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佛”最近好心烦

2017-03-01 09:32:29 [来源:凯风网]  [责编:陈方]
字体:【

奇怪了,神仙居然也让俗事恼。最近,自诩“宇宙主佛”,掌管“三界”诸神的李洪志“大神仙”,就感觉好心烦。那么,这位李“主佛”为何也会心烦呢?请听笔者慢慢道来。

谣言被揭穿,让“主佛”怎么不心烦?

2月7日至8日,在梵蒂冈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不仅首次邀请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方面的负责人黄洁夫参会,而且让世界各国分享了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这本身就是国际社会对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的高度认可和对法轮功“活摘”谣言的否定。“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一度让中国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国际社会及专家学者对中国盛赞不断。譬如,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主攻研究人体器官跨国贩卖领域的坎贝尔·弗雷泽(Campbell Fraser)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上提出的“中国方案”是很好的,中国不仅在解决国内的器官移植问题方面取得了进步,实际上也在帮助打击全世界的器官贩卖。弗雷泽告诉记者,他从2008年起开始监控全球器官贩卖的发展趋势,走访世界各地,采访了1000多名相关人士,并同参与炮制“活摘”谣言的“两个大卫”等人见了面。结论是:“外国人无法从中国购得器官。”“目前世界上器官贩卖主要集中在包括埃及在内的中东地区,而不是中国。”法轮功提出的“活摘”器官一说纯属谣言;法轮功说中国现在处于器官短缺状态不能成立。弗雷泽表示,中国目前仍在积极推动和落实的器官移植制度改革已经取得显著成果,他希望“国际器官移植组织能继续支持中国同事在这一领域的重要工作”。国际社会如此盛赞中国,怎么不让一心想给中国政府抹黑的“主佛”心烦呢?

组织又遭取缔,令“主佛”如何不心烦?

摩尔多瓦政府从2006年开始,曾4次拒绝邪教法轮功登记注册。尽管法轮功再三组织针对司法部的抗议活动和其他非法公开活动,但摩尔多瓦政府坚持决定,不改立场。2012年法轮功从邻国罗马尼亚进入摩尔多瓦后,这个邪教组织很不受人欢迎。于是,摩尔多瓦共和国议员叶列娜·赫列诺娃于2013年向法院提起了关于取缔并认定法轮功为极端主义组织的诉讼。2014年,法院依法判决叶列娜·赫列诺娃胜诉,给了法轮功邪教迎头一击。2015年2月11日,法院作出了取缔地方“法轮大法协会”以及“摩尔多瓦法轮功气功协会”的判决;2016年10月7日法院又作出了“维持禁止使用法轮功标识并把其列入极端主义宣传品名录”的原判。摩尔多瓦法院一连串的判决,让法轮功在该国的活动受到严格限制。在法院一审判决叶列娜·赫列诺娃胜诉、法轮功提出上诉后,摩尔多瓦共和国最高法院于2016年12月21日作出终审判决,取缔本国法轮功组织。从而,摩尔多瓦成为了继中国政府之后第二个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国家,使法轮功在该国彻底失去了活动空间,终结了法轮功在摩尔多瓦的一切公开宣传和活动。让摩尔多瓦的法轮功邪教组织人员如在中国大陆一样,成了见不得阳光、四处躲藏的过街老鼠。据悉,摩尔多瓦共和国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后,在摩尔多瓦中国大使馆前以及首都中央公园等公共场所再也没有见到法轮功的继续活动。法轮功组织在摩尔多瓦如此惨状,又如何不令“主佛”心烦呢?

法理屡被击碎,使“主佛”哪能不心烦?

据《凯风网》2月15日消息称,2016年9月24日,在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举办的“全俄罗斯法轮大法会议”期间,一名叫叶甫盖尼的法轮功人员在去莫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抗议”途中晕倒。在场的此次“法会”协调人和其他法轮功人员因听信李洪志的邪说,没人拨打急救电话,没人愿意将他送去医院。协调人还毫无人性地命令众法轮功人员:“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后来,他们还打算将其送到纳罗—福明斯克的法会上。直至叶甫盖尼开始剧烈抽搐,才将其送进莫斯科市立第一医院急救。经医生竭力抢救,尽管叶甫盖尼也曾苏醒了过来,但因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患脑出血中风的叶甫盖尼没过几小时又昏迷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于28日凌晨离世。还有前不久《凯风网》爆料的美国法轮功骨干杨森之妻剧玫因患卵巢癌、肺癌病亡等案例,让李洪志“练功人不会得病”等“法理”碎了一地。另据《凯风网》披露,仅2017年1月5日至2月17日,中国大陆各地法院就宣判法轮功邪教案件11起,有18名法轮功人员获刑。如(《兰州市7名法轮功地下团伙成员获刑》1月17日)、(《香河一女子“四进宫” 宣扬邪教获刑5年》2月10日)等等。加上此之前在越南、新加坡、乌克兰、俄罗斯、韩国、泰国、新西兰等国对法轮功人员的违法活动毫不留情地予以打击,这无疑将李洪志“法身保护”的“法理”击了个粉碎。自己的“法理”屡屡被击碎,“主佛”哪能不心烦呢?

谎言总会被揭穿。李洪志施展各种伎俩欺骗世人,但他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人们终究会认清他的骗子嘴脸和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到那时,他不仅仅是烦心事缠身,而且因他不堪忍受法轮功遭受灭顶之灾,最终会导致抑郁、自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