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在线

广东财产公开第一官遭同事疏远 曾因实名举报领导而改行

编辑:欧小雷

2015-02-05 第25期

华声在线综合报道 2013年提出财产公开提案,主动公开财产状况,范松青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但镁光灯熄灭时,范松青也无法“放轻松”,“要说没有压力,总有或多或少,有形无形压力。过去,同事之间很亲密、友好的关系,慢慢敬而远之。他们怕受到我的影响,盯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范松青(资料图)

被称“广东财产公开第一官” 范松青:领导认为我老找麻烦

“我做这些事,领导看到不太高兴,认为我老是在找麻烦,想说又不好说,让领导很头痛;家里妻子也头痛,总是反对我,包括写提案、出书和接受采访,她只想求平安;我自己也很头痛,因为有很多无形的压力。”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表示很无奈。

自从当选广州市政协委员后,范松青便相继抛出“官员财产公开”、“精官简政”等吸引眼球的提案,引发了一次次舆论风暴。他还主动公布自己的财产,被媒体称为“广东财产公开第一官”。2014年9月,范松青又自费出了一本130万字的反腐书籍。

妻女埋怨其“吃地沟油的命,操总书记的心”

2013年1月,范松青在广州政协全会期间提交有关提案,并率先向媒体公布收入、自家房产等。因为这次公开,其妻子、女儿到现在还埋怨他是“吃地沟油的命,操总书记的心”。

今年2月4日,范松青因年龄问题辞去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之职。政协巡视员(正局级)任命已经下达,他在等待着年末的到点退休。

出书被同事质疑说不务正业

2012年、2014年,范松青出了两套书,尤其2014年出版《我为反腐鼓与呼》系列(一套三本),130万字。“出书这事,有同事责问、质疑说不务正业,在政协工作为什么写反腐?”此时,范松青会说用“没影响本职工作”来回应。

但有的同事问,“有没有利用上班时间来写书?有没有利用公家的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纸张、笔墨来写书?“你可以责怪我没完成工作,工作搞砸了,书的立场有问题、有错误,我会虚心接受,但这类责怪很无语。”

出书前,有企业家提出给予出版赞助,范松青谢绝了,自掏10多万元出版。今年大会期间,委员餐厅前设了图书展示区,范松青将两套书摆在展示区书架上,很快有人说“为什么摆这两套书”,范松青便将书撤下来了。

曾实名举报报社领导引轰动

范松青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湖南零陵地委党校任教,本来无论是在党校做学问,还是去走仕途,都有大把的机会和前程,但范松青为了实现自己的“记者梦”,毅然放弃了“相对安逸、可进可退”党校教研室副主任,不顾亲友反对,跳槽到了“穷单位”地委机关报。

一次,范松青跟随地委领导去山里考察,一位瑶族老人好奇地盯着摄像机,这一幕被他拍了下来,还配了一首打油诗,准备在报纸上登出来。范松青自认为这幅照片没有任何问题,但上版后却被报社领导撤了下来。

他很不服气,跑到领导办公室去理论,两人甚至大吵了起来。范松青倔脾气上来了,撂下狠话,“东方不亮,西方亮。你不发,我就到中央、省级报刊去发。”不料,领导一拍桌子放话说:“如果发出来,我跟你姓。”

年轻气盛的范松青,只想着“不能输”,立刻就把照片和打油诗发给了《人民日报》。结果真发出来了,还用了很大版面,这让领导非常尴尬。公开与领导结下梁子后,范松青有意无意间总被“穿小鞋”,但他并没有服软。

一次偶然机会,他打听到报社从北京购买的印刷机远高于当时市面价格。一怒之下,他向当地纪委和检察院实名举报了报社领导,在当地引起轰动。

实名举报结果是石沉大海,而各种打击报复却随之而来,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感觉无法在报社待下去了。范松青因此选择离开湖南,来到广州。

两次竞岗皆失败 性格难在官场“游刃有余”

2001年,广州市纪委监察局开展竞争上岗,范松青报名竞岗研究室副主任,和他竞争的是一些科级干部。

范松青信心满满,他在竞岗演讲中,开场白就“高调”地表示,“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相信我的素质、能力和水平,都完全胜任副主任的职位。”

结果,范松青第一次竞岗以失败告终。领导评价他,“优点突出,毛病也容易看出。有点迂,与同事偶有争拗;有点傲、公开标榜水平最高。”

2005年底,已是研究室正处级副主任的范松青,第二次参加竞岗。这一次,他吸取上次的教训“不能骄傲”,演讲的主题是“有为才能有位,有位更要有为”,但低调也没用,他还是落选了。

两次竞岗失败对于范松青的打击可想而知,他也反思,自己的性格难以让他在官场上“游刃有余”,“迂和傲几乎意味着在仕途上很难进步”。

家里遭贼 妻子:小偷来看我们家有多少财产

家人也反对写书,费心费力费钱,还牺牲团聚时间。“老伴是广州企业退休职工,一个月2700元退休金。女儿在一家企业做财务,家庭并不宽裕,不过她们也没拖我的后腿。”公开财务状况后,范松青的妻子没少和他拌嘴。女儿结婚了,要和亲家商量着不操办酒宴。去年底家里遭了贼,几千元现金、女儿结婚的金银首饰被盗,“太太说全是我惹的祸,小偷是来看我们家有多少财产的。”

对此,老范很无语,报了警,自认倒霉。种种非议,范松青很遗憾,发出“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感慨。

“做男人难,做出名的男人更难”

媒体:两年前对外公布的财产状况有没发生变化?

范松青:(迟疑了一会)还是不要了,免得又惹非议。刘晓庆说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我觉得吧,做男人难,做出名的男人更难。

据北京晨报、《决策》杂志、南方都市报等


相关新闻
往期回顾
起底

曾经,他是校友眼中能干的“学术达人”,是学生眼中没有架子的“斌哥”,拥有近5万名微博粉丝……然而,他却跌入腐败的泥沼。29日,江西唯一一所“211工程”大学——南昌大学的原校长周文斌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无期徒刑。

2015-12-30 Ta头条
央视前主播方静离世 曾打破

12月6日下午15:12,微博名为“陶景洲”的网友称,前央视女主持人方静去世。傍晚18时左右,媒体人刘春在微博中称,获知一位央视前同事病逝,原因是由胃癌转到肝癌。随后媒体证实了44岁方静去世的消息。据方静亲友讣告称,方静于11月18日上午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

2015-12-07 Ta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