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谴责中情局滥用酷刑 颠覆美国反恐政策

2014-12-12 11:55:15 [来源:央视网] [责编:谭云涛]
字体:【

  ——国际舆论谴责中情局滥用酷刑

  主持人 刚强:

  观众朋友,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刚强。

  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当地时间公布中央情报局酷刑调查报告之后,可以说引起了国际媒体的纷纷关注和国际舆论的猛烈的批评。然而,我们看到美国国内仍然有人在试图为此进行辩护。今天首先就这个话题,我们演播室请来了本台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先生以及杜文龙先生,首先就这个话题分析解读。节目一开始,我们先来通过一个短片就这个事情后续发酵的相关的情况。

  短片: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反恐行动中,促进和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埃默森曾表示,这份报告证实了长期以来国际社会所相信的一件事,即小布什政府的高层制订了明确的政策,允许系统性犯罪,严重违法国际人权法。但是是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报告中所提及的相关人员,应当被绳之以法,他们必须按照所犯罪行大小接受刑事处罚。

  美国司法部门9日拒绝对该份报告中任何相关人员追究刑事责任,理由是报告中没有足以定罪的证据,对此,埃默森说中情局不能因为虐囚行为得到了上级官员授权而为自己开拓。根本《国际法》规定,禁止豁免实施虐囚行为的政府官员,包括授权虐囚的政府高级官员。

  英国首相卡梅伦表示,“虐囚永远是错误的,用虐待和其它侵犯人权的手段来打击恐怖主义,最终将得不偿失。如果我们丧失了道义,我们将无法战胜恐怖主义。”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说“中情局的虐囚行为严重违法了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必须从此杜绝。”他说“即便是在反恐战中这样做,也是不可接受的,是严重的错误。”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网站,9日刊登文章认为,这份报告指责了美国中情局在审讯中对囚犯施加酷刑,其行为超越法律范围,并对白宫和参议院构成欺骗。

  主持人:

  其实我们看到,这份所谓的“酷刑调查报告”只有几百页,它是从上千页的调查报告当中遴选出来的,是不是冰山一角,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看到接下来媒体不断地披露出美国中情局在虐囚方面的一些所谓的“例证”,并且有跟进的报道说,其实美国中情局是花了大价钱,用了八千万美元雇佣了美国的一个公司,委托这个公司在进行相关的审讯和调查,在这期间发生了很多虐囚的事件。那么雇佣公司来进行审讯,这是不是在美国已经由来以久?

  特约评论员 宋晓军:

  应该来说,原来可能相对来讲比较少。但是我们看到在反恐战争期间,特别是9.11发生之后,美国由于对恐怖分子的跟踪,包括情报的来源,工作量太大,于是它就分包给了公司。

  主持人:

  据说它有80%的比例都给了这个公司?

  宋晓军:

  对,我们看到实际上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承包商数量不比美军少太多,大概有六七万人在那个地方,它驻军就十几万人,包括打仗,后勤这些都包给公司做。那么国土安全部和中央情报局来大量的情报的搜集,最后它不可能靠中央情报局这一点人,最终可能是要雇佣这些公司。往往这些公司它是要考虑业绩的,因为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就是说我不管采用什么手段,我拿了这个单。接了你中央情报局劳务的这张单子,我一定要把你弄回去。

  主持人:

  这个时候人权就已经抛掷脑后了。

  宋晓军:

  对,它不管,因为它是挣钱嘛,就是说挣中央情报局或者国家财政这块钱,说这一单多少钱,肯定中央情报局也给它提供了一些工作的指标,比如多长时间我要什么样的情报,你得给我拿出来。所以它就变化了一笔生意,对囚犯,包括这个反恐的情报的来源,通过生意的方式分包给一个公司来做的话,而且又没提出相应的标准。而且那些公司的人,他又是以盈利为目的的话,出现这样的一个结果,逻辑上是必然的,因为要的急嘛。比如本拉登怎么能抓着,或者在还美国还有什么样的恐怖袭击,你得赶紧给我找出情报来,我拿了你的钱,我要给你干这个事。就相当于有点像线人,就我让线人给钱,然后线人去给我干这个事,那可能就在法律范围之外了,就很多东西是在规矩之外了。

  主持人:

  就是审讯已经变成了生意了。

  宋晓军:

  对。

  主持人:

  我们看到这一次提出这个酷刑报告是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为什么美国国会参议院相关的机构,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份报告抛出来?

