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原书记被批双面人:对内谈规矩 在外屡嫖娼

2015-05-07 09:51:2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初审编辑:欧小雷]
字体:【

王国炎在法庭受审。

王国炎案卷宗。

■王国炎长期从事中国哲学与文化、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的教学研究,熟知马克思主义思想精髓,却背弃理想信念,思想蜕化变质,口头上讲马克思主义,实际上奉行自由主义。

■王国炎平时自视清高,自比文人风骨,以清廉自居,暗地里把学术圣地当作敛财之地,他违规插手干预基建工程、人事安排、合作办学等工作,从中牟利。

■王国炎在工作中独断专行、作风霸道、用权“任性”,对“三重一大”事项,常常个人说了算。他嫌校纪委领导“碍手碍脚”,以组织名义将其支去省委党校参加培训,好让自己“大展身手”。

权力是把双刃剑,正确行使能够为民造福,实现自己的理想,在事业上取得辉煌的成就;反之会损害人民的利益,葬送自己的前程,甚至会走向犯罪。

拥有“全国优秀教师”、“赣鄱英才‘555’工程领军人才”等诸多荣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在学术界堪称“明星”的南昌航空大学(以下简称南航)党委原书记王国炎无疑是个输家。他利用担任江西师范大学校长助理、新校区建设办公室主任,南航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基建工程、合作办学、人事调整等工作中大搞钱权交易、权色交易,最终走上一条不归路。

2013年8月22日,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国炎受贿案进行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

“我将自己腐败犯罪的惨痛代价归纳为十个一:政治上一撸到底,经济上一穷二白,名誉上一文不值,地位上一落千丈,形象上一无是处,自由上一无所有,家庭上一塌糊涂,身体上一身病痛,良心上一生自责,总体上一败涂地。”案发后,王国炎的忏悔姗姗来迟。

1 东窗事发,处心积虑对抗组织调查

王国炎听闻组织要调查他的消息时,不是主动交待问题,而是隐匿重要证据、与行贿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妄图逃避法纪的惩处。

2012年6月14日,江西省纪委决定对王国炎进行立案调查,并采取办案措施。

“当时,王国炎有过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镇定了下来。”省纪委办案人员告诉笔者,“在被带走的路上,他还与我们谈笑风生。”

事实上,人前镇定自若的王国炎,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南航党政办一位工作人员称,王国炎在被带走之前,隐约感觉到自己“要出事”,常常托他向省纪委和校纪委私下打听情况,但未果。

当王国炎得知省纪委对该校原副校长刘志和涉嫌违纪问题进行初核后,担心自己的事情也会败露,于2012年4月8日向某科技职业学院董事长万某退回了145万元现金和5万元购物卡。

不仅如此,王国炎还主动与行贿者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妄图蒙混过关。其中一个老板信誓旦旦地对王国炎说:“如果没有书记,也没有我的今天,我一定不会乱说,一定不会出卖‘朋友’,请您放心!”王国炎听后,满意地笑了。

与此同时,情妇张某也在王国炎的授意下,退掉两人偷欢的出租屋,藏匿有关字据和款物。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交待最快、最彻底的就是那些所谓的“朋友”和情妇。

在接受办案人员谈话时,王国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抱定与组织对抗到底的“决心”,拒不配合且气焰嚣张。他反复“强调”四点:“一、我没什么问题。二、你们要保证我的合法权利。三、你们要给我恢复名誉。四、你们要在全校师生面前给我澄清事实。”

为打消他的对抗和侥幸心理,办案组一方面苦口婆心地教育引导,给他讲政策讲法纪,要求他认识错误、交待问题;另一方面主动关心照顾他的生活,每天给他检查身体。他的态度慢慢发生了变化。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经过三番五次的较量,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的王国炎在铁的事实和证据面前,思想防线彻底瓦解,逐步交待了违纪违法事实。

办案人员介绍,王国炎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省纪委查办的第一个在任高校党委书记违纪违法案件。该案不仅在江西省高校的党员领导干部中震动大,甚至在全国高校以及学术界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要不是纪委及时查处我,真不知自己会滑到哪里。我愿做反面典型现身说法,还要写上一两本小说,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在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前,王国炎向办案人员这样说道。

