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今日]徐志摩出生 揭秘他生命中的3个女人

2014-01-15 10:30:43 [来源:华声在线-历史频道综合] [初审编辑:蒋俊]
字体:【
  

  刚结婚时,虽然徐父徐母对陆小曼依然心有不满,但是两人也过得浪漫、惬意。只是到了后期,由于陆小曼的病,由于徐申如(徐志摩父亲)的拒绝接纳,由于鸦片的侵蚀等诸多原因,陆小曼变得越发娇慵、懒惰、贪玩。陆小曼成为慰劳会戏剧骨干时的照片。  

  她每天过午才起床,在洗澡间里摸弄一个小时,然后吃饭。下午作画、写信、会客。晚上大半是跳舞、打牌听戏。徐志摩为了使妻子心喜,就一味迁就她。虽然在口头上常常婉转地告诫陆小曼,但效果不大。图为陆小曼、徐志摩在花园中游玩。  

  后来,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出于对陆小曼极度不满,在经济上与他们夫妇一刀两断。徐志摩要从父亲处拿钱是不现实的,因此,他不得不同时在光华大学、东吴大学、大夏大学三所学校讲课,课余还赶写诗文,以赚取稿费。图为陆小曼在给徐志摩写信。  

  1929年,徐志摩辞了东吴大学、大夏大学的教职,继续在光华大学执教,1930年秋起又在南京中央大学教书,并兼任中华书局编辑、中英文化基金会委员,上海南京两地来回跑。图为陆小曼与两个侄子在一起,志摩在给他们拍照。  

  1930年秋,徐志摩索性辞去了上海和南京的职务,应胡适之邀,任北京大学教授,兼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授,以挣家用。仅1931年的上半年,徐志摩就在上海、北京两地来回奔波了8次。图为徐志摩与夫人陆小曼生活照。  

  当时,人均的年薪为五块大洋,而徐志摩一年即可挣到几百大洋,但是即便如此,仍然满足不了家庭的花销。在即将去听林徽因演讲的前一天,徐志摩说钱不够用后与陆小曼吵了一架。图为徐志摩与陆小曼合影。  

  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非常悔恨,四季身穿素服,不再去娱乐场所。她整理出版了两本徐志摩的书,一本叫《爱眉小札》,一本叫《志摩日记》。还和赵家璧一起整理了《徐志摩全集》,可惜因时局太乱,没有出版。图为徐志摩去世后的陆小曼。  

  徐志摩坠机身亡后,陆小曼备受责难,身受种种压力。她猛然警醒,痛悔前非。从此,洗净铅华,深居简出,闭门度日。但她有多种疾病,为镇痛和麻醉自己,对鸦片的依赖日甚一日,无法自拔。图为《志摩日记》封面。  

  陆小曼在得知徐志摩遇难时的悲伤程度,连郁达夫都觉得难以描写,他说:“悲哀的最大表示,是自然的目瞪口呆,僵若木鸡的那一种样子,这我在小曼夫人当初接到志摩凶耗的时候曾经亲眼见到过……”图为徐志摩、陆小曼和她的两个侄子。  

  在徐志摩死后,与翁瑞午同居。在上海中国画院保存着陆小曼刚进院时写的一份“履历”,里面有这样的词句:“我廿九岁时志摩飞机遇害,我就一直生病。到1938年卅五岁时与翁瑞午同居。”图为陆小曼生活照。  

  “翁瑞午在1955年犯了错误,生严重的肺病,一直到现在还是要吐血,医药费是很高的……我们的经济一直困难……我在1956年之前一直没有出去做过事情,在家看书,也不出门,直到进了文史馆。”图为1947年6月,陆小曼参加侄女宗麟婚宴合影。 

  在生活上,她与翁瑞午同居在一起,但两人一直没有正式结婚。翁陆两人晚年分裂,翁另有新欢,而陆小曼很凄凉和孤独。图为翁端午与陆小曼。  

  陆小曼于1965年4月去世,终年63岁。她死前惟一的愿望是和徐志摩合葬,但徐家坚决不答应。她无儿无女,生前不善理财,死后连殡葬用的一件新衣也没有,只穿一件满是破绽的旧棉袄。她的好友女作家赵清阁目不忍睹,送了她一套新的绸衣衫裤入殓。图为晚年的陆小曼。  

  1966年,“文革”开始,“亡人们的殡仪馆也多拆迁,小曼落得死无葬身之地,骨灰无人接管,只有遗憾地合葬在万人坑里”。图为老年时的陆小曼。  

  图为位于苏州东山华侨公墓的陆小曼墓。  

  图为2010台北市中正纪念堂展出的陆小曼真迹。  

  图为2010台北市中正纪念堂展出的徐志摩真迹。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1931年11月19日,诗人徐志摩空难丧生。女人是他一生文学成就的灵感源泉,也是他一生悲剧的根源。在诗人35年的生命中,与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这三位女性有着斩不断的情愫。图为徐志摩,摄于1924年。

相关新闻