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愤怒女儿杀死家暴父亲案昨日开审 择日宣判

2017-02-15 15:21: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许沛洁]  [初审编辑:夏博]
字体:【

原标题:兰州愤怒女儿杀死家暴父亲案开审 将择日宣判

兰州晚报讯(记者许沛洁)一个男子死了,死因可疑。嫌疑人被抓获,一个是男子的前妻,一个是男子的女儿。男子死后,被换上干净衣服,盖着白布在家中躺了两天。初听,这是一起多么离奇的杀人案,但实则却是一桩让人心痛的暴力反家暴事件。2月14日,兰州中院公开审理了这起故意杀人案。

A案发

男子死亡原因可疑

2015年4月3日11时19分,有人报案称:“昨晚我侄女给我打电话说我弟弟孙某酒后服毒自杀,让作为兄弟的我们去料理后事。我们立即赶到侄女家,发现我弟弟孙某躺在客厅沙发上,身上用一块白布盖着。侄女说我弟弟酒后耍酒疯,不知道怎么就死了。我戴手套看了看弟弟的尸体,胸部以上包括脖子都是青紫的,喉咙周围有被掐后留下的指印。而且我弟弟穿的衣服都是新的,包括内衣和内裤,新皮鞋。这事儿远比我侄女儿说的严重,于是我就报了警。”

警方到达七里河区工林路某小区的案发现场,发现死者孙某身上多处锐器伤,喉部有掐痕。警方当场抓获嫌疑人——妻子马某、女儿小凄。

B 还原

杀死亲人坐等家中

死者孙某与马某曾是夫妻,早年间二人已经离婚,却在离婚一年后继续生活在一起。马某在工林路某小区买了房子,与前夫孙某带着儿女在此生活。马某说,此前日子过得还行,但从2015年1月开始,孙某酒后发狂、打骂妻子儿女的事件开始上演,女儿还因为父亲的家暴行为报过警。

2015年3月的一天,案发前两周,孙某酒后施暴完离家,在外住了半个月。2015年4月1日,孙某给女儿小凄发微信,说自己生病了,检查结果是肝炎。小凄回复说,“生病了就回来呗,别在外面住了”。孙某回到小区楼下进不来,发微信让小凄开门。小凄指派弟弟下楼接父亲,自己则在屋里开门等着父亲和弟弟,但迟迟不见人,还听见楼下传来打骂吵嚷声。小凄赶忙坐电梯下楼,看见父亲时,他正提溜着弟弟的衣领子。而一进电梯,孙某就朝女儿小凄屁股上踢了几脚。到家后,酒后的孙某一进门便质问“这次报警了吗?”并顺手拿起烟灰缸砸向小凄。马某见状上前阻拦,孙某的暴力之举转而朝向马某。混乱中,女儿小凄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扑向父亲,骑在他腰上,胡乱挥刀捅刺。

也不记得捅刺几刀,小凄的意识里还是担心自己下手太重,伤着父亲。她扔了刀,劝父亲别再闹了。可孙某依旧恶语谩骂,腾空的双手一直在打小凄,揪住她的长发撕扯。小凄掐住孙某的脖子,从一只手到两只手,死死按住,直到父亲孙某死亡。

接下来,马某、女儿小凄将孙某的尸体抬到沙发上,帮孙某换了衣服,原来的那身,马某指示儿子次日出门时扔了。小凄给父亲的哥哥拨通电话,声称父亲酒后身亡。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2015年4月3日,案发后第三天,马某和小凄在家中被警方抓获。公诉机关指控她们涉嫌故意杀人罪。

C坦言

我受不了了

2017年2月14日,此起案件在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审理。马某显得万分憔悴,始终泪眼婆娑。她的供述与在侦查机关的供述有较大出入,从一口承认是自己杀死丈夫,到庭审中供述其实是子女杀死父亲,马某的态度有诸多反复。

相反,女儿小凄承认得十分痛快:“我拿刀捅了他,掐死他。捅刺部位在他的胸部跟左边大腿处……他一直打我,骂我……”

法官问:“为什么要杀死父亲?”小凄:“从我有记忆开始,他就打我、打我妈还有我弟弟,手边有什么利器就用什么打我们,常用的是菜刀、斧头、榔头。他每次都说‘今天你的死期到了’,事实上,他真的会往死里打我们。我受不了了。”

法官:“为什么事发后不报警?”小凄长出一口气:“害怕……”

■记者手记

这起案件择日宣判,但庭审的过程足以让人心生悲怜。马某,1974年出生,女儿小凄生于1994年,她说从她记事起,父亲孙某的家暴就未曾停止。马某短发,看起来是个弱势的女人。小凄清瘦秀气,她直言“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在法庭调查中,法官问小凄是否看到母亲和弟弟的伤人行为,她说:“我感觉到母亲在我身边站着,弟弟在我身后站着。我不知道她们的行为,因为我已经失去理智了。我受不了他再打我妈,打我弟。”作为旁观者,我们觉得惋惜和爱怜,能让一个看起来不到90斤的柔弱女孩失去理智,让她奋力掐死一个成年男人,那得是多大的愤怒与仇恨的积累。

来源:兰州晚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