国陶瓷史半边天。”丘小君说,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大,因为河南地下古窑址众多、遗物存量极大,无论从产业规模层面还是从艺术造诣层面上讲,其成就都是最为辉煌的。“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些年,商业大开发等原因导致的’掘地运动‘,史无前例地翻出了地下大量的、前所未见的文物。由于一些文物研究者和鉴定者思维和认知尚处于改革开放以前的水平,所以很多东西暂时不被认可,可喜的是这些东西除了部分被破坏外,尚有一部分被众多的民间藏友主动收藏并保护了起来。可以说,抗日战争时期我国死的最多的是人,而商业大开发时期死得最多的则是我们祖宗留下来的地下文物”……

“谈到古陶瓷就不得不提段店。段店古瓷窑是个概括意义上的词组,其实是指以鲁山县段店为中心的、段店及其区域内的古瓷窑址群落。段店古瓷窑点火于一千年前,段店地区是我国最早的产业集聚区,段店瓷窑遗址虽然早已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近几年窑址里的各种瓷器却在不停出土,因为缺少认可度而有些被破坏掉,有的通过各种渠道被民间收藏家们收藏。”在与藏友的交流时丘小君先生特意讲到了位于平顶山市鲁山县梁洼镇段店村的段店窑遗址。

相关资料显示:段店窑,宋时属汝州所辖,窑址北距宝丰清凉寺汝窑遗址25公里,东距平顶山市30公里,当地瓷土、煤炭资源丰富,为陶瓷生产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该窑遗址面积有20多万平方米,窑炉众多,文化遗存非常丰富。经中央、省、地、县文物部门多次调查以及河南省文物研究所1986年、1990年两次小规模田野发掘,获得大量的瓷器标本和窑具,证明该窑始烧于隋唐,延续至元明,生产时间约600多年,是我国最早的陶瓷集散地。

“从器型和用途来看,段店窑的大部产品并不像是民间日常用品,尤其大量带有龙凤纹和仿青铜器造型以及带官方款识,如出现了:官、奉华、奉赵、蔡、奉赵妃、奉尤妃、五王府、内府乃至‘宋徽宗’、‘宋仁宗’等数种款识的瓷器,这绝非一般民窑产品。”丘小君说,从隋唐延续至宋代,与时俱进的段店窑,其陶瓷烧造规模之大、烧制时间之长、遗物之丰富、品种之齐全、花色之多样,其器型、釉色及烧造工艺大多与清凉寺出土的汝瓷类似,但其品种远多于清凉寺窑,烧制年限也远久于清凉寺。“结合历史记载以及大量的实物佐证,该窑在北宋时期首先应为皇家和官府用瓷的烧造中心,即北宋中、早期由地方官府管理的“受命”为皇家烧制贡瓷,在北宋后期由皇家直接管理的官窑瓷场。其次,段店古窑址烧造的古瓷器品种极为丰富,不仅涵盖了中国宋代五大名窑所有的品种,而且耀州窑、磁州窑、吉州窑、建阳窑等众多窑口的产品在这里也皆有生产。这就说明在段店地区发现的古陶瓷窑址群便是当时的陶瓷产业集聚区”。

“全国各地烧制瓷器的工匠都聚集在段店地区,这里有技术、有材料,有优秀工匠,烧制出来的瓷器就有客商订货。这里的陶瓷产品甚至是沿着张骞出使西域的古丝绸之路,或是从郑和下西洋的海上通道被输送到世界各地。”丘小君分析说,根据藏友们提供的大量藏品看,当时在段店地区应聚集着众多给瓷器镏金、设色、绘彩的优秀的能工巧匠,客商需要什么窑口的东西,他们马上就能烧制出来。此外,在段店地区还应该汇集着专业为瓷器包装的、装箱的、修理的等各类工匠,提供瓷器从烧制到运输的一系列工序。“从宋代起,段店地区的陶瓷产业已经成为地方甚或国家经济支柱,也是中国陶瓷经济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集散地”。

“伟大的段店,这是段店古窑址给我的第一印象。”丘小君说,他曾两次带学生去段店古窑址实地考察,“感觉十分震撼,段店窑址确实非常伟大”。他在段店考察过程中发现,段店窑址烧制的东西太多了,光汝瓷类就有红、蓝、白、黑、绿、等多个颜色品种。“但,现在段店的瓷器并没有引起相关部门或文博工作者的足够重视,甚至没有专家学者愿意前往段店考察,更不愿意相信或认可段店的东西”。

