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在线

复旦投毒嫌犯否认妒忌 一度以为自己可"调解"出去

编辑:欧小雷

  华声在线综合报道 据新华社官微消息,今天上午10时,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此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月18日一审认定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提起上诉。

二审现场视频截图(资料图)

  林父曾借款十多万 准备赔给黄洋父母未果

  据了解,在一审宣判后,林森浩父亲林尊耀也曾返回上海见过律师斯伟江和唐志坚,了解儿子的案情。斯伟江说,林森浩家里也曾筹了十几万元,准备交给法院,赔给黄洋家人。但是由于受害人家里不愿意要,所以法院没有接收。

  林尊耀称,他确实在今年夏天借了十多万元,准备通过法院赔给黄洋父母。但是法院没有接收,说是需要得到受害人父母同意,让他等候通知。此后法院一直没有通知他去交钱,因此这笔钱也一直没有赔出去。

  林森浩:听到死刑判决时很焦虑 做梦都在说对不起

  据了解,一审宣判后,林森浩被送到上海市第三看守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林森浩曾称:“当时听到死刑判决时,我很焦虑,心跳很快。面对死亡,虽然有焦虑,但我也会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努力安然离开这世界”。林森浩认为,以命抵命,虽然已对得起黄洋,但是对不起黄洋的父母。

  律师唐志坚告诉记者,在看守所的一年多日子里,林森浩主要是看书。据他回忆,一审没宣判前,林森浩对未来充满希望,一直在看书。林森浩通过阅读各种书籍,发现自己的缺陷是缺乏自信和勇敢。林森浩说,他有段时间曾经在QQ签名上写过八个字:“胆子要大,下手要狠”。“别人看了,可能有人认为这就是我投毒杀人的证据之一。”但林森浩辩解称,这只是他鼓励自己要勇敢。

  唐志坚介绍,一审宣判后,林森浩被送到新的看守所,他当时感到万念俱灰,没有任何希望,书也不看了。直到与二审律师会见后,他才重新鼓起勇气,重新看书,试图努力通过法律争取自己的权利。通过看书,林森浩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缺乏社会阅历,就必须有阅读的习惯;如不读书,看看电视剧也好,电视剧里也有很多人生道理”。

  对于黄洋之死,林森浩称“后悔”,他觉得黄洋很无辜,自己的人生也很可惜。林森浩说他最遗憾的就是:自身一些不好的习惯让自己做了这件事情,后来又懦弱没担当,导致黄洋的死亡。“自己连做梦都在说‘对不起’。”

  二审前林森浩写道歉信求原谅遭拒收

  据悉,二审开庭前,林森浩亲笔书写了一封道歉信给黄洋的父母,跪求他们原谅自己的灵魂。这封信共1548个字。林森浩在信中写道:“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很苍白地说,对不起,叔叔阿姨!给你们跪下谢罪!希望你们平安,希望你们保重身体,也希望你们能谅解我的灵魂!”一位接近林森浩的人告诉记者,由于无法向黄洋的父母当面道歉,林森浩便书写了一封道歉信,希望通过代理律师转交给黄洋的父母,但遭到了拒收。

  被害人父亲:信里的口气不像是林森浩本人 杀人偿命

  黄国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的确收到过一封道歉信,但收信时间并非近日,而是今年五六月份。且该信并非手写,而是由电脑打印而成,只在每页底部均附有林森浩的签名。末尾署名为“罪人:林森浩”。

  黄国强说,“信里的口气不像是林森浩本人,倒有点像辩护律师。”由于信中林森浩仍称自己投毒只是出于开玩笑,因此他们并未接受致歉。面对即将到来的二审,黄国强依旧态度坚决:“严惩凶手,杀人偿命。”

  二审现场

      林森浩情绪失控痛哭:我没什么价值观

  复旦投毒案二审庭审现场,原审被告人林森浩一度情绪失控,低头痛哭,并表示:“我是一个很‘空’的人,我没什么价值观。”

  他回忆,3月31日晚,黄洋回来得比平时晚。4月1日早,林森浩听见,黄洋喝了口水,然后很快吐了出来,说“像鱼骨头卡住的感觉”。随后,黄洋将饮水机和水桶拿去盥洗室清洗,之后将水桶倒扣在地上。因为害怕黄洋问自己,林森浩一直在装睡。等黄洋走后,林森浩刷牙后就离开寝室。

