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干部:涉案官员越来越狡猾 办案难度增大

2014-12-29 07:55:42  [来源:华商报]    [初审编辑:张云荻]
字体:【

  2014,纪委很忙。2014年的中国反腐,更是全年持续吸引着关注的目光。

  临近年末,反观这一年中国“反腐众生相”,有人感慨、有人失落、有人泪流满面……继而反观反腐历程,会发现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目标之下,无论谁有问题,一概难逃法网。

  纪检干部这一年 涉案官员越来越狡猾,办案难度增大

  反腐机构这一年 工作量大,中纪委网站今年两次招人 2014反腐这一年

  2014,纪委很忙。2014年的中国反腐,更是全年持续吸引着关注的目光。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一句“你懂的”,不期然间成为这一年的反腐热词。那时的疑惑,如今已是过眼云烟。那句“你懂的”,如今是“真懂了”。

  临近年末,反观这一年中国“反腐众生相”,有人感慨、有人失落、有人泪流满面……继而反观反腐历程,会发现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目标之下,无论谁有问题,一概难逃法网。

  长期以来,各级纪检干部给外界的印象只有一个—“神秘”。但这一印象在十八大后渐被打破。

  一位省级纪委副厅级干部告诉华商报记者,以前纪委内部有个说法叫“多干少说”,这里的“说”主要是指对外宣传。即便宣传,也大多是在自己系统的阵地上“自言自语”。

  十八大后,随着纪委系统的频频重拳出击,各级纪委的工作思路有所转变。“不仅要做,还要说,因为只有说出去了,大家才知道你做了什么。只有说出去了,才能对其他官员形成震慑。”前述纪委官员说。

  2013年以来,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纪委开始褪去神秘的面纱,变得开放透明。与此同时,各级纪委干部的身影在人们心目中逐渐清晰起来。有媒体赞誉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宁遇阎王莫遇老王”。

  再比如今年6月底,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被中纪委宣布查处,网上一度流传万被几名着统一天蓝色衬衣的男子带走的照片。照片说明称,这些带走万的人就是中纪委干部。真伪已无从求证,但侧面说明民众和社会对纪委干部的期望。

  工作任务量繁重,“今年太忙了”

  华商报记者近日采访多名纪检干部,几乎所有人都感慨“今年太忙了”。多名纪委官员表示,2014年很明显的感觉是“人手不够用”。

  40岁的张先生以前是某县粮食局纪检组长,2014年6月底他突然接到通知,让他7月初去市纪委报到。他到了市纪委后才知道,几乎每个县的相关部门都抽调了人员到市纪委协助办案。

  张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到纪委上班的第一条“铁律”就是不能相互打听案件。谈到2014年后半年来的工作,他说几乎每天都处于工作状态,不断有新的案件线索移交过来。“这半年几乎没人休息,只有累得实在不行了的时候才申请休假。”

  对此,另外一位省级纪检部门的王姓干部也深有体会,他说今年四月份因查办某案件,曾经一个月没有回过家,吃住都在办案点上。“根本没有周末和工作日之分,每天除了办案还是办案。”

  一位和中纪委密切合作的曹姓国家公职人员说,据他所知,2013年以来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工作强度极大,“疲惫不堪”。

  纪委工作任务繁重还可以从纪委内部自身岗位调整、机构改革看出。今年3月,中纪委副书记陈文清曾做客中纪委官网,介绍了最受关注的纪检监察室情况:纪检监察室总数由原先的8个增加到现在的12个;每个纪检监察室均配备人员30名,设立4个处。12个纪检监察室,每个30人,直接负责纪检办案的人员至少为360人。

  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长黄树贤则在另外一篇署名文章中介绍说,2014年的纪检系统机构调整到位后,全国省级纪委纪检监察室总数将达到231个,新增61个,增幅达36%。

  《新京报》的报道则称,重组后绝大多数省级纪委纪检监察室将增至7至8个,其中河南省纪委最多,达到11个。某县纪委书记称,由于各级纪委人手都很紧张,许多省纪委都选择从市级纪委抽调办案骨干,市纪委只能从县纪委抽调。“有的地方人实在调不开,就只能向检察院甚至公安借人。”该纪委书记说。

