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在线

王书金狱中获特殊待遇:多活了8年 冤死的人肯定会找我算账

编辑:欧小雷

2015-02-09 第27期

华声在线综合报道 王书金,48岁,河北省广平县农民。2005年1月,逃亡10年的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后供述多起强奸杀人案,其中包括1994年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但该案当年已告破,21岁的聂树斌被认定为该案凶手,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

王书金(资料图)

供述和聂案报道有冲突 法院认定聂案非王书金所为

据广平县警方介绍,王书金交代,1993年农历10月16日下午,他携带铁锹在本村东北闲逛时发现一妇女独自行走,见四周无人,上前拦劫并将其强奸后用腰带勒死,后用随身携带的铁锹将其尸体掩埋于本村东北一机井房南侧的农田里。

根据其指认的抛尸地点,今年1月21日下午,民警挖出了受害人张某的尸骨。一民警介绍,王书金主动交代的这一案件因此有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定王书金的罪。

但焦点是,王虽然供认了其10多年前在石家庄郊区奸杀康某的作案经过,也指认了被害案的发案地点,但这尚不能完全断定王就是杀害康某的元凶。“早在10多年前,在没有其他旁证的情况下,根据王的口供,也可能会判定他是凶手。但现在办案已不能单凭口供了,更不用说此案早已结案,还毙了一个人。”一位民警表示,目前的尴尬正在这里。

记者查阅王书金的供述材料时发现,王的供述与10多年前关于聂树斌案的报道也有一些矛盾之处:1.关于作案时间,王称是中午;而报道说是下午。2.关于作案经过,王称是“躲在玉米地里等着,当那女的骑车过来时,我从玉米地里跳出来,朝那女的猛推了一把”;而报道说聂是“尾追上前将其撞倒,拖至玉米地打昏强奸”。3.关于杀人手段,王称是“没起身直接就把那女的掐死了”;而报道说聂“又用衬衣将其勒死”。

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宣判,王书金强奸3名妇女,杀死其中2人,杀害未遂1人,犯罪手段残忍,情节、后果均特别严重,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从轻处罚。而对王书金及其辩护人所称王书金主动供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系其作为,属重大立功的意见,河北省高院认为王书金的供述与该案相关证据不符,不予采纳。检方认为该案不是王书金所为的意见,获得法院支持。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聂树斌案。

王书金坚称案件是自己所为

王书金在自我辩护中主要认为,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确实是自己所为。

因此,辩方认为,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犯罪应依法予以认定,王书金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并建议对王书金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检方承认,现场勘查笔录中确实没有见证人的签名等,在形式上存在有小的瑕疵。但同时强调,即使有小的瑕疵,也不属于非法证据排除范围。

王书金本人在最后陈述时说,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他请求法庭认定这个事实。他说:“我希望把有些事情澄清,但我也知道有些事现在也没办法证实。”

曾因4000元卖掉亲生子 记不清母亲名字

据王书金供述,1995年他将被奸妇女扔到井里。后来因尸体被村民发现,他“就慌了”,先是逃到山东聊城,后又坐车到石家庄。因活不好找,他到了河南安阳,最后在郑州安下了身,辗转于各砖厂靠自己的蛮力赚饭吃。王打工的同事大多来自偏僻的地方,层次不高,其普通的民工形象也让王书金不引人注目。1998年春节过后,王书金不顾老家有了一个老婆和儿子,仍与来自湖北的马金秀同居,两人生下两男一女三个孩子。1999年,王书金与马金秀的第一个孩子出世,但王在儿子出世才一个星期,就以4000元卖给了别人。后来,王还因此被警方拘留,但检察院最终没有批捕。遗憾的是,王犯下的其他事当时没有被深挖出来。可笑的是,连亲生儿子也可以不要的王书金在其同居女友眼中,却“觉得他这个人挺老实”。据马金秀称,在两人同居的7年中,她没有见过王书金的身份证,也没有问过王书金老家的情况,甚至连王书金的真名都不知道。在警方盘问她时,她一直称王书金为王永军。

