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被自己忽悠了:40名双料间谍骗了中情局

2015-12-29 17:27:18 [来源:观察者网] [责编:夏博]
字体:【

美国被自己忽悠了:40名双料间谍骗了中情局

资料图:奧爾德里奇·埃姆斯

原标题:美媒:冷战时期中央情报局一直被“双料间谍”欺骗

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网站12月28日报道称,最近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分析员、行动官员,现历史学家本杰明·费彻尔上周出版一篇文章透露,冷战时期中央情报局在东德、古巴和苏联境内的情报行动被“双料间谍”的团团转。甚至在1986到1995年间向三任总统提供了大量“经过莫斯科编排”的虚假情报。他认为,至今中情局内部仍然存在着和当初一样的问题。

报道称,这篇发表在《情报与反情报国际日报》的文章作者是本杰明·费彻尔,他在1973年加入中情局,冷战期间在对苏联工作部工作,他在1996年起诉中央情报局,称他因1994年处理奥德里奇·阿姆斯案件时因为批评中央情报局而受到不公正待遇。奥德里奇·阿姆斯是一名反间谍官员,他被发现其实长期为苏联克格勃工作。

他表示,从70年代开始,CIA的许多官员对于内部审查就有着过分的方案,他们常常把像他这样的人叫做“疑心病”。

2009年,中央情报局在防渗透方面的重大失误导致严重后果,当时一名从约旦招募的新特工在阿富汗一处营地实施自爆袭击,炸死7名中央情报局特工。

所谓“双面间谍”是从外国招募为一个情报机关工作,且已经为其他情报机关工作的间谍。情报机关常利用他们来向其原雇主提供误导性的情报以为自己的政策目标服务。

双面间谍与那些潜伏间谍——他们常被称为“鼹鼠”——不同,那些人是长期在敌对情报机关内担任官员,同时为己方提供情报。

中情局破获的第一起重大的“双面间谍”事件是一名1987年叛逃加入中情局的古巴情报官员弗洛伦提诺·阿斯皮里加揭露的。

阿斯皮里加透露有40名被中情局招募的间谍其实在过去40年中都为哈瓦那的共产党政府工作,为中情局提供错误消息。

那年稍晚时候,古巴国家电视台公开了27名为自己工作的CIA特工,展示了他们使用的中情局提供的通讯和照相设备。

这起事件被美国国会情报监督委员会掩盖了起来,费彻尔引用中情局官员布莱恩·莱特尔的话说。

而在东德,中情局所招募的所有特工都是双面间谍,为当时的东德情报机关斯塔西工作。

据两名斯塔西官员,克劳斯·恩彻尔和安德拉斯·都博尔特说,如果没有中情局的内部情报,他们当年对付中情局的工作肯定要困难得多。

“我们并没能成功在中情局内安插间谍,”他们在2009年出版的书里说。“但是,在东德境内工作的中情局人员却没有一个能够避免被我们的双面间谍和反情报行动发现。”

费彻尔说,那些为东德服务的双面间谍让中情局“变得又聋又瞎又笨”。

已故东德情报头子马库斯·沃夫在80年代末的回忆录中写道“每个中情局在东德发展的特工最后都会转为我们的双面间谍,或者从一开始就是我们的人。”

“在我们的命令下,他们都只传递经过小心选择的信息或误导性信息给美国人,”沃夫说。

费彻尔说,美国退休的情报官员都承认这个失败,包括中情局前副局长波比·茵曼。

前任中情局局长罗伯特·盖茨也说过这个机构被“古巴和东德的双面间谍耍了”。

费彻尔表示,在东德的失败是“从一堵墙到另一堵墙”,也就是说:1961年,中情局未能提前发现柏林墙开始兴建的迹象;1989年,中情局是通过电视台才知道德国人开始推倒柏林墙。在这期间,中情局在东德“只能知道沃夫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他说。

最近因双面间谍导致的失败则是在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

1994年,中央情报局反情报官员奥德里奇·阿姆斯因为从1980年起为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充当间谍而被捕。

阿姆斯向克格勃提供的信息导致整个苏联、东欧的美国情报机关行动完全暴露,让莫斯科可以“喂”情报给美国——这些情报都是经对准确消息和假情报的混合体。

阿姆斯从1986年开始为克格勃服务,后来又为苏联解体后新成立的情报机关SVR服务。

在这段时间内,克格勃派遣了一名假叛逃者到中情局,此人名叫亚历山大·佐莫夫,他成功欺骗了中情局使他们相信自己关于克格勃是如何抓获80年代中期中情局几乎所有在苏联发展的特工的情报。

佐莫夫从中情局获得了约100万美元,他在1987年提出了这项提议,据费彻尔说,这一消息是莫斯科精心编造的,成功掩盖了阿姆斯在这一事件中的作用。

1995年,中央情报局承认,从1986年开始,他们在8年时间里提交的许多机密报告都用到了莫斯科方面通过双面间谍发出的假消息。

这些假消息被政府最高层所采信,包括里根、布什和克林顿三任总统。

但这期间所有涉及此事的中情局主管都表示他们不应该为此受到责备,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假的。

费彻尔说,对苏联工作中,中情局从未成功直接安插特工到苏联去,他们不得不等待“带路党”(译者注:“带路党”原文为‘walk-in’,也可译为“送上门来的”),但实际上很难判断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双料间谍。

费彻尔将失败归结为中情局的官僚主义文化和本位主义。

他引用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的名言“无限的权力导致无线的腐败”说:“秘密的权力会导致悄悄的腐败。”,称中情局为了掩饰其失败,有时候让已经知道是双料间谍的人员继续控制在苏联的情报行动。

中情局发言人拒绝评论这篇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