  2日中午,林森浩回寝室想“看看黄洋的态度”,感觉他不大舒服,说肚子疼,但精神状态还不错。当天晚上得知黄洋住院后,自己慌了。

  3日,慌乱的林森浩在寝室等同学来谴责自己,但却始终没有坦白,林森浩说“和一个人的勇气有关”。

  林森浩称,在黄洋毒发后,自己第一次见到黄洋父亲时,“看到他的样子我觉得很愧疚”,但仍没有说出投毒行为,“我觉得和勇气有关。”而在黄洋毒发后,他曾和同学一起去看过他,“透过玻璃窗,他好像脸带微笑的样子,像平常一样。我当时没敢跟他说话”,“我心虚,没敢逗留多久”,但他却告诉同学,“他(黄洋)大概两个星期后就能出来”。

  一度以为自己可以“调解”出去

  刚被警方带走时,林森浩一度以为自己可以“调解”出去,以为双方父母聊一下就可以了。

  林森浩在讲到对二甲基亚硝胺的毒性的了解时表示,两年前做大鼠实验时,并不知道二甲基亚硝胺的毒性,也没有刻意去查过,当时注射的剂量自己也并不清楚。

  去年3月底,有同学约自己去当血液测评志愿者,自己是被检查的对象。如果不当志愿者,自己是进不了实验室的,也拿不到二甲基亚硝胺。

  否认妒忌黄洋考博:自己根本没有报名

  林说,他回到寝室后,将部分原液倒入饮水机,注射器内的没倒。之后看到饮水机呈油黄状,特别明显,所以用刷牙杯将水舀起,倒到盥洗室,这样弄了两三次,才将饮水机放回原位。

  此后,林有些后怕,才开始上网查二甲基亚硝胺的情况:“想看看这种药有没有问题,想找一个自我安慰。”

  听了林森浩的供述后,公诉方当庭指出了其中的矛盾之处:当时投毒时,林反锁了房门,怕被别人撞见。但之后却两三次往返楼道内的盥洗室倾倒毒水、更换清水,这样显然更易被人发现不正常。对此,林森浩回应,人的行为有时不一定非要有思维的参与,是一种下意识行动。

  当检方追问上诉人林森浩究竟为什么会想到用已经尘封已久的二甲基亚硝胺去投毒,而不是其他化学用品,林森浩回答,可能是一种很微妙的联想,曾经有人问过他“你会不会用这种东西去毒害别人”,所以当时就勾起了这个回忆。

  林森浩称,自己和黄洋平时无怨无仇、没有吵过架,没有打过架,不妒忌黄洋。奖学金双方都拿过。不妒忌黄洋考博。自己不考博是因为,考虑到家庭经济条件原因去找工作了,考博根本没有报名。

  被害人父亲:难以原谅林森浩 不怨恨他的家人

  黄国强告诉记者,并不是自己不近人情、不原谅林森浩,而是难以原谅。黄国强认为,林森浩给黄洋下的“二甲基亚硝胺”含有剧毒,当时上海都未能检测出。他难以理解,两人之间究竟有何仇恨,林森浩才会向黄洋下此“毒手”。

  黄国强称,4月1日,黄洋喝水时,如果林森浩能够加以阻止,悲剧就不会发生。此后,黄洋住院时,林森浩也未能主动交代,让儿子失去了救治的时间。而林家在一审宣判后才来的道歉,缺乏诚意。此外,看完林森浩的道歉信后,黄国强依旧认为他没有悔改之心,至今都说是“开玩笑”。

  综上几个原因,加之此事对家里的伤害,使得自己难以原谅林森浩。同时,黄国强多次强调,难以原谅林森浩,但对于林家人,他则说“我不怨恨他的家人。”

  “复旦投毒案”案情回顾

  2013年4月1日

  复旦大学研究生黄洋身体出现不适,当晚被送至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就诊,入院后,病情加重,先后出现昏迷、肝功能衰竭等症状

  2013年4月11日

  上海警方通报,在黄洋的寝室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某有毒化合物成分。警方经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锁定其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次日,林森浩被依法刑拘

  2013年4月16日

  黄洋不治身亡

  2013年4月25日

  上海黄浦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林森浩

  2013年11月27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林森浩否认“因琐事杀人”,称是愚人节想整整黄洋

  2014年2月18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据人民网、中国新闻网、成都商报、

相关新闻
往期回顾
起底

曾经,他是校友眼中能干的“学术达人”,是学生眼中没有架子的“斌哥”,拥有近5万名微博粉丝……然而,他却跌入腐败的泥沼。29日,江西唯一一所“211工程”大学——南昌大学的原校长周文斌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无期徒刑。

2015-12-30 Ta头条
央视前主播方静离世 曾打破

12月6日下午15:12,微博名为“陶景洲”的网友称,前央视女主持人方静去世。傍晚18时左右,媒体人刘春在微博中称,获知一位央视前同事病逝,原因是由胃癌转到肝癌。随后媒体证实了44岁方静去世的消息。据方静亲友讣告称,方静于11月18日上午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

2015-12-07 Ta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