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大老虎现身中纪委反腐大片,他们都是谁?

2017-01-05 10:54:52 [来源:央视新闻] [初审编辑:刘艺]
字体:【

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承担着维护党章、党规、党纪的重要职责,自身更要过硬。谁来监督纪委?如何防止“灯下黑”?

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专题片于1月3日到5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每晚8点首播,新闻频道每晚9:30重播。上篇《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中,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和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等5名落马的纪检监察干部面对镜头自我剖析、忏悔。

魏健:十八大后中央纪委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官员

魏健,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2014年5月4日,像往常一样来上班的他并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办公室被带走调查。

利用职务之便打招呼 涉案金额数千万元

魏健在中央纪委机关多个岗位担任过领导职务,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戴春宁案等多起大案要案。他被调查的消息在同事中间也引发了不小的震动。经过调查,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向魏健送钱送物的人员达到一百多人。

除了直接利用职务便利借办案、核查线索谋利之外,魏健为人办事谋利达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更多通过向各地地方官员打招呼来帮人办事。

向魏健输送钱财最多的一名老板是四川商人宋志远,金额达到上千万元。当时他想在四川上马一个项目,希望能获得当地政府支持,为此找魏健帮忙。

魏健给当时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打了一个电话,宋志远的项目就迅速得到了推进。

目睹商人奢靡的生活方式 心态逐步失衡

2005年之前,魏健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副院长。因为工作表现优秀,被调到中央纪委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很多变化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发生。

魏健第一次单笔收受大额贿赂,就是在他调到中央纪委不久之后,一个在河北认识的老板专程到北京家中来看望他,给他递上了一个存有巨款的存折。

到中央纪委工作后,主动来和魏健交往的这类朋友变得越来越多,魏健也并不拒绝。而在交往的过程中,目睹一些老板的生活方式,让他的心态一步步失衡。有一年春节,一名老板请他到海南旅游,安排他住在自己的别墅,魏健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想法发生了动摇:“看他那个别墅真是豪华,当时我就看傻了,到后来他们给我钱,我说,给我进贡,进吧!反正都是朋友,你也有这个实力出得起。”

当这样的心态遇上商人的围猎,实际是你情我愿。直到落马之后,魏健才回头去想,收受的巨额钱财到底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了什么。

罗凯:三折的低价购房 收受的金条以公斤计

罗凯,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他以三折的低价从开发商手里购买了房产。房价打了三折,本应坚守的廉洁底线也打了折扣。最终,当这名开发商涉案被调查,这些干部的问题,也在调查过程中被一一牵扯出来。

三折购买房产 介绍开发商给地方官员

天津海河边有一幢十分醒目的楼盘,名叫君临天下。在这幢楼里,罗凯从开发商手中先后低价购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该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

不少落马的纪检干部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在商人和官员中间担任牵线搭桥的角色。

罗凯通常并不直接向地方官员提要求,而是通过饭局把该开发商介绍给官员认识,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

商人赠送物品种类繁多 包括金条名表珠宝

翻开罗凯的案卷,金条、名表、珠宝、商人赠送的礼品琳琅满目。这些贵重礼品足以告诉人们,他们只需在饭局上出个面,就能为商人带来巨大的利益。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介绍,收缴的物品中,金条有50克一根、100克一根的,累计下的金条以公斤计的。行贿者还会送珠宝玉石等贵重物品、变相地送房子,比如低价购房。

为什么商人不去直接找分管部门的干部,而是想办法结交纪检干部?罗凯其实心里都清楚。

罗凯说:纪委能联系到各个部门,可以通过工作关系认识各个部门的人。面宽,又是个监督单位。纪委就跟过去的监察御史相似,见官大三级 。

正人必先正己 纪检干部应防止被围猎

党的十八大之后,纪检监察机关的影响力得到很大提升。但也正是这种影响力,让一些纪检干部成为了被围猎的重点对象。王岐山同志指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监督别人首先要自己过硬,坚决防止灯下黑。

正人必先正己。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把加强自我监督作为一项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2014年3月,中央纪委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这个部门的职能,就是专门监督自己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机关谈话函询218人,组织调整21人,立案查处17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谈话函询5000人次,组织处理2100余人,处分7500人。这些数据印证着谁来监督纪委命题的必要性,也显示了中央纪委不回避问题、清理门户的决心。

朱明国:“如果一把手开口了,基本没人反对”

2014年,广东省化州市纪委书记陈重光,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在审查过程中,发现了广东省纪委原书记朱明国涉嫌违纪的线索。朱明国在2006年到2011年期间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在老家盖豪华别墅 收受财物折合1.41亿

在朱明国的老家,他建的豪华别墅人尽皆知。这个大山里的黎族农民家庭的儿子,一步步成为省部级领导干部,在当地是最大的名人。


陈重光连续几年借朱明国回乡扫墓的时机来看望他,送上的礼金累计达到400万元,朱明国也只是客气几句就收下了。而陈重光也通过朱明国,当上了化州市纪委书记。

朱明国说,纪委书记都是组织决定、集体通过,但是谁先提,用人的提名权是最至关重要的,没人提名进不了那个圈子。“当一把手35年,我的体会如果你一把手开口了,基本上没有人反对”。

朱明国落马后,从这座别墅里搜出了大量财物。经调查,他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2016年11月法院公开宣判,朱明国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两面人生:台前称廉洁VS台后收贿赂

作为省纪委书记,朱明国很清楚他的权力对其它部门的领导干部意味着什么。他打招呼的事情,很多人不敢不办。为什么领导干部都怕纪委?朱明国道出了原因:“纪委书记对某一个干部、某一个党员的看法,都是决定这个人一生的,至少一段时期的升迁荣辱”。

朱明国曾先后担任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广东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曾经身为执纪执法者的朱明国,形容自己过的是两面人生。 “我在台上给干部上课、讲话,我都要求大家廉洁奉公。但我在私底下又收受贿赂,钻制度的空子,这就是两面人生。”

和许多落马的干部一样,朱明国到了要承担后果的时候,才感到十分悔恨,但一切为时已晚。

相关专题:反腐肃纪年度观察——聚焦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