  特约评论员 杜文龙:

  我想这里边可能有这样几个原因,首先恐怕有推卸责任的一些说法,因为我既然雇公司,那么黑水公司可以在战区滥用暴力,那么所谓的这种虐囚公司,在一些场合利用这些酷刑,它可以和自己划清所谓的界限,至少这些东西它不是国家行为,不是美军行为,不是政府行为,这样可以把所谓的责任向外进一步的推卸。

  另外,在整个的审讯过程中,按照公司这种行为方式,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限度内,把你需要的情报拿给你,这样既把所谓的恶名抛给了公司,同时又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这样可以做到一举两得。我想在这个时间点,把目前这个酷刑抛出来了,给奥巴马出了一个非常非常难的题。那么今后在战场上如何规范军人的行为,如何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我觉得对奥巴马这个问号的确不小。

  主持人:

  其实我们从美国的很多媒体的报道当中看到的,好像没有几次美国所进行的成功的反恐战争是靠通过这种方式来取得的情报。

  专家观点:该报告对美反恐政策有颠覆性影响

  宋晓军:

  对,因为这个报告拿出来是参议院的民主党人做的,当然也有打共和党人的板子的意思,几乎可以说颠覆了美国的,从道义上来讲,从国际的标准,关于国际人权的相关的一系列的台面上的这些规则的话,全部被颠覆掉了,同时也颠覆掉了美国自己的,至少是小布什时期的反恐政策,这一块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今天已经是轩然大波了,刚才小片里也说了,德国人也说这个不对,联合国相关人也说不对,法国人也说不对,大家都开始群起攻之。那么现在变成了一个民主党参议院的情报委员会控制了,因为参议院不是丢掉了吗?但是是明年一月参议院才由真正的共和党来控制,现在把这个东西抛出来,等于把共和党的小布什的这一批人抛到火上去烤。

  但是美国我看现在也往回掰这个事,你看美国很有名的三次普利策奖的得主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上说我们还是美国人,我们再坏我们也比这些人好,所以他就尽量地把替做这些事的人在开拓,但是它产生的效果,因为外界的人不是说具体追究那个审讯的个人的罪责,而是美国你整体的反恐策略,用这种方式,就把这种方式暴露出,把你小布什整个推行的反恐策略给颠覆掉了,但是托马斯·弗里德曼是为了说服美国公民。就是说我们美国人是为了反恐,这里边具体操作的这些人还是英雄等等。

  主持人:

  看似把共和党,就像刚才您的比喻,放在火上烤的这个意思。但是实际上这个报告当中有很多都指向了在小布什时期,相关的一些行为是小布什时期,但是恰恰现在奥巴马为这个事情却要承担很多责任,我看到美国有线电视台的主持人在质问奥巴马,说你个人是反对这种酷刑实施的,你在上台之初也承诺了相关的一些责任,但是为什么这些事情依然存在?

  正在评论:前副总统辩称会“再做一次”

  杜文龙:

  我想恐怕有把这个罪责和责任往前任推的这种想法,从现在看整个虐囚包括现在所设计出的几大酷刑,奥巴马看了以后就是一个词,感觉到很恶心,以后不再使用这种所谓的错误问题。那么我想在这些所谓的酷刑问题上,反映了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一贯立场。你像老布什、小布什时期,实际上酷刑在大肆的使用,当时也是美国人炒作人权,炒作其他人权的时候,最热闹的一个时期,动不动中国的人权状况不行,然后朝鲜的也不行,谁的也不行,只有美国的人权状况最好。但现在我们返过来去观察,正是在美国人谴责其它国家人权状况糟糕的同时,自己的人权状况和其它国家相比也有很大的差距。所以现在把老帐翻出来,我感觉这个方案的时机好像不太对,因为之前的所谓的这种说法,实际上反映了美国在人权问题上做的更加糟糕。如果的奥巴马如果在为前任进行一些辩解,现在也显得很苍白。目前要做的跟以后要做的,到底会怎么样,我想在以后我们还要观察。

  主持人:

  尽管奥巴马不得不为前任做辩解,但是我们看到恰恰在小布什时期的那位副总统切尼,他看到了相关的事情之后,说这样一句话,说“我认为我们的行为完全是正确的,并且我还会毫不犹豫地再做一次。”这样的话抛出来,不知道美国如何再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环球视线》稍后回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