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落马书记双面人生:人前抓廉政人后收贿赂

2015-01-22 19:16:17  [来源:新华网]  [作者:石志勇、付瑞霞、王新明、梁爱平]  [初审编辑:陈新科]
字体:【

(新华视点)一边反腐一边腐

——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的双面人生

新华网西安1月22日电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涉嫌受贿、滥用职权一案,22日上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检察机关指控,2004年春节至2012年6月,被告人廖少华利用其担任中共贵州省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贵州省黔东南州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人民币共计1324万元。

因为在落马前高调反腐,并热衷“监狱反腐”教育,廖少华贪腐引起了特别关注。

“人前讲党风抓廉政,人后搞交易收贿赂”

落马前的廖少华,在许多人眼中属于“低调”“务实”的干部。贵州六盘水市某企业负责人如今聊起廖少华被查,还表示“出乎自己意料”,因为他觉得廖在当地任市长时名声比较好。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很多基层干部对廖少华的落马也感到“吃惊”“突然”,在黔东南州一位基层干部眼中,廖少华很“敬业”、很“勤政”、能“干事”。

据记者调查,在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时,廖少华一直在塑造“高调反腐”的形象。担任黔东南州委书记时的廖少华曾与各县市和州直各部门签订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责任书,并多次对反腐倡廉重大问题作出批示。履职遵义市委书记后,廖少华也多次参与和主持重要反腐会议。

2013年6月,遵义市启动了党风廉政“警示教育月”活动,廖少华在启动大会上发表讲话,要求“切实增强党性意识和防腐意识”。启动大会前,与会人员还到忠庄监狱观看了服刑人员的生产生活场景,听了服刑人员剖析思想蜕变、走向犯罪过程的介绍,接受警示教育。

此前,廖少华在黔东南州任书记时,就对“监狱反腐”教育这一形式特别重视,在当地一所监狱设立了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并亲自揭牌。

廖少华在法庭陈述时表示,自己作为党政主要领导,是当地党风廉政建设的主要负责人。在党风廉政建设中,只要求别人不要求自己,失去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使自己成为人前讲党风抓廉政,人后搞交易收贿赂的“两面人”。

贵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志凌认为,尽管廖少华很重视反腐工作,但从他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的犯罪行为可以看出,他把反腐工作仅仅当成是一项工作,只是用于教育别人,而不去认真思考严于律己,并没有在灵魂深处树立对公权力的敬畏之心。

“温水煮青蛙”被朋友拉下水?10次收“朋友”陈春章394万元

廖少华在庭审陈述时说,自己是“温水煮青蛙”被朋友拉下水的。从收自己最好的朋友陈春章的钱开始,打开了贪欲的大门,走上了腐败的道路。

记者在六盘水市采访时了解到,廖少华从六盘水到黔东南州再到遵义市,湖南籍商人陈春章一直跟随其左右做生意。

在22日的庭审中,公诉机关指控,2004年春节至2012年初,廖少华利用其担任中共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黔东南州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盘县红果大酒店有限公司、六盘水市新华大酒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春章的请托,为六盘水市盘县红果大酒店有限公司获取政府贴息扶持资金和技改资金、申请取得六盘水市相关信用社贷款提供帮助;为六盘水市新华大酒店有限公司取得凯里市裕豪酒店及配套房地产项目用地提供帮助;为陈春章承揽榕江县体育馆等政府投资工程项目等事宜提供帮助。2004年春节至2011年8月,廖少华先后10次在其六盘水市宿舍、黔东南州凯里市宿舍等地收受陈春章给予的人民币共计394万元。

廖少华陈述说,刚开始还惶惶不安,后来就心安理得,觉得自己收的是好朋友的钱不会有问题。自己在社交圈喜欢听奉承话,喜欢别人围着自己转,喜欢交各种各样的朋友。特别是在交朋友上,交了一批“讲哥们儿义气”有“铜臭味儿”的老板朋友。

为了自己的“朋友”们,廖少华可谓“两肋插刀”。如2008年初至2012年6月,廖少华接受贵州丰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浙江丰球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的请托,为其公司提供多种帮助,先后12次接受何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550万元。

公诉机关的指控显示,廖少华在为朋友“帮忙”时手段多样,包括获取政府扶持资金、取得银行贷款、争取建设开发用地、承揽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催要工程款项等。

“听不得不同意见” 进入“圈子”的当“自己人”照顾

公诉机关的指控显示,廖少华的受贿行为主要集中在其先后担任中共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黔东南州委书记期间,时间跨度从2004年春节至2012年6月。

廖少华在法庭陈述中说,自己当领导时有时听不得不同意见,尤其是自己决定的事,觉得不同意见是对自己权威的挑战。

在庭审中,公诉机关指控廖少华的另一项罪名是滥用职权罪。2008年7月至2009年6月,廖少华担任中共黔东南州委书记期间,在处理中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要求返还土地出让金过程中,违反有关规定,拒不听取黔东南州政府相关部门的意见和建议,又未调查核实和会议研究,强令黔东南州政府退还中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土地出让金,后又拒不采取补救措施,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310多万元。

一方面“听不得不同意见”,另一方面,廖少华身边也“团结”了不少官员。据贵州当地一些知情人士透露,除了商界“圈子”,廖少华也有自己的政界“圈子”。对于进入圈子的官员,他一律当作“自己人”照顾有加。比如他在黔东南州任职时,一名颇具争议的干部不断有人举报,但仍不能阻止廖少华对其不断提拔。

在廖少华落马后,他曾经任职的黔东南州有多名官员被查。据贵州省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涉及廖少华案的包括6名厅级官员,另有5名处级官员被立案调查,另有7人作组织处理。

陕西省社科院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郭兴全认为,廖少华能够不断利用公权力为“圈内人”输送利益,同时也为自己谋私利,与当前一些地方对“一把手”的监督缺失密切相关。而他能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边腐边升”,也说明一些地方的干部提拔考察制度存在问题。对此必须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坚持用规范的制度管权、管事、管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记者石志勇、付瑞霞、王新明、梁爱平)

相关专题:“习式反腐”力度震撼四野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