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在线

村上春树再领跑诺奖预测榜 专家:其作品不符诺奖品位

编辑:欧小雷

  华声在线综合报道 瑞典当地时间10月9日下午1时(北京时间10月9日晚7时),瑞典学院将宣布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曾押中作家莫言获得诺奖的英国博彩公司于9月份公布赔率名单,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高居榜首,他能否夺奖再次成为本次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话题。

  

村上春树(资料图)

  村上春树居网站赔率榜首 陪跑6年成“最悲壮的入围者”

  每到诺贝尔颁奖季,全球范围内都会掀起各种讨论、预测潮,全球著名博彩公司英国立博博彩公司和unibet公司近日发布了今年的赔率榜单,村上春树连续六年入围,并稳居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单第一。但正如专业人士的分析那样,以村上近年来的著作来看,他距离诺奖评奖的要求反而是越来越远了。

  据悉,村上春树自2006年获得有“诺贝尔文学奖前奏”之称的“弗朗茨·卡夫卡”奖之后,每年都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但年年与诺奖无缘,堪称“最悲壮的入围者”。2012年村上春树就在赔率榜单上领先,不过最后不敌莫言。

  每年一到十一长假结尾,就会由各种渠道传来诺奖得主的预测消息。这其中,博彩公司给出的赔率最具参考性,历史上有过多次押中的经历。最近3年获奖者特朗斯特罗姆、莫言、门罗在奖项揭晓前均名列赔率榜前列。其实,所谓赔率,也可以理解为全球读者的提名,是读者们心目中应该得奖的作家集合而成的一份名单。

  村上春树:不敢猜想诺贝尔文学奖 我就像永远的丑小鸭

  村上的长篇小说《没》英译本上月发售,迅即登上销量榜冠军,更有书迷为伦敦签书会轮候21小时,村上在海外广受欢迎。但当谈及日本文坛时,他以“永远的丑小鸭”形容自己,指大多数日本作家及评论家均不喜欢他的风格。

  村上在专访中坦言,很少读日本当代文学作品,又形容自己“被日本文坛放逐”(I'm an outcast of the Japanese literary world)。尽管作品销量动辄过百万本,但他直言从事写作35年来,大多日本书评人和其他作家始终不喜欢他,“我就像永远的丑小鸭,绝对变不了天鹅。”

  村上表示,近年已开始意识到,自己与日本文坛“玩不同游戏”,“两者非常相似,但规则不同、工具不同、场地不同,就像网球和壁球一样。”被问到假如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情况会否不同,他笑言:“我不想猜测,这问题很敏感,可能会被人吊死,我不知道!”

  专家:村上春树作品过于通俗 不符诺奖品位

  对于这位新作每每在日本掀起抢购狂潮的超级畅销书作家村上春树,文学界却多持有保留态度,许多人士认为,村上春树的作品过于通俗、流行、小资化,不符合诺贝尔文学奖严肃、纯文学的品位。

  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陈鹏认为,数次与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的村上春树虽然呼声很高,但是由于洲际轮替或者是区域轮替的原因,不获奖的可能性很大。

  村上春树曾被曝开大麻party 称“还挺喜欢大麻的”

  据悉,村上春树曾被曝出曾在德国开大麻party,彻底毁掉之前的健康形象。

  文章摘编如下:

  在日本,村上春树已经“被拿奖”多次了。日本政府定下的拿下50个诺贝尔奖的豪言已经放出,恐怕村上春树这一个文学奖是早就算在内的。一直以来,村上春树在大众面前都保持着神秘的形象。人们往往津津乐道于村上为了保持写作精力而坚持练习马拉松的事,却不知道他练马拉松是为了身体不被大麻拖垮。

  事实上,在村上春树的“粉丝”中,早就有他吸食大麻的传闻。这次的爆料者是一对德国夫妇,本来经营着一个小酒馆。两人在整理多年前的老照片时,偶然发现相册里竟然有年轻的村上春树吸食大麻的照片。

