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碉堡]司法文化解释美国人为啥不玩足球

2014-06-27 11:37:30 [初审编辑:谭云涛]
字体:【

  [华声在线导读]本届世界杯,美国队第一轮小胜加纳,副总统拜登居然迟到。在美国人眼里,世界杯远远不如“超级碗”吸引人。美式足球与欧式足球两种运动,在大西洋两岸待遇迥异。这到底是为什么?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世界各地的球迷都在狂欢——美国可能是个例外。

  在美国的体育版图中,足球另有内涵。美式语境里的"football” 指的是比"soccer"热门得多的橄榄球。本届世界杯,美国队第一轮小胜加纳,副总统拜登居然迟到,虽然后经巴西媒体报道是因为出于安全问题考虑而导致遇上交通堵塞,但美国人对足球的“不怎么热心”可见一斑。美式足球与欧式足球两种运动,在大西洋两岸待遇迥异。这到底是为什么?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法学院终身教授 William Pizzi 曾试图在论文《足球、橄榄球与审判体系》中给出答案。Pizzi 把法庭上或纵横捭阖、或暗藏玄机的司法实践类比风靡美国和欧洲的两种足球。通过比较两种运动,他尝试剖析美国人的司法文化,解决为什么美国人爱玩橄榄球这样的悬念。

  足球和橄榄球是两种运动。看足球,只需知道身体侵犯或危险动作是犯规,其他的就交给场上球员去自由发挥了。而在橄榄球场上,想要向解释 “越位” 一样给姑娘们说清楚 “攻防线”(line of scrimmage)的概念就太难了。

  说实话,什么时候抱着球、什么时候把球扔到地上、什么时候用脚踢,这些橄榄球规则的细节都不太简单。

  不说别的,就说裁判数量吧。足球场上能够吹停比赛的裁判只有一个,加上两名边裁和第四官员,寥寥几人。而在橄榄球赛场上,6 到 8 名裁判都可以扔小黄旗中断比赛,然后裁判会一起研究一下究竟犯规是否成立——不少时候,商量的结果是没有违反规则。

  因此,足球和橄榄球在比赛节奏上完全不一样。足球要保持比赛的连贯性,在进攻有利的前提下裁判对某些犯规行为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赛最后的伤停补时往往也就是几分钟时间。比赛大多数时候,足球裁判的角色是比赛的背景。但在橄榄球比赛中,赛事频频被中断,裁判会商,甚至美国职业大联盟还曾经引入了视频回放来协助裁判判罚。至于比赛时间,橄榄球采取精确计时,所以规定时间半小时的半场球往往能延续到一小时,甚至更长。

  足球比赛中,罚任意球,排人墙有距离的限制,需要裁判出手调节,但没有人严格用尺子去量距离。橄榄球赛场上,10 码罚球就是 10 码,差半码都不行。球场上有辅助线,场边裁判也会测量距离。

  就球员与教练的关系,两种运动也差异较大。足球场上,教练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场外规定区域大呼小叫,最多通过三名轮换球员来影响比赛。但在橄榄球赛场上,教练几乎决定着每一次进攻的策略和防守的阵型。先前,教练会把一名球员叫到场边暗授机宜,然后球员把信息传递给四分卫;如今,教练直接通过装在四分卫头盔上的对讲机指挥比赛。

  也就是说,足球场上的天才球员往往即兴闪光,在快节奏的攻防转换中通过个人发挥创造 “决定性瞬间”,不可能依靠暂停时间跑去问问教练应该怎么踢。橄榄球比赛中,一个好的四分卫是严格执行教练意图的四分卫,好的球员也是严格遵守纪律、守住自己位置的球员,而不是即兴发挥。

  Pizzi 教授认为,美国人喜欢看橄榄球符合美国的司法文化特征。

  美国司法体系对程序性的要求严格细致,只有受过严格训练的律师才能熟谙这套把戏。一个好的律师就像橄榄球教练,会告诉证人应该如何出庭作证,甚至找模拟法官和陪审团给证人 “排练”。证人最好别自由发挥,这会让法官和律师 “头大”。

  审案到了一定阶段,每一个细节的程序合法性都是律师和法官考虑的终点,律师和法官甚至会在审理过程中 “开小会”,分析证据的合理性以及是否应提交给陪审团。

  在欧洲大陆法系的国家,审判程序更像是足球比赛。证人按照自己的方式陈述事实,不会被随意打断,哪怕证人说的是美国司法体系中不予采信的 “风言风语”。司法体系并不希望证人事先受到影响,律师预先告诉证人应该怎么出庭是非常不合常规的做法。

  大陆法系的法官就像足球裁判,让证人用自己的语言和节奏描述案情。有人担心这样的模式会使证人遗漏重要细节,但大陆法系认定,用可能的遗漏换取证人的独立性是正确做法。

  就像足球和橄榄球,在观感上,美国司法体系和欧洲大陆法系国家的审判过程完全不同。欧洲律师就待在自己的位子上,按照规定提问、陈词;而美国律师在法庭上很 “活跃” ,可以跑到陪审面前去质询证人,在法官席前总结陈词。这两种区别,像极了足球和橄榄球教练在球场上的不同表现。

  那么,作为一个美国大学的法学教授,Pizzi 更喜欢那种运动呢?这名学者说,橄榄球代表了美国司法文化中不少特点,比如尊重程序、让每一步审判都尽量理性化。不过,这种文化在不断的发展中也越来越娱乐化,吸引媒体关注,反倒影响了司法公正。比起欧洲司法体系中让证人自由发言的模式,美式司法文化漏洞不少。看起来,Pizzi 教授更喜欢的还是足球赛场上的即兴发挥的球星,就像他觉得证人应该尽量少受影响,在自然状态下向法庭提供证据一样。


  参考文献:

  Pizzi, W. T. (1994-1995). Soccer, football and trail system. Columbia Journal of European Law, 1, 369-377.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