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黄夹克”想掩盖什么?(图)

2017-03-01 09:33:11 [来源:凯风网]  [责编:陈方]
字体:【

读了《俄罗斯一法轮功成员在参加“法会”途中猝死》一文(凯风网2017年2月15日)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脱下黄夹克”想掩盖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全俄罗斯法轮大法会议”于2016年9月24日(周六)在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举办,当天有30名左右的法轮功信徒聚集在莫斯科友谊大街的大使馆附近,举着标语进行鼓动宣传。在还未到达位于莫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时,有一人晕倒,失去意识,但是并未有人呼叫救护车。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维护示威秩序的警察,均未发现现场的异常情况。在救护车赶到之前,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显然,当场法轮功组织是想掩盖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以歪理邪说杀人的罪行。

事发后,“俄罗斯法轮大法协会”领导层的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向记者透露了详情。死者叫叶甫盖尼,是来自矿水城的居民,在很多年前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信徒并逐渐痴迷。叶甫盖尼这次来莫斯科参加“法会”和抗议中国大使馆等系列活动,他走向死亡的每一步都陷入了李洪志的“法理陷阱”。

“法理陷阱”一:“真修弟子”不会得常人的病

叶甫盖尼年老体衰,根本就不宜参加身心相对剧烈的活动。然而,他不相信自己身体有问题。因为他相信师父李洪志的话:“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转法轮》)“真正修炼大法的人,身上带的都不是常人的东西,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许在你身上得。”(《中国法轮功》)既然“练功人不生病”,那自己身上出现的病症是“师父的考验”和“病业假相”,只要“信师信法”就能过“病业”关。正是对“修炼人不会生病”这一“法理”的愚信,穿着黄夹克(法轮功的黄色练功服)叶甫盖尼参加法会和抗议活动本身就埋下了危险的种子,难怪活动的组织者要让在他出事后要“脱下他的黄夹克”。

“法理陷阱”二:有“法身保护”不会出任何危险

对于身体老衰的人来说,任何时候都得注意对可能存在的危险的预防。比如,像叶甫盖尼,即使要参加活动,也应该选择身体较佳状态时。如果身体不怎样,则需要充分的休息和调养。然而,据知情人透露,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叶甫盖尼下火车后没有片刻的休息便同其他信徒一起被派往“前线”了。这令人联想到,叶甫盖尼在修炼体会中写道:“……师父却说:‘倒下了爬起来,继续向前走’。于是我就爬起来继续走。”要知道,对于法轮功痴迷者来说,能否做好“三件事”,关系到能否“长功”、“上层次”。正因为如此,叶甫盖尼是“自觉”地绑在了法轮功的“政治战车”上。更要命的是,这位虔诚的修炼者太相信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李洪志说过:“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这是一个致命的“承诺陷阱”,叶甫盖尼轻信了,结果送了命,难怪活动的组织者要让在他出事后要“脱下他的黄夹克”。

“法理陷阱”三:常人治不了“大法神”的病

按理说,叶甫盖尼猝然晕倒,只要及时抢救,还是能保住性命的。然而,当叶甫盖尼失去知觉不能动弹的时候,在场的协调人和其他信徒不但没有立即叫急救,反而拖延时间;他们不愿意找“世俗”医生,甚至还打算找辆车把他送到纳罗—福明斯克的法会上,而不是送他去医院。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因为他们担心让常人医生抢救叶甫盖尼太没面子,太丢大法和师父的脸。李洪志说过:“你们就是神!”(《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这是法理。……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2006年《洛杉矶法会讲法》)李洪志的“法理”影响痴迷信徒如此根深蒂固,以致参与活动的30名成年人中没有人考虑到病人身体状况的危险性,也没有人拨打急救电话,直至患者开始剧烈抽搐,才决定叫急救。然而一切都太迟了,叶甫根尼被送进莫斯科市立第一医院的10号重症监护室,医生诊断为脑出血中风。尽管医生竭力抢救,但没过几小时他就昏迷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于28日凌晨离世。法轮功需要掩盖是李洪志的“法理”害死了叶甫根尼,难怪活动的组织者要让在他出事后要“脱下他的黄夹克”。

《洛杉矶法会讲法》截图

除此而外,还有“地狱除名”、“法身点化”等害命的李氏“法理”,哪个都是愚弄信徒的催命符咒。

明明是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害死了叶甫盖尼,事后当地法轮功组织却颠倒黑白,编造谣言。他们解释道,叶甫盖尼死亡是因为他当时停止练功,还因为中国大使馆的邪恶力量过于集中强大。原来,让人脱下叶甫盖尼的黄夹克,就可以推卸法轮功邪教的责任了,就可以掩盖法轮功邪教践踏人权、残害生命的罪行了。然而,这样的说辞骗得了谁呢?请问法轮功,境外40多名法轮功骨干病亡祸死,你们又怎么解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