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在线

曝落马副局长邱春雷收情妇贿款410万元 曾写遗书表清白

编辑:欧小雷

分享:

  华声在线综合报道 近日,广州市卫生局原副局长邱春雷涉嫌受贿415万元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检方指控邱春雷的受贿款中,有410万元是来自其当医疗设备供应商的情妇曹淑君。曹淑君行贿案近日也在广州中院二审,其一审被荔湾区法院认定行贿多人共计528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曹不服上诉,目前该案二审尚未宣判。

邱春雷(资料图)

  非典期间曾立过二等功 曾写遗书表清白

  今年51岁的广州男子邱春雷,2013年底落马前原系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非典期间我立过二等功。”邱春雷在法庭上讲述。

  从面上看,邱春雷也不算是个富人。据其描述,现在家中仅有80多平方米的房子,银行里面只有几十万元存款,如今估计也已耗尽。

  其案发,应该算是祸起“红颜”。他的情人曹某某,涉嫌行贿卫生系统官员被调查。其间,她寄给邱春雷一封信,称其已经行贿他500多万元。

  邱春雷当时很害怕,对妻子和领导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为了自证清白,他还写下了一封遗书。但是,纪委最终还是查了上来。今年初,邱春雷因涉嫌滥用职权和受贿被逮捕。

  为情妇引荐区里领导以中标项目

  邱春雷说,他在2005年初经由他人介绍认识了女子曹淑君,由于聊得来,两人在2005年七八月间迅速发展成“情侣”关系。有家有室的邱春雷从此很少回家,一个星期有四五天在曹淑君那里吃饭。“两人一起谈人生、谈经历”,邱春雷称,他还负责辅导曹淑君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学习。两人的“情侣”关系一直保持到案发前。

  邱春雷称,在认识了曹淑君约半年后,他才知道曹是做医疗设备生意的。后来曹淑君提出要他引荐一些区里的领导认识,以便在区卫生系统医疗设备招投标中获得项目。邱春雷应允,多次主动约了花都、从化、增城几个区卫生局的局长、镇卫生院的院长和曹淑君吃饭,向对方介绍曹淑君,并希望对方在医疗设备采购招投标上帮忙。

  帮情妇公司获利逾千万元 承认受贿415万元

  据检察机关的证人证言,邱春雷当时负责农村卫生医疗专项资金的调配。为了多申请农村卫生医疗专项资金,并和邱春雷搞好关系,区卫生局相关官员答应为曹淑君提供帮助。

  邱春雷的情妇曹淑君承认,她所挂靠的公司先后中标了上述3个区多次医疗设备采购项目,销售额共达4500多万元。按照30%的利润计算,曹淑君的公司获利逾千万元。而曹淑君应邱春雷要求,所获利润四六分成,曹淑君在早期的供述中称,一共送给了邱春雷520万元。

  邱春雷落马后,一度向纪委承认收受了情妇曹淑君的贿赂款410万元。另外还帮助一名亲戚的小孩安排进某医院工作,收受了亲戚贿赂款5万元。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后,检方以邱春雷涉嫌受贿415万元提起公诉。

  法庭翻供:以前说的都是编的 帮情妇为情不为钱

  邱春雷昨日在法庭上称,“以前说的都是编的,被逼的。”邱春雷称前期的有罪供述,是在办案机关压力下形成的。昨日在法庭上,他再次声称,自己没有收受情妇曹淑君的钱。

  邱春雷的辩护律师表示,按照办案机关提供的邱春雷、曹淑君的有罪口供显示,双方的行受贿行为多次发生在室外如商场门口等地,“如果要拿钱,他为什么不在曹淑君家里拿?”律师认为相关有罪供述不合情理。邱春雷本人也称,他帮助曹淑君中标多个医疗设备采购项目,是为了情,而不是为了钱。

  另外辩护律师还提出,此案指控邱春雷收受曹淑君受贿410万元的证据,只有当事两人的口供,但两人事后均已翻供。其余如赃款、赃款去向等证据都相对缺乏,受贿事实难以成立。检方则表示,邱春雷曾供述,他在受贿了410万元之后,曾用大笔现金向其他人行贿。

  目前,邱春雷案尚未判决。

  庭上语录

  我经常去曹淑君家辅导曹淑君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如果要送钱,曹淑君完全可以在家中送给我,没有必要在外面送。

  我当时不愿意收,但是不收的话,连亲戚都没得做了。

  我刚到检察院时,怕被送回纪委,因此一开始还是做了有罪的供述。

  让我们感受一下司法的公正,希望苍天有眼,包公在世。

  情妇只认向一人行贿:只送过朱启军15万元

  荔湾区法院一审查明,2004年至2013年间,曹淑君先后为获取招投标的内部信息、谋取不正当利益,多次实施行贿,向邱春雷贿送现金共人民币410万元,向花都区卫生局原局长朱启军贿送现金共计人民币45万元,向广州市计划生育宣传指导所原所长陈勇贿送现金共人民币41万元。

  2011年至2013年间,曹淑君多次通过王斌实施行贿,向从化市良口医院原院长陈明贿送现金共人民币20万元,向花都区卫生局原办公室主任朱志宁贿送现金共人民币12万元。

  荔湾区法院一审认定曹淑君及其“80后”亲戚王斌构成行贿罪,其中王斌为从犯,对曹淑君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对王斌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不过,无论是对于检方的指控,还是一审认定的犯罪事实,曹淑君和王斌都表示出了很大的异议。曹淑君认为她没有行贿邱春雷。而邱春雷之前受审时也喊冤称,此前认罪是被逼编造口供,他承认为情妇的公司在中标方面帮忙,但没收情妇的巨额贿款。王斌前日也表示“一审判决量刑太重”。

  “我认罪,我只送过朱启军15万元。一审判决我有期徒刑10年6个月,量刑太重,我孩子未成年,父母有病,希望二审改判我缓刑,让我早日回归社会。”法庭上,曹淑君说。

  不过,出庭检察员认为,一审判决法律适用正确,量刑适当,建议二审维持原判。

  目前,广州市中院还没有作出终审裁判。

  据羊城晚报、广州日报等

相关新闻
往期回顾
乌前总统被通缉:被指侵吞数百亿美元资产 马桶用镀金装潢

乌克兰内务部长阿瓦科夫12日透露,国际刑警组织已于当天决定全球通缉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等人。据报道,乌克兰2014年2月22日发生“国家政变”,前总统亚努科维奇遭罢免并逃离乌克兰。

2015-01-13 Ta头条

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因为一张光脚穿布鞋作报告的照片,著名遥感学家、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李小文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布鞋院士”、“扫地僧”的称呼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开来。昨天下午,噩耗传来,这名莫测高深的“扫地僧”李小文院士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67岁。

2015-01-12 Ta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