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欲保持技术优势几十年 被指难应对中国挑战

2015-12-29 17:26:35 [来源:中国科技网] [责编:夏博]
字体:【

美军欲保持技术优势几十年 被指难应对中国挑战

资料图:三种型号的F-35列队飞行,从上到下分别是F-35A、F-35B和F-35C

原标题:难以实现的执念

近来,第三次“抵消战略”(Offset Strategy)重要推手之一的美国防部副部长沃克在新美国安全中心表示,五角大楼希望将2016年作为新抵消战略背后理论的试验年,为实现美国未来 25年的主导地位奠定基础。历史上,美国曾先后提出过两次“抵消战略”,那么现在的第三次“抵消战略”抵消的是什么,和前两次“抵消战略”又有什么内在联 系呢?

三次抵消的发展脉络

“抵消战略”是二战后美国军事战略界创造的术语,指用技术优势抵消对手的数量优势,或用突破性技术提供的新能力抵消对手现有的优势军事能力。冷战期间,美国曾先后提出过两次“抵消战略”。

第一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面对苏联在中欧具有压倒性的常规军事优势,艾森豪威尔政府提出利用美国在核技术、轰炸机和远程导弹领域内的优势地位来抵消苏联的优势。但随着苏联核能力的提升和核均势的形成,第一次“抵消战略”失去了作用。

第二次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提出的。美国依靠在技术和工业领域内的优势地位,大力投资研发新信息技术以实现“赋能价值”,通过运用卫星侦测平 台、全球定位、计算机网络、精确制导等技术,大大提升已有武器平台的作战效能,启动了新一轮的军事革命,同时也促进了美国的科技创新。随着苏联解体,冷战 结束,第二次“抵消战略”被认为成功加速了苏联的战略衰退。

2014年8月5日,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在美国国防大学发表演讲,提出美国需要制定第三个“抵消战略”以维持其技术优势;9月, 时任国防部长的哈格尔宣布美国将制定新的“抵消战略”;10月20日,美国政府对外宣布正式启动《超越抵消:美国如何保持其军事优势?》项目,探讨美军如 何通过保持技术优势以弥补国防预算大幅削减造成的经费不足;一周后,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公开发布了《迈向新抵消战略:利用美国的长期优势恢复美国全球 力量投送能力》的研究报告,详细阐述了新“抵消战略”的基本内涵、整体构想与具体措施。在美国军方和智库的共同努力下,第三次“抵消战略”正式列入议程。

用美国人的话说,美国永远也不愿将美军派遣到一场“公平”的战斗中,第三次抵消战略要“改变竞技规则”,以使美军在未来几十年内保持技术优势。

难以抵消地缘因素

虽然技术的进步使得人类可以更好地利用空中、太空、海洋等领域,战略轰炸机、导弹等武器无需前沿部署,从本土出发即可打击敌国,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传统意义上的战略纵深,但从历史发展来看,地理依然重要。

美国提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针对中国的意味十分明显。在前两次“抵消战略”时期,美国面对苏联在欧洲的常规力量优势,可以借助强大的军事前沿存在和“北约”这一联盟体系与之抗衡,可在今时今日的亚太地区,地缘形势却大不相同。无论是前沿存在还是盟友体系,美国都面临着诸多挑战。

在美国“战略东移”过程中,美军不断调整在亚太地区的部署态势,以建立一个“地理分布更广泛、运行更有弹性、政治上更有持续性的亚太区域防务存在。虽然美军在亚太地区有岛链式的基地群,但现实条件却使得美军的可调整范围十分有限。一方面第一岛链距中国大陆太近,美军格外担心“中国不断提升的导弹水平可能对美国在地区内的空军基地、后勤设施及基地设备造成的打击”,为此甚至专门发明了一个叫做“单基地易损性”的新词;另一方面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所在地夏威夷又距离太远,在二、三岛链之间没有太合适的立足之地,所以美军不得不向关岛等重点地区集中,这样实际上又把大量资源集中堆在有限的几个基地上,与之分散化的设想相背离。

美国在亚太地区也有如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等传统盟友,但都是以双边关系为基础的联盟,虽然美国也曾试图建立亚洲版北约,但实际 上难以拼凑起多边联盟。而且,和冷战时西方与苏联的关系不同,中国和美国及其盟友间有着大量的经贸往来,就美国在亚太的几个盟友来说,中国不是他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就是第二大贸易伙伴,没有国家愿意和中国搞对抗。

这些地缘条件的限制,恐怕都不是高科技就能抵消掉的。

(作者李 坡 朱启超 单位:国防科技大学国家安全与军事战略研究中心)

难以实现预期目标

综合来说,第三次“抵消战略”延续了美国一贯的对军事科技优势的偏爱和对地缘因素的轻视,深刻地体现了美国追求绝对安全的执念与对他国战略的臆想。

对于一开始就已步入歧途的美第三次“抵消战略”,虽难以实现预期目标,但还是有不少值得关注的地方。

一是美会否持续实施该战略。美现任国防部长卡特既是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接棒者也是推动者。2011年10月,卡特卸任负责采购、技术和后勤的 国防部副部长后,其继任者为肯德尔。2013年12月,卡特卸任国防部常务副部长后,经不到2个月的过渡,由罗伯特·沃克接任。沃克和肯德尔作为第三个 “抵消战略”的主要推动者,同时再次成为卡特的下属,无疑此三人将比常人能更好地相互理解和协调,共同强力推进新“抵消战略”。但是,奥巴马任期只剩两 年,如果下届总统由共和党人当选,卡特势必难以跨政府继续任职,可能沦为政治过渡品。所以,尽管新的“抵消战略”被设计为延续数届政府的战略,但实际操作 过程中会否随着政党轮替遭到冷冻还有待观察。

二是关注该战略中“硬件”“软件”建设。在第三次“抵消战略”的倡议中,美国提出了诸如人机协作、机器辅助人员作战、自主“深度学习”机器与系 统、高级人机编队等关键技术和攻击机器人、可穿戴电子设备、电磁轨道炮、激光武器等高新技术武器平台,我们在关注这些高科技“硬件”发展的同时,还要关注 美军在“软件”上的变化。美国防部副部长在2015年11月的一次演讲中强调,第三次“抵消战略”主要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为美军提供优势以抵消对手数量的 作战和组织结构。借助该战略的推行,美国防部颁布了引入重大变革的新版国防采办政策,力图使科技优势能迅速物化为装备优势。可见,美以第三次“抵消战略” 牵引其深化军队转型改革的意图也十分明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