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的梦想|追记海军某部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张超烈士

2016-07-31 15:12:40  [来源:中国军网]    [初审编辑:刘艺]
字体:【

(二)等待

张超追悼会现场

当天中午,在外培训的飞行团政治处主任李力强接到电话:“张超出事了!”

李力强的心“咯噔”一下。电话里他得知,张超跳伞了,已经被送往医院。“跳出来就好,最多受点伤!”

几分钟后,他突然莫名地焦躁起来,决定先跟上级报告请假,不管怎样要回去一趟,看看张超。他和张超是同一个老单位走出来的,他忘不了张超第一天到舰载机部队报到时,他去看张超,张超的笑容是那么的清澈透亮。

一下午,李力强都在等下一个电话,等着团里告诉他更详细的情况。那几个小时,他一分一秒数着过。

同样在等待的还有张叶。救护车一路疾驰向医院时,他就坐在张超旁边。张超意识清醒,喊到名字时,他还能答应。张超喘气难受,他帮着张超把头垫高了一些。他叮嘱张超不要乱动。张超很听话地一动不动。

进手术室前,张叶跟医生恳求:“一定要救救他!”

医生说,从脉搏血压看,问题不大。

张叶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表情变了。他直勾勾地盯着手术室的门,想问又不敢问。有两个给张超按压心脏的年轻小伙从手术室出来,额头上沁满汗珠。

后来张叶知道,张超进手术室不久后脉搏和血压突然下降,大约只有两三分钟,心跳就接近停止。

一切来的太突然。

从下午开始,副团长孙宝嵩和几位战友都收到了张超妻子张亚的微信。张超从来不会这么长时间不联系她,她等了又等,决定问问张超的战友。

孙宝嵩和战友不知道怎么回,大家面面相觑。

张超一家三口

这一天,张亚正准备乘车前往张超的单位。不久前,她和张超商量,五一的时候去看他。这之前,她几次想去,但张超一直忙着飞行训练,把她劝住了。这一次,两人还计划一起去沈阳。

张亚还记得,一年多前,张超第一次到单位报到,因为营区远离市区,张超没让她一起去。她偷偷叫朋友开车,载着她跟在后头。到了营门外,她远远地望了又望,没有进去。她看着那些大山,觉得特别荒凉,对自己说:应该对张超再好一点。这个小秘密,她一直没有告诉张超。

去沈阳的建议,是张超的室友艾群提出的。艾群就是沈阳人。两个人同屋住了一年多,艾群几次约张超去家里坐坐,终于,要实现登上航母的目标了,张超答应了。艾群盘算着,要好好招待一下他们,没想到却出事了。

出事那天下午,张超的指导员方振脑海里老是有一个画面:张超最后一架次飞行前,走出休息室,特意回过头,对他笑了笑,挥了挥手。他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告别。

从机关楼出来的时候,听到有人议论张超“不在了”,他有些生气,大声吼道:“你不知道不要瞎说!”



看着手机里微笑不说话的爸爸,女儿哭了

怎么会有事呢?方振当时就在现场,他明明看到张超是有意识的。他想打电话去医院,又有点怕。

当天,飞行员宿舍楼出奇地安静。大家都觉得“应该挺乐观吧”,心里又绷得很紧。

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个漫长的下午……

彩超结果显示:张超身体左侧着地后,内脏受损严重,左肺彻底碎了。撞击击破了张超的胸膈肌,内脏都挤到了胸腔里,心脏也受到巨大创伤。这么重的伤势,医生,无力回天。

很难想象,张超当时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以多强的意志力保持了受伤后的清醒。张叶现在很后悔,没有让张超多说几句话。

下午五点多,留守营区的孙宝嵩召集大家开会。坐进会议室,他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憋到后来,这个老飞行员,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三个字:“超……没了……”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哭了。平时不怎么抽烟的飞行员刘孟涛点了根烟,使劲抽了几口。屋子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

睡在爸爸的怀里

超,真的没了……


华声在线专题:英雄不朽——追记岳阳籍舰载机飞行员张超烈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