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岁幸存者控诉日军暴行:目睹其拉走两车女人

2014-12-12 09:23:29 [来源:现代快报] [责编:谭云涛]
字体:【

“我就是南京大屠杀的活证人,我要为这段历史做证人做到死”

91岁幸存者发公开信控诉日军暴行

  “我就是南京大屠杀的活证人,我要为这段历史做证人做到死”

  “我母亲任文英今年91岁了,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最近,由她口述,我写下一封公开信,希望通过现代快报让更多的人知道。”12月10日,家住南京栖霞区丁家庄的徐冬云致电快报称,在首个国家公祭日前夕,任文英老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能了解77年前南京遭遇的浩劫,牢记历史,珍爱和平。

  现代快报记者 顾元森

  91岁幸存者任文英得知今年12月13日是首个国家公祭日,便躺在床上,口述了一封公开信控诉日军暴行

  现代快报记者 邱稚真 摄

  91岁幸存者证言:把日军暴行告诉世人

  67岁的徐冬云告诉记者,91岁的老母亲瘫痪在床好几年了,她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将当年的所见所闻详细地公布于众。最近,她得知今年12月13日是首个国家公祭日,便躺在床上,口述了一封公开信,让儿子写下来。

  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了任文英家,家里陈设非常简单,屋内地面还是水泥地。见到记者到来,老人躺在床上,挣扎着要坐起来,激动地说:“我不能走动啊,要不然我要到外面去,把我当年看到的、经历的都说给大家听。”徐冬云告诉记者,老母亲虽然年龄大了,但耳聪目明,思路清晰。只是她患有膀胱癌,生活不能自理,平时全靠他来照顾。2012年10月,任文英被认定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任文英告诉记者,她写公开信的目的,主要是想告诉世人她在日军侵华期间自己的所见所闻,让大家知道南京大屠杀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事实,无数的事例证实了这铁一般的事实,这是不容歪曲和否认的。

  当年她14岁,挨打后至今腿上还有疤

  1937年,任文英14岁。公开信中说,“南京沦陷前,我家住在南京原白下区,家里有两进6间房子。日军破城前,我母亲杭桂芳给我剪成了男娃头,脸上涂抹上锅灰。母亲跟我说,‘千万不能被日本人看出来你是个女娃,弄得越丑越好。"

  “母亲裹着小脚,艰难地带着我四处逃难。我们始终出不了城,只好东躲西藏。后来日本兵攻进城,我们看到大街小巷上都是同胞们的尸体和血迹。那段时间,白天和黑夜都是火光冲天,夜晚看天都是红色的,逃难的人们惊恐万分。逃难中我遭到日军士兵的毒打,右大腿根部至今还留有10多厘米的伤疤,左手腕也被打得骨折了。当时为了逃命,只好简单包扎。后来长得不好,至今还能看出来是歪的。”

  逃进难民营,目睹日军闯进来抓人

  任文英告诉记者,在逃难过程中,母亲带着她逃到了新街口附近的难民营,后来得知这是美籍华人魏特琳办的国际安全区,当时大家都喊她华小姐。

  公开信中说,“即便在这里(安全区),我也多次看见或听说日本兵闯进难民营,抓青壮年男子和年轻女性。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只有祈祷上天保佑。”

  任文英说,有一次,日本兵抓了两卡车年轻女性,要带走,华小姐上前阻拦,日本人打了华小姐两个耳光,最终他们还是带走了两车女人。在难民营,任文英遇到了她的大哥和二哥。可惜好景不长,日本人再来抓人,硬要抓二哥走,二哥不从。“他们把二哥往死里打,打得二哥脸上全是血,脑袋打了一个洞……”说到这,任文英悲愤不已,“二哥被打得没有了知觉,本以为他活不了。后来,在妈妈的照顾下,他又活过来了。”不过,因为头部受了伤,后来一直头疼,过了几年就去世了。

  1938年1月,难民营被迫解散,一家人回到家。可是,6间房子全被日军烧光了,他们只好转移到小油坊巷一个无人居住的房子里。一路上任文英见证了日军屠戮下南京城的惨状,“在下关看到江面上,死人像一把草一样被冲上岸来,江面都盖住了,都是死人啊。”

  “跟很多大屠杀期间惨死的同胞相比,我们家算是万幸了。”任文英说,后来她结婚了,丈夫告诉她,他的姐姐和堂嫂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在中保村遭到了日本兵的强奸,姐姐几年后抑郁而终。

  “我要为这段历史做证人做到死”

  任文英说,她亲身经历、耳闻目睹了日军的暴行,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有时在梦里都能见到当时的场景。可是现在竟有一些人不承认这段历史,这让她十分气愤。“虽然我年龄大了,但我活着一天,我就是南京大屠杀的活证人,我要为这段历史做证人做到死。”徐冬云告诉记者,以前母亲住在原下关区姜家园附近,去年因拆迁搬到现在的住处。原来的社区—小桃园社区经常派人看望老人,搬到丁家庄后,现在的社区景和园社区也派人看望过她。虽然老人身体不好,日子过得比较清苦,但她经常告诉家里人,要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不要忘记过去那段历史。

  “母亲写下这封信,就是想让更多人记住历史,不能忘记过去。”徐冬云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