  办一起案子,看档案就花两个月

  除工作强度大外,压力和阻力成为纪委办案人员最头疼的事。一位省级纪委的办案人员说,随着国家对贪腐打击力度的提高,涉案官员也变得越来越狡猾了。“以前许多案子证据很容易拿到,但今年以来明显比以前有难度了。”

  该官员举例说,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如今一些地方纪委在对一些涉案官员调查时,官员都处于一边接受调查一边正常工作的状态,很容易出现“串供”、“销毁证据”等情形,“这无疑给办案增加了难度”。

  该人士还谈到,以前普遍认为“双规”是纪委办案的“利器”。但近两年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双规”这一党内主要调查措施在日常办案中用得越来越少,“审批程序比以前严格太多,主要还得靠证据。”

  环境之外,如今纪委办案的压力还多了一些人为因素。上述纪委官员说,由于传统固化思想的原因,许多地方的基层“一把手”并不愿意自己的辖区被发现太多的涉腐案件,所以就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人为阻力和压力。

  一位长期在市级纪检系统办案的官员告诉华商报记者,如今纪委办案线索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个是群众举报,一个是网络信息。但这两个渠道里的线索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证据模糊。“许多事情看材料都有影子,实际调查并不是那么回事。”

  该官员说,2014年他们为了调查某县委书记的贪腐证据,将该县2007年以来的城市建设档案全部翻了个遍,由于中间牵扯到许多专业财务问题,于是又调来审计、财务人员查账,仅查看档案材料就花了两个月时间。

  压力之外,一些地方甚至还出现公开阻拦纪委办案现象。比如今年12月初媒体所报道的,湖南省祁东县发改局副局长龙智雄被市县两级纪委调查,龙的弟弟、祁东县工商局干部龙向阳公开“冲击”纪委办案场所,并威胁多名纪委干部“把你们从窗户丢下去!”

  “我们办案有时候真的很难,因为说不定哪天你的调查对象就是你的熟人或朋友,因为体制内圈子就那么大。你严格依法办理,许多不理解的人会说你没人情。不严格办理,内部纪律你允许,咱自己也做不到,反正在纪委办案压力挺大。”一位省级纪委的办案人员说,“纪委办案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风光、简单。”

  面对的诱惑不少,心理素质要好

  一位纪委官员告诉华商报记者,作为纪委办案干部,有一项特别重要的要求就是心理素质要好、心态要好。他举例说自己是一名副处级干部,每月的工资收入也就4000元左右。有好多次查办案件时,当一些同级别的官员、甚至科级官员的贪腐数字动不动就达几百万几千万时,这对于同为公职人员的纪委干部就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我就听到过有同事发牢骚,说这太不公平。”该官员说,后来这个同事不久就被调离了。

  “纪委这个系统诱惑真的不少,心理素质不好很容易犯错误的。”该官员强调说。

  2014年,各级纪委系统还有一个新亮点—解决“灯下黑”现象、“清理门户”绝不手软。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魏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第四纪检监察室主要联系金融口的单位等。魏健还曾担任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主要联系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26家机构。

  就在外界纷纷赞誉中纪委“反腐面前没有特权”时,仅仅过了10天的5月19日,中纪委网站又发布消息,称中纪委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在今年的纪委系统,魏健和曹立新并非个案。早在今年2月,山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就因涉案被查出。公开简历显示,金道铭在1993年至2002年期间曾担中央纪委监察综合室副主任兼外事办主任等职。4月12日,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被查。申维辰也曾是十八届中纪委委员。

  而据媒体的零星报道,以上纪委官员涉案几乎都和此前“办案”有关,或通风报信,或权钱交易、以权谋私。

  据廉政瞭望杂志的统计数据,2013年以来,全国纪检系统共查出监察干部违纪、违法案件至少41起。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反腐专家李永忠在今年8月15日的一个讲座中认为,这些数字“说明中央纪委查案没有禁区”。

  有评论指出,纪委系统一系列清理门户的动作,正是想通过个案上的推进和制度上的改革寻找到一个突破口,找到一个制度之“解”,让公众相信纪委有自我净化的能力,不会纵容系统内的腐败官员。

相关专题:“习式反腐”力度震撼四野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