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的梦想|追记海军某部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张超烈士

2016-07-31 15:12:40  [来源:中国军网]    [初审编辑:刘艺]
字体:【

(五)遗憾

张超从小就是父母全部的希望。

张超牺牲几个月了,爷爷还不知道他牺牲的消息,时常念叨着:过节了,超会不会放假?亲戚骗他,张超去国外学习,十年以后才能回来。老人家自言自语:“那我走的时候,超超不能来送我咯。”

整理张超生前的资料时,戴明盟发现,张超还没有一张佩戴少校正营职军衔资历章的证件照。

牺牲前,张超刚刚晋升为少校正营职飞行员,但因为一直忙着训练,没有来得及拍一张像样的照片,连遗像也是上尉副营职。戴明盟很后悔,应该早点腾时间安排飞行员们照相。

4月27日上午,是戴明盟最后一次与张超近距离接触。“那天,他飞第二架次回来后,我讲评时还在批评他。”戴明盟说,其实,张超已经飞得很好了,但飞行就是这样,精益求精,讲评里只有批评,很少有表扬。

“他很沉静,既不会为任何一件事过于兴奋,也不会为任何一件事过于低沉。他不是那种情绪化的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飞行员。”戴明盟说话的时候,同样看不出有什么情绪。直到最后,他突然说了一句:“我真的非常痛心。”

谁又能不痛呢?

张超牺牲前,已经是一级飞行员,因为标识还没有配发到位,一直佩戴二级飞行员胸标。张超牺牲后,团参谋长徐英撕下自己的胸标,跟张超对调。他想让张超带着这份荣誉离开。徐英一直佩戴着张超的胸标,舍不得取下。

在饭堂里,张超和徐英经常讨论问题,有一次大家聊起一个技术问题。张超问:“国外是怎么解决的呢?”徐英当时没有正面回答:“超啊,你这个问题太难了,我得好好琢磨琢磨。”可是直到张超牺牲,徐英还是没能给出答复。

“超太喜欢钻研了,有问题就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定要解决掉。”想起这些,徐英懊恼不已。如今,饭堂里,再也没有张超的声音了。

张超牺牲第二天,徐英写了一首100行的长诗,其中有一句:“你询问的问题,到现在我都没给你答案……”

如果不是这次事故,张超应该已经见到他心心念念的航母。“他离航母已经很近很近了!”干了近20年机务的副团长崔节亮,想起了张超牺牲前两天的训练。

海空有我,请祖国放心(右一为张超)。

那天,是按照舰载机在辽宁舰上起降的全流程进行模拟。每名飞行员按规定程序滑行两圈,虽然不起飞,但所有程序与在辽宁舰上无异。

张超看到了14度仰角的滑跃跑道,看到了“航母style”。训练间隙,他向上过舰的崔节亮问了很多很多关于辽宁舰的问题。他的心里,一定已经无数次勾勒过辽宁舰。

牺牲前,张超完成了舰载战斗机陆基模拟训练超过93%的训练课目,成绩优异,名列前茅,平均分远远超过上舰所需的分数。再过不久,他就将进行着舰起降。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战友们说:“在我们心里,张超已经成功上舰……”

张亚说,张超这么想上舰,可他却连一眼航母都没见过,如果组织允许,能否让我通过什么方式上舰看看?也算代表张超完成了一个心愿。

张亚忘不了,张超曾跟她约定:如果可以,我带你上舰,看我起飞。上舰成功后,我们在驻地租个房子,你和女儿搬过来。

“我现在一直在幻想,我躺在房间,他推开门,骂我一声,跟我开玩笑……”张亚回想起来,清明节最后一次见张超,她去送他,两个人竟然迷了路。“他要是一直迷路,那该多好……”

追悼会前夜,李力强亲手把张超的遗像挂在了墙上。那个晚上,风雨交加,李力强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厅,看着张超的遗像,总觉得他还活着。

他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张超。当时他上楼,张超正在下楼。张超笑着对他说:“张伟来集训了,我们聚一聚吧。”

因为第二天就要外出培训,李力强跟张超约定:“等我培训回来聚!”没想到,回来时张超已经不在。

“我早该来的!我不该去培训啊!”追悼会后,李力强和张伟,按照和张超的约定聚在一起。张超的位子空着,摆放着一套碗筷,两个人在地上洒了一杯酒,祭奠同一个单位走出来的老战友。张伟红着眼眶说:“我难受啊,当初我就应该把他留下!”


华声在线专题:英雄不朽——追记岳阳籍舰载机飞行员张超烈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