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小英雄同事劝其低调 回应:我是国家的人

2014-11-04 15:41:38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初审编辑:夏博]
字体:【

11月3日,雷楚年因涉嫌诈骗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伪造公司印章罪在成都高新区法院出庭受审。

雷楚年获得的荣誉奖章。

华声在线综合报道 从平民到英雄,他用了几分钟;从英雄到嫌犯,他用了6年。

11月3日,“抗震小英雄”雷楚年在成都高新区人民法院受审,他因涉嫌诈骗包括其女友郝某在内的21人46.3万元,被高新区检察院以诈骗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伪造公司印章罪提起公诉。

下午3时许结束第一次庭审。庭审过程中,被告人雷楚年对部分指控表示认罪,对部分指控进行辩解,该案将择日继续审理。针对检方指控的5项犯罪事实,雷楚年均表示认罪。但对部分证言和证据提出了3点异议。其中多次提到,他收人“打点费”找人办事,“后来才知道是假的,但也只有继续骗下去……”

雷楚年个子不高,微胖,脸上留有络腮胡,如果放在人群中很难被找出来。但他在6年前因为在地震中救了自己的同学,被称为抗震小英雄,获得了“抗震救灾英雄少年”的称号,并成为奥运火炬手。

那时的他15岁,清瘦,留着小刘海,眼睛不大,呈“八”字状眯成一条缝。6年后,当他被法警带入庭审现场,无论是变胖的身材还是背负的身份,已经大相径庭。唯一不变的只有眯着的两只眼,戴着一副眼镜,歪着脑袋。

上午11时许,高新区人民法院对该案公开开庭审理。此次庭审主要对起诉书指控的5项犯罪事实逐一进行了法庭调查。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处看到,雷楚年涉嫌诈骗和伪造公章的犯罪行为,集中在去年年初至9月份的半年时间里,几乎每一个月都有涉嫌诈骗行为的出现。

提出3点异议

我不是故意行骗所托非人,只有继续骗下去

从上午11时至下午3时,第一次庭审进行近4个小时。对每一项指控,雷楚年都称愿意认罪,但对于公诉人公布的部分证言和证据,他在庭审过程中分别提出了3点异议。

第一异议的提出,出现在针对诈骗其女友郝某的证据公布过程中。“我一开始没有想过骗她,是真的想帮她进航空公司。”雷楚年称,当时以为自己认识的“蓝胖娃儿”真的能办成事,“但最终没办成,自己把钱花了。我后来和女友吵架,向她打了一张20万的借条,是帮她找工作的钱和之前找她借的钱。”

而对于涉嫌骗取巫先生工程保证金的事,雷楚年也称愿意认罪,但坚持土方工程真实存在,“我还去工地看过他们处理纠纷,是他们后来自己不愿意做工程了才找我退钱,这是一起纠纷……”

对于伪造“入学通知”和“成都市初中报名接收条”一事,他则坚称自己也是找朋友办的,一开始不知情,“后来托教育局的人打听才知道都是假的,我当时都傻眼了,但也只有继续骗下去……”

消失于出租屋 留下英雄奖章

此次庭审,受害人朱女士和巫先生也坐在旁听席。但在公诉人呈现涉及自己案件内容的证言时,两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巫先生首先试图发言,但被法警制止,而朱女士在反复举手后,打断了庭审。

“我希望我的代理律师也出庭,还有我转给雷楚年的钱都是打在他女友账户上的,为啥他女友不是被告?”朱女士有些激动,她的行为导致庭审被中断20分钟。最终,鉴于本案受害人较多,法院没有进行余下的环节,将择日再审。

庭审结束后,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法院外见到了朱女士。“我也知道自己刚才冲动了,我就是不理解,他怎么能辜负我们的信任!”

