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王岐山2014年反腐表情:1次讲话用3个惊叹号

2015-01-09 08:40:44  [来源:廉政瞭望]  [作者:徐浩程]  [初审编辑:谭云涛]
字体:【

  2014年,王岐山通过多种方式公开露面59次,其中对反腐败作部署的有32次。廉政瞭望尝试以这些活动,带读者重回2014年风云激荡的反腐现场,勾勒出2014年反腐方略的多重变化。

  2014,王岐山的反腐表情

  文_本刊记者徐浩程

  2014年12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会见泰国改革大会代表团时称“要有静气、不刮风,不搞运动、不是一阵子,踩着不变步伐,把握力度和节奏,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一步步引向深入。”

  有专家注意到,上述会见的新闻镜头中,王岐山“表情略显凝重”。

  此前舆论对反腐“沉寂”——原任江苏省委常委兼秘书长赵少麟落马后2个月,全国“仅有”3名省部级官员落马——有种种猜测,这可以算是一次正面回应。

  在此会见后4天,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落马;后10天,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韩学键,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同一天落马。2014年的反腐在最后一个月进入又一个高潮。

  2014年,“踩着不变步伐”的反腐败,雷厉风行而不失稳重。截至12月12日,这一年里王岐山见诸报端的公开露面59次,其中与反腐败紧密相关的32次,每次表情有所不同。在这些不同的表情下,2014反腐有什么“新常态”呢?

  传递理念:从谆谆善诱到敲打桌面

  2014年,王岐山与反腐败相关的公开露面,基本集中在前5个月,有20次。

  前5个月,他主持召开了两次中央纪委常委会议,召开了6次座谈会,出席了1个专题研讨班,两次到山东。此外还在全国“两会”的四川、陕西等代表团上讲了很多反腐的观点。这些观点是2014年中央纪委反腐走向的一大重要风向标。

  比如谈公开曝光。1月,中央纪委第三次全会提出要公开曝光;3月的中央纪委常委会继续强调。等到8月,王岐山再次称,“我们中纪委坚持一条,就是曝光。有省长、书记跟我讲,岐山同志,你怎么处理都行,就是别给我曝光。我说,就是不处理也得曝你的光。”

  还有重点查处对象。王岐山4月到5月连续召开了6次座谈会,提到重点要查处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形成有力震慑。

  观察人士告诉记者,“梳理这些活动的内容,看得出主要意图还是传递反腐的理念,进行反腐布局,有谆谆善诱的意味。”所以“活动中王岐山的神情比较轻松”。

  在公开报道中,总能找到一些王岐山幽默、生动风格的印记——曾有外国政要称他“有着略显顽皮的幽默感”。

  3月5日,他参加北京代表团审议时,既提出“要认真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要层层传导压力,把责任分解到基层、落实到人”;也很轻松地谈韩剧。

  与此相应,前5个月,全国有9名省部级高官落马,可以说基本延续了去年的频率和力度。

  从6月起,省部级高官落马数量激增。王岐山的公开活动却逐步减少,即便露面再谈反腐败时,也比上半年严肃得多。

  6月,苏荣与4名省部级官员落马;王岐山参加中央政治局第十六次集体学习,学习的内容是从严治党;会见丹麦议会监察专员署代表团时,他再次强调要“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

  7月,王岐山在内蒙古考察调研,并召开部分省区市巡视工作座谈会。据央视画面,在会上谈到反腐时,他表情凝重,以手背敲桌。此后不久,周永康与5名省部级官员落马。

  “省部级高官6到8月的密集落马,尤其是周永康的落马,让很多官员‘反腐一阵风’的侥幸心理落空。”上述观察人士称。8月,王岐山脱稿即兴讲演一个多小时,与全国政协常委交流反腐,称“我现在可以负责任地说,‘不敢’这条已经初见成效。”

  这并不意味着反腐的力度有丝毫变化。

  10月,王岐山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讲话中,用了3个惊叹号。“党和国家领导人讲话中,用惊叹号的比较少。用了3个惊叹号,可见对某些事情的情绪。”上述专家分析称。

  3个惊叹号:

  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决定了,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必须有一个主轴,中华民族走向繁荣、富强和文明,必须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这个领导核心无可替代,就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

  谁在这样的形势下还敢我行我素、依然故我,就要为我们党改进作风付出代价!

  党中央横下一条心,一定要遏制住腐败蔓延势头。在如此高压态势下,仍有一些党员干部不收手、甚至变本加厉,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塌方式腐败”,令人触目惊心!

  (据《王岐山在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发表讲话(全文)》)

  在这次会议上,王岐山掷地有声,“谁在这样的形势下还敢我行我素、依然故我,就要为我们党改进作风付出代价!”