丘小君先生会后与河南媒体界藏友交流

笑对:认可和保护民间藏品常遭利益集团攻击

“我一直希望段店古窑址能够引起我们文博工作者的足够重视,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士进行实地考察、研究,形成权威性的文献资料,以便更多人来研究段店瓷器。”丘小君呼吁说,段店古窑址在中国瓷器发展史上具有其特有的历史价值,但由于某些历史原因,没有相关的历史记载,缺乏相应的保护,一旦该古窑址遭到严重破坏将是古瓷器研究的最大损失。我们文博工作者有义务将其发掘出来,鼓励民间藏家提供有用信息和实物资料,并加以研究,或许将颠覆人们对古陶瓷的认知。

据介绍,像其他新发现或新出现的来自民间的藏品一样,现在段店古窑址所出的珍贵文物面临的问题是:一些不去实际考察调研的专家,和明里打着收藏家旗号实际上却将藏品当做资本运作工具的人或集团,为了一己的经济利益,本着物以稀为贵原则,不但拒绝承认段店在古瓷器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和古窑址文物,还对致力于研究段店瓷器的丘小君等进行恶意的诋毁和诽谤。

据悉,2016年四五月份,丘小君带领学生一行几人到鲁山段店对古窑址进行实地考察期间,某些利益集团因害怕一旦段店古窑址及其所出文物被认可,便会冲淡其赖以资本运营的藏品的炒作价格,于是,便将丘小君一行赴段店考察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并称“丘小君带弟子到段店挖墓去了”。后来,香港相关方面的工作人员还拿着照片找到丘小君,询问其是否去段店挖墓……

“被恶意攻击的事情我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丘小君泰然自若地笑着说:“就有那么一些人暗中劝我,以后民间藏友那里再出现什么什么东西千万别说是真的,但是,保护民间文物的第一个要件就是首先必须在鉴定其真伪的过程中认可它,好的东西一旦被否定就极有可能被抛弃、毁坏,文物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财富,任何一个有良知和良心的中国人都应该爱护它,我已经年过古稀,余生里绝不可能、也决不会允许毁坏和诋毁文物这种丧天良的事情发生。”

“因为我不听某些人和利益集团的良言相劝,便有了网上恶意攻击我的文章,说我啥也不懂,是古陶瓷鉴定界的骗子,甚至扬言雇人打我的黑枪。”丘小君笑着说:“攻击就攻击吧,文物没被毁了就行了。谩骂也好,要打黑枪也罢,都不重要,良心有处安放才更重要,是非曲直自有公断。”

劝戒:合格收藏家,要敬畏历史、传承文化、尊重文物

经相继对一批来自传媒界鉴藏人的宋代五大名窑瓷器及明清官窑瓷器精品鉴定后,丘小君对白润岱等多位媒体人“能在做新闻的同时不忘为保护民间文物做贡献,且在收藏上还取得了如此大的可喜成就”,表示高度赞赏,并鼓励他们“要坚持将这条路正义之路走下去,保护民间文物更需要新闻人的加入,更需要新闻媒体的鼓与呼”……

丘小君同时也劝戒众藏友在做收藏时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好的收藏心态,能带给我们持久的快乐。”丘小君说,受当前市场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瓷器收藏渐渐被附着上了功利的色彩,低价买入,高价卖出似乎成了部分收藏人士的一贯做法。但在他看来,收藏是对历史的尊重,藏友既要有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还要抛开功利之心,只有以一颗平常心去看待收藏,才能真正享受到收藏所带来的乐趣。

“我见过太多因想一夜暴富而买了赝品赔得倾家荡产的案例了。想靠收藏暴富的心理,对于收藏爱好者来说是坚决要不得的。而那些真正看淡利益的人,反而能得到价值很高的藏品。”丘小君说:“古陶瓷本身就体现和记载了当时历史时期的文化、军事、经济等事件,因此,收藏陶瓷就是收藏历史。陶瓷是古代高科技的产物,表现和记录了古代人的智慧成果及各方面的发展成就,故而,古瓷器的收藏不仅仅在于瓷器收藏的本身,更大的意义是在于保护中国的历史文化。一个合格的收藏家,必须要敬畏历史,传承文化,尊重文物。”(袁连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