2 双面人生,用“完美表演”掩盖不齿行径

变色龙能够根据周围物体颜色改变自己的肤色。王国炎就是这么一只“变色龙”,人前,他是“专家达人”、“明星”书记,背后却表里不一、阳奉阴违。

1961年出生的王国炎案发前可谓著作等身、仕途平坦。1994年,年仅33岁的他开始担任硕士研究生导师,之后逐步展现出过人才华。次年,他破格晋升为教授,成为江西省哲学社会科学界最年轻的教授;同年,他又被破格提拔为南昌大学政法学院院长,成为该校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之一。

此后,王国炎的仕途搭上了“升迁快车”。从1999年担任江西师范大学校长助理开始,他仅用8年时间便升任南航党委书记。当时在南航乃至江西省教育界,王国炎被认为是一位有能力、有魄力的大学党委书记。

在南航任职期间,王国炎曾对青年学子这样谈自己的人生观,要“以哲学的姿态生活”,提出人生要做到“四然”,即泰然、淡然、坦然和自然。他告诉学生,“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夫为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很多问题想通了,人的一辈子就会很平静。

不仅如此,王国炎还经常关心下属职工的生活。如果某个教职工家里遇到不幸之事或者难事,他都会嘘寒问暖,极力帮助,给人感觉很有人情味。因此,当王国炎接受组织调查时,南航教职工都大吃一惊。

但是,一位熟悉王国炎的老干部却认为,南航教职工都被王国炎的假象蒙蔽了,真实的他是一个台前表演堪称完美、幕后表露令人不齿的“双面人”。

原南航党委班子的一名成员告诉笔者,王国炎多次在校党委班子会和干部大会上讲,“你做事按程序来,错了我也不会批评你;要是不按程序来,对了我也不会表扬你。”乍一听,他是个懂规矩、讲规矩的领导干部,其实这些都是他的“障眼法”,他是这么说的,却不是这么做的。

2008年3月,王国炎绕过组织程序,为不符合竞聘南航后勤服务有限公司经理岗位要求的林某打招呼,使其获得竞聘资格并当上经理。

2009年4月,为达到提拔吴某为基建处副处长的目的,王国炎在竞争上岗中故意设置条件,使吴某“心想事成”。

不仅如此,王国炎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实是满嘴马列主义、满腹男盗女娼。办案人员介绍,王国炎有过两次婚姻,但两次婚姻都不怎么幸福,总想在婚外寻找慰藉和补偿。于是,他利用手中权力,大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先后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为寻求刺激,王国炎多次利用出差机会在外地嫖娼。

另据江西一位政界人士介绍,王国炎的官品也很差。“他为了成事、得势,可以低三下四、阿谀谄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甚至可以叫你‘爷’;但一旦他上台得势后,就立马翻脸不认人。”

3 自我膨胀,口出狂言“在南航没有我干不成的事”

陈毅元帅曾说过,“九牛一毫莫自夸,骄傲自满必翻车。”就是告诫那些自以为有能耐的人不要自满自夸、狂妄自大,否则必然“翻车”。王国炎的“落马”正验证了这句话。

出生于江西省玉山县偏远农村的王国炎,凭着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考入江西大学(现南昌大学)并留校任教。之后又凭借自身实力获得两次破格晋升(提拔)。此时的王国炎信奉正直做人、踏实做事、为党和人民努力工作、凭本事和业绩求发展的人生原则。

“起初的王国炎还是比较洁身自好的。他不仅自己拒收贿赂还教育家人不能收受他人财物。但随着职务的升迁,其心态慢慢发生了微妙变化。”办案人员介绍,在竞聘江西师范大学副校长一职时,王国炎落选。这次挫折使王国炎的理想信念发生了动摇和错位。他开始认为“在当今社会和官场上,什么理想信念、宗旨意识,什么公平、正义、法纪、道德,在那些贪官和不法商人眼里,不过是欺骗老百姓的美丽谎言。如今的社会,关系、金钱、个人能力一样都不能少,否则永无出头之日。”

就是从那时起,王国炎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慢慢扭曲。对工作没了热情,对生活没了激情。他感慨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2007年3月,王国炎担任南航党委书记。在他主政的几年里,南航取得了较大发展——用王国炎自己的话说“(自己)曾为学校做过一些贡献,为师生员工办过一些好事”。但在成绩面前,王国炎却认为“学校的一切成就都是自己个人的功劳……仿佛自己为老百姓做事,不是因为自己是人民的公仆,而是自己在施舍和恩赐了。”此时的王国炎,思想上已经完全变质,而且变得越来越猖狂——他放言“在南航没有我干不成的事!”

