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航拍爆炸现场被拘 被吐槽规定过于严苛

2017-01-11 08:47:24  [来源:北京时间]    [责编:陈熤诚]
字体:【

1月7日晚,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一居民楼发生爆炸。次日,男子张某使用无人飞机航拍爆炸现场。结果被衡水市公安局认为影响救援秩序,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并被行政拘留5日。

无人机业内人士表示,从通报的情况看,张某的行为涉嫌“黑飞”。“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发现,对于“黑飞”的认定,有些业余“飞手”存在误区,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规定过于严苛,堪比被热议的“1.8焦耳”枪支认定标准。

对此,负责管理无人机驾驶员资质管理的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秘书长、无人机管理办公室主任柯玉宝表示,无人机飞行存在风险,为保证地面人员财物和其他飞行器的安全,需要严格的管理。

航拍被拘男子或涉“黑飞”

据衡水市公安局官方通报称,张某为衡水市桃城区人,现年31岁,是一名视频拍摄及编辑爱好者。1月7日晚在朋友圈得知滏东嘉园爆炸后,于次日上午来到该小区西侧300米的地方,操控无人机到事故现场上空进行拍摄,被民警发现。

警方从无人机内存卡上发现多张照片及一段视频,内容均为消防及公安民警救援、勘查画面。

据媒体报道,8日上午,事故现场已经被围上警戒线,但张某在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无人机遥控到顶层上方,越过了警戒线,对警方工作造成了影响,据此将其行政拘留。

对于航拍爆炸现场被拘,有网友认为,衡水警方的做法有违公安部此前提出的要民警习惯在“镜头下”执法的要求。但从事无人机驾驶员培训工作的王先生则有着另一种看法。

王先生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张某的行为很可能属于没有资质的“黑飞”。根据现行的无人机管理规定,若进行航拍,需要拥有相关执照,并且在飞行前要申报航线。而目前空管部门只受理运营人即企业或组织提出的申请,张某个人无法获得航线审批。

AOPA秘书长、无人机管理办公室主任柯玉宝告诉“北京时间”,如果张某真的属于“黑飞”,那么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同时,也涉嫌扰乱公共秩序,那么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公安部门是有权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的。

此前,全国各地曾多次出现无人机“黑飞”引发的案件,涉事者基本被处以罚款或者行政拘留的处罚。

玩家吐槽飞行规定严似“仿真枪”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注意到,目前一台可以进行航拍的无人机价格在一千至两三万元不等,整体价格甚至低于单反相机。亲民的价格,也让“无人机”玩家越来越多。在淘宝上,某品牌的一型无人机月销量达到392架。

柯玉宝告诉“北京时间”,根据2015年的数据统计,中国的无人机在2万架以上,如今这个数字会更高,但相应取得驾驶员合格证的只有1250人。“基本上都处于没有监管的黑飞状态”。

所谓“黑飞”是指:“飞行员”没有资格证,起飞之前没有向相关部门征得飞行许可,也没有在指定空域飞行。

在贴吧及论坛上,无人机爱好者晒出的照片不再局限于风光,亲友聚会、婚庆等拍摄主题也越来越多,但这些照片的拍摄过程大多属于“黑飞”。因此,有不少网友在质疑飞行审批过于严格,封死了爱好者的飞行途径。

飞行爱好者张先生告诉“北京时间”,无人机爱好都应该知道有些地区是不能飞行的。例如,机场、军事设施等。而北京地区,以天安门为中心30公里的范围内都是不准飞行的。“正规渠道购买的飞机,在禁飞区里GPS定位会锁死飞机,根本无法起飞。”

张先生称,自己在飞行时会选择禁飞区外、人烟稀少的地区,而且高度低,所以飞机即便出现失控的情况,也不会对民航飞机,地面人员财物造成什么损害。另外,自己也没有盈利行为。“每次去飞,我都要开几十公里的车,居然还是黑飞。”

爱好者程先生则表示,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个人飞行只要不在室内,没经过批准都属于“黑飞”。

“既然都是黑飞,为什么又不禁止个人购买呢?而且,现行管理规定把无人机管理纳入了有人驾驶的通用航空的管理范畴,和小飞机、直升机一样管理”,程先生觉得,无人机与二者有天壤之别,如此规定不合情理,堪比被热议的“1.8焦耳”枪支认定标准。

飞行存失控风险 政策误读易成“黑飞”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在论坛上看到,因为无人机厂商会在说明书或APP上提示禁飞区,因此大部分人都知道要进行规避,但对于管理规定的解读却有误区。

在是否需要报批航线的问题上,有网友称爱好者们经常使用的无人机属于I类或II类无人机,即起飞全重小于等于7千克的无人机,飞行前不需要报批。

但“北京时间”查询后发现,根据《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这两类无人机飞行,驾驶员可以没有执照。但依旧要走申报航线的程序,不然就属于“黑飞”。

柯玉宝告诉“北京时间”,根据民航法规定,我国民用航空只分两类,其一是运输航空,常见的就是民航客机、运输机。除此之外,都属于通用航空。无人机就属于通用航空。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我国领空内有任何飞行器飞行都必须进行申报,无人机也不例外。

柯玉宝表示,实际上无人机并没有纳入通用航空的经营许可,管理也不如有人驾驶的通用航空飞行器那么严格。但对无人机的严格管理是有必要的。

首先,无人机驾驶员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撞击高压线、风力发电机的事故屡屡发生。这也是无人机驾驶员需要执照的原因。其次,无人机的风险还与客观因素有着很大关联,即使技术再好也难免遭遇。

飞行学员小范告诉“北京时间”,即便操作无误,无人机在信号干扰、程序错误或天气的影响下也容易失控。而一旦失控,无人机可能直接坠落或是按照失控前的指令继续飞行,后者危险性更大。

他曾在训练时遭遇飞机失控,当时无人机一下从几米高径直蹿上百米高空,而后被一阵气流吹得失去平衡坠落下来,虽然飞机还不到一公斤,但在每分钟数千转的螺旋桨的作用下,还是削断了好三根树杈。如果无人机从更高的地方坠落,杀伤力更大,且坠落地点也不可控制。而这一过程中遥控器完全失去了作用,“当时吓出一身冷汗”。

柯玉宝则表示,如果无人机无限升高,还可能影响到附近民航飞机的安全。

虽然无人机飞行存在风险需要加强管制,但同样也不能忽视越来越多飞行爱好者队伍以及他们的需求。柯玉宝介绍,现在只要符合规范,大多数运营人的航线申请都会获得批准,而在以前“被驳回是大多数”。

北京时间原创 范波韬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