巫先生则称,在知道自己的保证金被骗后,考虑到大家都比较熟,几乎都准备原谅雷楚年了:“只要他把钱还我们都行。但最终他让我们失望了。”

等到今年1月,巫先生最终选择报警。他和儿媳妇刘悦在彭州还试图寻找雷楚年的踪影。

“他家里我们去过,没找到他。先是听人说住在彭州的一家宾馆,后来又打听到他一直在外面租房居住。”刘悦说,当最终找到出租房时,房东也联系不上雷楚年,但同时将雷楚年的一包东西给了刘悦。

这包东西,昨日庭审现场刘悦带了过来:里面有雷楚年的户口本,他2008年获得的“抗震救灾英雄少年”的荣誉证书,还有一枚英雄奖章。

下午的阳光照射下,这枚英雄奖章露出斑斑锈迹。它曾经是少年英雄的见证,而今是一场骗局里受害人仅存的物品。记者手记

奖章背面 是成长的代价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雷楚年,和照片中的印象截然不同:微胖,浅浅的络腮胡,戴着眼镜,庭审过程中就这么歪着头站了4个小时。

关于他少年英雄的故事,我们已经讲述得很多。而他私下里的另一面,多数人并不知道。故事在何处改变了进程?或许没有转折点,只有逐渐渗透至内心的虚荣与失衡。

有这么一个细节:我的一位同事在4年前带他去外地参加一个活动,他提出要住豪华单人间,被组委会拒绝。同事劝他好好学习,他的回应是:我是国家的人,不必为我操心,国家怎么可能不管我?

4年后,国家管他了,用了他意想不到的法律手段。

庭审现场,雷楚年认下绝大部分的罪,对于细节的执着异议,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他最后的体面和尊严。无论悔与不悔,在他决定放弃证书和奖章,骗钱消失的一瞬间,那面奖章的背面就注定刻下一个迷茫者成长的代价。

46万元怎么骗的?

你不认识我?上网搜我的名字

一骗女友:想当空姐?打点费10万

公诉人介绍,2013年3月,雷楚年在与郝某谈恋爱期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向郝某谎称可以帮助其进入某航空公司上班,进而虚构需要打点关系等理由,从郝某处骗取10万元。

对于这一情况,雷楚年在被警方控制后做了7次笔录。他最终给出的解释为:“我和她交往时的确想帮她,我之前在夜店里认识一个叫‘蓝胖娃儿’的人,他自称是航空公司老总的儿子,我就让女友给我10万元当进公司的打点费,我转交给了蓝胖娃儿的朋友黄某。后来事情没办成钱退给了我,我自己将钱用了……”

二骗朋友表姐:我能安排进重点中学

当年4月,雷楚年向朋友的表姐朱女士等谎称,可以帮助其孩子进入成都市重点中学读书,进而虚构需要打点关系等理由,骗取朱女士共计10.5万元。

之后,雷楚年伪造成都市教育局公章,制作了虚假的“通知”和“成都市初中报名接收条”,并交给朱女士。同样的手法,雷楚年在7月还在受害人唐某处骗了7万余元。

对话:华西都市报:你和雷楚年是怎么认识的?

朱女士:我是去年通过我表弟认识雷楚年的。去年,我的儿子小升初,雷告诉我表弟,只要花点钱,就可以让娃娃进成都某重点中学读书。后来,娃娃不仅没有去重点中学读成书,我的10.5万元也打了水漂,后来一直要不回来。

第一次见面,雷楚年就开口找我要5万元,说是要找人打点。第二天,我按他要求,将5万块钱转账到了雷楚年女友郝某的银行卡上。没过多久,雷楚年说需要请领导吃饭,又找我要了5000元。

朱女士:我们直到9月上旬都没有在学校报到名。9月14日,我们约雷楚年出来见面,但只有他父亲来了,喊我们不要担心。我们又只有继续等待,到11月后,雷楚年和他父亲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了。

三骗朋友父亲:来做工程先交保证金

骗局还在继续。当年5月,郝某闺蜜刘悦(化名)的公公巫先生从雷楚年处得知,彭州市有一块工地的土方工程可以承包进场,但要交保证金。

这次,雷楚年在巫先生等两人处,拿到了一共5万元的“工程保证金”。

对话:华西都市报:雷楚年在你印象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刘女士:我和雷楚年的女朋友郝某是闺蜜。从2012年过年开始,雷楚年找我们借了几次钱,每次一两万元不等,但后来很快就还了。

