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余将军领队阅兵方阵 过半拥有硕博学历

2015-09-01 10:15: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初审编辑:欧小雷]
字体:【

资料图:8月22日,阅兵徒步方阵正在紧张训练。中新社发 廖攀 摄

中新社北京9月1日电 50多名将军领队受阅是9月3日抗战阅兵一大看点。这是阅兵式首次安排将军领队参阅。他们的军旅生涯普遍在30年以上,有的曾有参战经历。他们不讲职务、不讲年龄,身先士卒,用严苛的标准参加训练。

据中国军方媒体披露,此次阅兵中的最高军衔是中将,中将受阅在新中国历次阅兵中从未有过。所有将军领队中,最大年龄58岁,最小年龄48岁,平均年龄53岁。博士将军领队4人,硕士将军领队29人。

沙场老将私下加练

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副军长邓志平曾在老山前线立下二等战功。在集训之外还私下加练,他的体重从87公斤直降到不足80公斤,腰围小了12厘米。作为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之一,他说:“支撑我们刻苦训练的动力,大的靠政治,小的靠面子。”

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参谋长陈相文侦察兵出身,上世纪80年代两次参战,曾两次荣立三等战功。这位“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指挥官,除独立训练外,每天踢正步往返3个来回3.6公里,每晚对着镜子左右踢腿各100次。

阅兵老手再战江湖

第31集团军副军长洪江强参加过1984年国庆大阅兵。“1984年参加阅兵时我是第五方队,现在也是第五方队。没想到,在我的军旅生涯里还能再一次参加首都阅兵。”31年前,洪是阅兵方阵中的队员,31年后,他将率领“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英模部队方队受阅。

空降兵战车方队领队由空降兵某军副军长景涛少将担任。今年50岁的景涛曾参加1999年国庆阅兵组织工作,2009年国庆阅兵中是空降兵徒步方队方队长,作为领队带兵受阅这是第一次。

方队还给景涛“开小灶”,一名士兵、一名排长先后成为他的“教员”,一对一加大训练强度。

老帅少将挑战极限

58岁的第二炮兵某基地副司令员沈国强少将,是方阵中最年长的将军领队。已届退休年龄的沈国强,与导弹打交道整整40年,仍挂帅出征担任常规导弹第1方队领队,“要将军旅生涯的光荣句号,完美地划在天安门前”。

与沈国强相差10岁的歼-10梯队将军领队、沈空参谋长常丁求,是此次阅兵中最年轻的将军领队。常丁求即将达到歼击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他将领衔歼-10A战机编队飞过天安门。

“120分贝!”在履带步兵战车方队训练场,方队领队、第41集团军副军长李明少将的口令声如响雷,又创纪录。他的纪录远不止这些:30分钟不眨眼,站立2小时身不晃……但年过半百的李明特别在意的,却是平均每天练习敬礼的次数,“我这是向三军统帅敬礼,这是军人崇高的荣耀”。

“魔鬼”教头不畏伤病

武警部队抗战英模部队方队领队苟春燕是北京武警总队副政委,曾在西藏工作33年,到北京工作一年多,高原反应还未完全消除。针对过去长期在高原、个人年龄大、队列底子弱、参训时间短的情况,他除了白天操练课时间认真练、有空请教练员带着练,还经常利用训练间隙深入班排与队员谈心,保证队员全身心投入阅兵训练。

“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第1集团军副军长王秀斌,强忍髋骨损伤积液的伤痛参加训练。他在正课时间捆上护具咬牙练,休息时间对照视频找差距。

两栖突击车方队领队之一、南海舰队副参谋长李晓岩少将因长年飞行和出海训练,有着慢性膝关节损伤等病痛,但他在训练中叮嘱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教练员:“把我盯紧点,千万不能客气”。(完)

相关专题: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盛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