在王的供述材料中,记者发现,王竟记不清自己母亲的名字,自己的大姐、二姐、哥、二妹的年龄也不知道。

狱中获特殊待遇 工作人员:全所上下都紧绷着一根弦

河北邯郸磁县看守所,王书金很少跟同监室的人聊起自己。

夏天时还能去院子里拔拔草;到了冬天,连拔草的活儿都没了。所以醒来之后就是,坐着、站着、看电视、吃饭、上厕所。

一直“吃小灶”的王书金一身虚胖,出于健康考虑,看守所的医生让他每天只吃8分饱。

他曾多次告诉代理律师朱爱民,在看守所过得不错,管教、医生、所长都“非常好”。

同10年前的黑瘦相比,王书金白胖了许多。不光在这儿,以前在广平县时,里面的管教送过好几次烧鸡和猪蹄给他吃。他成了特殊人物。

广平县公安局有关人士曾向媒体透露,因为案件特殊,每次提审王书金都全程录像,就怕外界质疑警方刑讯逼供,一个县级单位更不敢怠慢。

2013年案件二审,几经辗转,王书金被转移到磁县。到磁县看守所后,所领导接到上级指令,如果王书金出了什么事,“那下一个被关进看守所的就是你们自己。”

看守所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说,自从王书金来了,全所上下都紧绷着一根弦,今年一月,王书金有一次轻微脑梗,所幸发现及时,医生松了口气。

多活了8年  王书金:去了那边冤死的人肯定会找我算账

代理律师朱爱民回忆,王书金曾明确表示,自己这条命是保不住的,“他知道这个结果,也多次说过‘枪毙我一点也不冤’的话”。

至于外界关于王书金利用聂案拖延时间、苟活于世的质疑,朱爱民觉得,“他王书金不可能有那个脑子。”

在同律师的交流中,王书金很少直接提聂树斌的名字,用得最多的是“那个人”、“那个案子”。

2013年死刑判决后的一次会见,王书金说,“死就死了,但案子弄不明白,就是去了那边,冤死的人肯定会找我算账,两个鬼会打起来。”

2014年12月,王书金在新闻里看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消息称,“案子拖了那么久,总该有个眉目了。”

今年2月初的一次会见,朱爱民问他,会觉得这10年是赚到了吗?王书金说“原本觉得案子审个一两年,就会被枪毙,应该是多活了差不多8年”。

打通王书金案与聂案 需满足哪些条件?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李树亭是“真凶”王书金被控后,聂家委托的首任代理律师,2007年,在河北各级法院以没有判决书为由拒绝张焕枝的申诉请求时,即是李树亭说服被害人康某家属,取得聂案判决书,才得以将聂案推向法定程序。

记者:聂案得以进入公众视野是因为王书金案,但目前有法学家表示,两案是独立案子,依照现有情况,两案打通存在难度,你怎么看?

李树亭:关于两个案子我有过一段论述,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本是两个独立的刑事案件。但因两人的供述指向了同一个受害人,而发生了不可割断的关联。

如果确定该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是王书金所为,则肯定不是聂树斌干的,聂树斌是被冤杀的;如果确定该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不是王书金所为,也不能肯定就是聂树斌干的。以王书金案的判决结果作为聂树斌案复查以及再审的前提,在法律和逻辑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记者:要打通两案,需满足哪些条件?

李树亭:因案件目前在复查阶段,而我是代理人的身份,按相关法律规定,这些东西是不方便讲的。

记者:除了等待阅卷,下一步还将准备哪些工作?

李树亭:最主要的就是等待阅卷。待仔细阅卷后,我们会针对关键疑点有针对性地调查取证,同时根据复查和申诉需要,向山东高院申请调取与该案相关的证据材料。

据潇湘晨报、北京晚报、东南网、新京报等

相关新闻
往期回顾
起底

曾经,他是校友眼中能干的“学术达人”,是学生眼中没有架子的“斌哥”,拥有近5万名微博粉丝……然而,他却跌入腐败的泥沼。29日,江西唯一一所“211工程”大学——南昌大学的原校长周文斌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无期徒刑。

2015-12-30 Ta头条
央视前主播方静离世 曾打破

12月6日下午15:12,微博名为“陶景洲”的网友称,前央视女主持人方静去世。傍晚18时左右,媒体人刘春在微博中称,获知一位央视前同事病逝,原因是由胃癌转到肝癌。随后媒体证实了44岁方静去世的消息。据方静亲友讣告称,方静于11月18日上午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

2015-12-07 Ta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