在我们的印象中,雷楚年很有能耐,也很能说,他很以自己“抗震救灾英雄”的称号为傲。有些朋友不知道他的身份,雷楚年还很得意,让别人马上上网搜索他的名字就知道了。

在朋友聚会中,他还不止一次提到自己在北京的政法大学读书,政府每个月还要给他钱,还没上班,一个月的收入就有7000多元。

四骗朋友:给16人“搞定”驾照

又过了一个月,雷楚年向朋友谎称自己可以为需要驾照的人“购买”驾照。其间,雷楚年直接或通过朋友,共收取宋某某等16名被害人“购买”驾照款累计13.8万元。之后,雷楚年还伪造某驾校印章,制作虚假的收据。

上述4个骗局中,当受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雷楚年就已经前往深圳,手机再也无法接通。今年1月,巫先生向警方报案,雷楚年之后被列为网逃人员。

对话:华西都市报:你们全家人都认识雷楚年吗?

巫先生:认识,他还来过我们家。哪晓得,不仅我儿子儿媳被雷楚年骗了,我们这些当家长的也轻信了他的话。去年五六月份,雷楚年跟我儿子说,他在阿坝州交警队有关系,8000元就可以办个驾照

当时,我老婆就给了8000元给雷楚年,雷承诺3个月之内拿证,一年后从阿坝转到成都。之后,还介绍了另外几个朋友给雷楚年,他们也分别给了雷楚年8000元现金和相关办证照片。

  评:“抗震小英雄”是如何被“捧杀”的

  6年前,在汶川地震中,雷楚年纵身一跃勇救7人;6年后,身负光环的他却跃入深渊:他号称可通过“关系”帮人找空姐工作、进重点中学、购买驾照等,最终因涉嫌诈骗21人共46.3万元而身陷囹圄。(据《成都商报》)

  昔日的全国“抗震救灾英雄少年”、奥运火炬手,如今却沦为阶下囚,雷楚年的跌宕际遇,展现的无疑是光环下的自我迷失。“英雄”称号,本是对过去善举的赞许,可到了他这里,却成了虚荣的动力源。光环之下,雷楚年的价值坐标逐渐倾斜:作为高中生,他月花销上万元,混迹于酒吧,并将名声转化为骗人钱财的筹码。

  雷楚年“过山车”式的命运,有咎由自取的成分,但也跟社会“捧杀”不无关系。要知道,“捧杀亦棒杀”,荣誉会催人奋进,有时也会滋养个人私欲。事实上,“模范变嫌犯”的故事,此前并不少见。汶川地震中的“最牛志愿者”陈岩,也曾以帮忙打点关系的名义骗人钱财,并因此获刑。这些昔日“模范”的迷失固然有个人因素,但也多是倒在“盛誉”之中。正是由于社会褒扬无节制,动辄把他们推上道德高台,结果才让“流星背负了太多的心愿,跌得那么重”。

  就拿雷楚年来说,他被树为典型后,各种荣誉、特殊待遇纷至沓来:做报告、拿出场费……这让他逐渐背离“学生娃”的角色定位,在荣誉环绕中日渐膨胀。更遗憾的是,在社会“捧杀”之下,与雷楚年内心成熟度匹配的心理辅导、危机干预机制也几乎没有,这导致他陷入迷失、堕落之时,身边人除了提醒,别无他法。

  雷楚年辜负了他所享有的荣誉不假,但社会也该对“捧杀”癖好有所反思。正因我们只顾追捧,却忘了培育一个人面对社会荣誉的健康、平和心态,才让昔日模范被浮躁挟持。因此,比起一味“伤仲永”,社会更该做的,是懂得给这些背负光环的个体以平和成长的空间,促使他们戒骄戒躁—这样,哪怕犯了错,也能迷途知返、涅槃重生。

  (作者系北京媒体从业者)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