  80年代中期,村上春树刚刚开始在文坛展露头角。他获得了“新锐作家奖”。日本有一家男性杂志邀请他共同去德国采风。一同前去的摄影师施耐德说:“当时,村上的英语很不好。和人握手都不看人,我觉得他是个有点阴郁的人”。当时的采风团队浩浩荡荡,人多眼杂。但是村上春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不方便,就像自己一个人一样。

  早上到附近散步,喝点啤酒,一直到日落,去看电影听歌剧,品尝当地美食以后,回家睡觉。听说他还四处打听哪里可以看德国禁片,可以看出村上是个外表阴郁、内心奔放的人。

  到了汉堡,村上就和施耐德一起去了红灯区,转了几圈以后,村上希望去找个俱乐部看看,施耐德带他去了一个建在废旧车站里的俱乐部,不巧老板正准备打烊。看到村上他们,老板觉得对远道而来的日本客人有些抱歉,就邀请他们去自己家里玩。村上欣然应允。说是“家”,其实就是一个地下俱乐部,因为那里有大麻。

  根据当时的德国法律,公开吸食大麻是违法的。但是对于俱乐部的老板来说,“业内人士”吸大麻是司空见惯的事。如果来的客人是值得信赖的人,那么给客人吸几口大麻也是常有的。大家照顾村上春树是外国人,怕他难以接受,就让翻译特别向他说明“这个是大麻,你吸吗?”村上表情平静地回答:“嗯,我还挺喜欢大麻的”。之后的村上春村就陶醉在大麻燃烧的“紫色烟雾”中。一直到回到住处,他都只字未发,完完全全地沉醉在自己“大麻的森林”中。

  村上春树与诺奖差距只是运气?

  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即将颁出之际,《大家》刊出专栏文章——“村上春树与诺奖的差距只是运气?”作者为姜建强(曾大学任教,研究哲学,20世纪90年代留学日本,后在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担任客员研究员,致力于日本哲学和文化的研究)。此宏文从多个角度剖析了村上春树与诺奖的“感情纠葛”,可看做当下打开春树诺奖谜团的一把钥匙,以下为节选:

  这些年,每当时序进入到9月底,总有一个非常文学,非常诗性的话题令粉丝们在咖啡馆里争论不休:诺贝尔文学奖会授予村上春树吗?

  这里的一个难点,也就是说一个悖论在于:说村上小说存有问题,但又何以畅销?“畅销”与“存有问题”能同在吗?畅销是否就是小说的唯一?

  在我们的印象中,村上总以一个世界公民的身份,写他的世界小说。用他的透明文体,清新的日本语和还算奇特的构思,构筑他话语的文本。所以他的小说,其背景和人物可以放置于任何地方,只要是处在后现代的国家,一般都能普遍适用。多崎作,这位20多岁的大学生,每天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想到死。这件事本身究竟有多少现实性呢?不必强调说文学必须来源于生活,但文学必须尊重生活,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日本的年轻人每天想得就是死吗?

  后现代的日本社会问题成堆,日本人精神底色从昭和到平成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异,但村上的笔触并没有深入进去。缺少对日本现实的关照,缺乏对现实日本的热情。好像日本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他还是用自己的方式编织着自己的多崎作,编织着自己的青豆,编织着自己的田中卡夫卡,编织着自己的巡礼之年。

  人物简介

  村上春树(むらかみ はるき,Murakami Haruki)1949年1月12日出生于京都伏见区,日本现代小说家。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演剧科,亦擅长美国文学的翻译,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的作品展现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

  据中新网、文汇报、华西都市报、济南日报等

相关新闻
往期回顾
起底

曾经,他是校友眼中能干的“学术达人”,是学生眼中没有架子的“斌哥”,拥有近5万名微博粉丝……然而,他却跌入腐败的泥沼。29日,江西唯一一所“211工程”大学——南昌大学的原校长周文斌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无期徒刑。

2015-12-30 Ta头条
央视前主播方静离世 曾打破

12月6日下午15:12,微博名为“陶景洲”的网友称,前央视女主持人方静去世。傍晚18时左右,媒体人刘春在微博中称,获知一位央视前同事病逝,原因是由胃癌转到肝癌。随后媒体证实了44岁方静去世的消息。据方静亲友讣告称,方静于11月18日上午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

2015-12-07 Ta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