  此后的两个月,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王敏、韩学键、令计划等人先后落马。

  反腐“操盘”:专、精、快

  11月18日,王岐山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部署2014年第三轮巡视。央视新闻画面中,有一个镜头是“他右手在面前来回、轻柔地舞动,似乎在不厌其烦地详细讲解。”上述专家称。

  在这次会议上,王岐山称,下一阶段巡视工作重点转向专项巡视。专项巡视要害在“专”,可以围绕一件事、一个人、一个下属单位、一个工程项目、一笔专项经费开展巡视。

  “专”可以说是2014年反腐方略的重要特征之一,这还体现在“专注”、“专业”上。

  3月,王岐山在参加河南代表团审议时称,“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把更多的力量调配到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主业上”。这之后,中央、省、市纪委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两次改革,部分地区县级纪委第二次机构改革也将在2015年完成。

  据媒体报道,一名熟悉王岐山的人士回忆,他曾直言,内行和外行查案的差别很大,要求纪检干部尽快变成某一领域的内行。梳理中央纪委各位副书记的履历可知,他们均有在中央、地方、军队纪委或司法系统长期工作的经验。

  10月,王岐山严厉表态,“在如此高压态势下,仍有一些党员干部不收手,甚至变本加厉,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塌方式腐败’,令人触目惊心!”

  “这表明他对集体性腐败有清醒认识,也将‘精耕细作’作为2014年反腐重点之一。”上述观察人士称。

  精耕细作,在中央层面体现为“打大老虎”时抽丝剥茧、步步推进,比如从“石油系”一步步推进至周永康。

  地方则表现为深挖窝案、串案。其典型就是山西官场地震。在这次反腐战役中,山西多名省部级官员落马,并且落马官员之间彼此亦有牵连。“从案件中发现新线索,基本上是我们现在主要案件来源之一。”一名市级纪委官员告诉记者,他们就曾从一个即将结案、简单的招投标案件中,深挖招投标信息泄露来源,最终查处了数名官员。

  2014年的反腐败中,王岐山就像钢琴师,“有静气、不刮风”,形成了自己的“力度和节奏”。与此前相比,这个节奏最大的特点就是“快”。

  7月29日,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不到5个月,中央纪委就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周永康被移送司法。徐才厚从被宣布落马到移交时间更短,只用了3个月。这不仅彰显中央反腐的雷霆手段,也显示纪检机关调查之缜密,不到铁证如山绝不出手。

  除“打大老虎”抽丝剥茧外,一般省部级官员从落马到移交司法的速度也快了很多。十八大前,这一般需要一年左右,比如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2010年7月被“两规”,2011年7月被移送司法。

  而2014年,这个时间基本上在半年左右,部分甚至只需要3个月——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2013年11月落马,5个月后即被移交;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从落马到移交时间更短,只用了不到2个月。这种快查快移模式,正是纪检机关一年来“三转”取得的突破之一。

  痛斥腐败,“严”与“狠”

  11月,王岐山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谈反腐,讲了“狠话”,称“现在有的领导干部忘记了自己是党的干部,不知不学党规党纪,无视规制、不讲廉耻”。

  王岐山更多的“狠话”是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讲的。他称,“党内决不允许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利益输送;决不允许自行其是、阳奉阴违。”“‘四风’病源还在、病根未除,仍停留在‘不敢’层面,‘不能’、‘不想’的问题还远没有解决。”“要持续保持高压态势,治病树、拔烂树,强化“不敢”的氛围。”

  早在去年年初,王岐山就提出“零容忍惩治腐败”是中央纪委全年五大任务之一。

  上述专家告诉记者称,痛斥腐败时,王岐山的语言词锋犀利,透着“狠”字,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讲起话来往往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让贪官如坐针毡。对官员的要求,他的言语中,则透着“严”字。

  治理腐败,既要依法反腐,也要依纪治党。王岐山称,“党纪不能替代国法,党纪不等于国法,但是党纪严于国法。对党员的要求除了有国法的要求,还有党纪的要求,治党从严就要从严格党纪抓起。”

  2014年,中央纪委在这方面有诸多制度创新与实践,例如12月12日,中央决定,由中央纪委在中办、国办、中组部、中宣部等中央和国家机关新设7家派驻机构。

  “明年可能将有更多举措。”上述专家分析称,王岐山曾提到要“确保到建党100周年时,建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运行有效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

  12月12日后,公开场合再见王岐山,是2015年新年戏曲晚会。在这次晚会上,7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共同观看了《廉吏于成龙》。据媒体报道称,这部新编晋剧表达出自古以来人们对为官者清正廉洁的崇敬。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