2002年12月至2011年11月,在江西师范大学新校区路网、南航综合实验大楼等工程项目中,王国炎为某投资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袁某暗施帮助,之后,袁某为表示感谢,先后7次送给王国炎人民币53.6万元、澳大利亚元2万元和价值24.88万元的别克轿车一部。袁某多次向王国炎承诺,南航综合实验大楼竣工后,将送一大笔钱给他,并帮他的儿子成为身价500万元的富翁。

2011年8月至2012年1月,在与某科技职业学院合作办学过程中,王国炎为该科技职业学院董事长万某提供帮助,并要求万某每年从新生住宿费中拿出一半约80万元送给自己。万某先后送给王国炎人民币245万元和购物卡5万元。

“从2002年春节至2012年6月,王国炎非法收受、索取26名行贿人的财物共计600余万元,这些财物包括人民币、美元、澳大利亚元、股份、房产、轿车、购物消费卡券等。其中两次单笔受贿金额高达100万元。”办案人员介绍,作为回报,王国炎在工程建设、人事任用、考生招录等方面滥用职权,为他人大肆谋取利益,包括为没有建筑资质的工程队获得基建工程、帮助不符合条件的行贿人提拔、为不符合录取条件的考生增补录取,等等。

王国炎生活上的腐化堕落,加重、加剧了其经济上的腐败、贪婪。为了与情人维持不正当两性关系,王国炎大肆索贿受贿,从收小钱变成收大钱,从收几万元演变成几十万、上百万元地收。王国炎收受的600多万元贿赂中,其中近400万元交给了其情妇进行投资或挥霍。

4规避监督,一把手成脱缰“权力野马”

权力一旦失去制约,就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肆无忌惮地践踏一切。王国炎之所以狂妄、霸道,在南航一手遮天,就是因为在南航其权力无人能制约监督。

权力过于集中,给以权谋私者提供了可乘之机。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王国炎自律意识非常淡薄,他工作中独断专行、作风霸道,用权“任性”,任南航党委书记期间,重要干部的任免、重要建设项目的安排等,他常常“一言九鼎”。

办案人员告诉笔者,王国炎作风霸道、刚愎自用,听不进别人意见,变着法子逃避监督。

对此,王国炎也在忏悔书中说,“监督乏力、约束无方,特别是作为高校主要领导,基本感受不到监督和约束力的存在。”

在南航与某科技职业学院合作办学问题上,校纪委就发现:该院不仅不符合上级规定的合作办学条件,而且连学校的土地证等有关手续都是假的。对此,王国炎却总以各种理由来搪塞。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为了尽快签署合作协议,王国炎竟然把校纪委领导支到省委党校参加培训去了。

2008年,王国炎要求人事处将南昌市某宾馆职工张某调入南航卧龙港宾馆工作;后又利用职权将张某调入校党政办。对于此人的调动和任用,其他校领导均不知情。

王国炎案再次表明,主要领导不愿接受监督,很容易形成个人独断专权,发生腐败行为的几率必然高,而且这也成为当前部分高校腐败案的共同点。

曾查办多起高校腐败窝案的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分析认为,南航腐败案背后,暴露出三大问题:涉案人员个人法制观念淡薄,私欲膨胀,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高校管理制度不健全、不完善,给职务犯罪以可乘之机;监督制约机制没有发挥作用,内部监督、上级监督、社会监督均存在缺位或弱化现象。

如何监督制约高校一把手,让其不再成为脱缰的“权力野马”?江西省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加强高校党风廉政建设,重点是要紧抓容易滋生腐败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一方面,要加强廉政风险防控管理。对人、财、物权力集中的岗位,要进行职权梳理,切实找准岗位风险。另一方面,加强对财务、基建、采购、科研经费等的监管,继续推行高校党政主要负责人“三个不直接分管”制度。再一方面,完善基建(修缮)工程监管制度,健全物资采购制度,进一步规范科研经费使用、财务管理。

另据了解,江西高校开始通过建立章程来逐步完善大学管理机制。去年9月,江西农业大学等三所高校的章程获准生效。三所高校章程在干部人事任免、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分离等事项上,均作出了一些硬性规定。(李伟)(本版照片由江西省纪委提供)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相关专题:“习式反腐”力度震撼四野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